蓝瓶蓝酱

犬夜叉,银魂,黑塔利亚,全职高手,死神,滑头鬼之孙,叛逆的鲁路修

【高银高】【26字母】Tease

幻想症患者:

作者按:休息一天。一如既往的不知道在写什么。一个小品。没有脑洞。最近真是艰难。


——————————————




T - Tease




银时和高杉喜欢嘲笑对方是出了名的。


从攘夷时期开始,一直到现在,两个人关于对方总是有不少嘲讽的话。


高杉在面对手下的时候其实是沉默的,所以当银时去鬼兵队串门的时候,鬼兵队的人对于那个时不时就和少年人一样充满意气的总督感到了无比的惊讶。


银时慢悠悠的走进大厅,打量了一下和式的装潢,挑了挑眉:“你什么时候走复古风了?看起来中二也是有时间段的?”


高杉淡淡呼出一口烟:“自己没有品味就不要胡说。”


银时看着高杉,露齿一笑:“抽烟太多会短命哦,就和你的身高一样。”


“你的糖分也不是一样。”高杉回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天又偷吃了两块蛋糕。”


银时撇嘴:“你是老妈子吗高杉君?其实是你自己也很想吃吧。”


高杉挑眉:“每天摄入甜食又疏于锻炼,银时,你真是堕落了。”


银时嗤笑:“你果然还是每天把堕落这种词挂在嘴边啊,中二病真的还没好吗?”


高杉看他,若有所指的打量了一下:“只是提醒你一下你发胖了而已。”


银时怒道:“发胖了的是你好不好!你昨天不还摸的很开开心吗?”


“我倒是不嫌弃你。”高杉慢悠悠,“不过你的腹肌的确浅了一点。”


“不要随便污蔑人啊高杉君。”银时反驳,“何况就是没有腹肌也可以把你操的起不来床,嗯?”


“上回腰疼在床上趴了一天的是谁?”高杉慢悠悠。


“那是因为你这个中二不顾年龄非要挑战极限吧?”银时微笑,“先开始求饶的可从来都是你。”


“在床上都改不了争强好胜的恶趣味啊。”高杉回答,“你的脑子还是不够分辨什么是情趣吗?”


银时微笑:“情趣这种事情我当然知道,不过哭得很可爱的可是你哦,高杉君。”


“你也不遑多让。”高杉回答,“抱着腿让我进来的姿态还是可以抵消一些事情的。”


“都说了老子的身材好的很。”银时不忿,“身材真的没救了的是你吧,从一开始就是。”


高杉淡然:“一如既往的无聊啊。你在床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银时走近一步:“都说了,情趣和事实是有区别的。”


高杉挑眉:“不要逞强了,银时。”


银时迅速回复:“不要逞强了的是你吧,高杉君。”


然后就是无穷无尽的拉锯,夹杂着各种床上活动的暗示。


按照桂的话来说,银时和高杉现在的吵架水平和以往一样没有任何进步,像是两个小孩一样互相讽刺着口水话,唯一的区别就是更加黄暴了。


如果说以前他还有心情管一管,那么现在则是完全不想参与。


鬼兵队的监控人员听着监控里面的毫无营养的一来一往,嘴角抽了抽,求助的抬头看万齐。


万齐有点想要扶额,不过还是保持了冷酷帅哥的形象,淡淡:“把声音关掉吧。”


又子在旁边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晋助只有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才是这样的。”万齐看了又子一眼,“不必担心。”


又子抿了抿唇,最后摇了摇头:“就是因为只有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是这样的,所以才……”


有时候禁不住让人在想,是不是高杉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始终没有流露出真心。


“一个人是有很多面的。”万齐看了又子一眼,淡淡开口,“只不过和他在一起,晋助流露出的是这一面而已。”


虽然有时候让人感到嫉妒,但是如果知道他们的羁绊,也并没有任何不公平的地方。


毕竟他们是世界上最了解对方的人,如果对于对方都不能打开心扉,未免也太过的寂寞。


屏幕里的两个已经开始拍着桌子面对面的瞪眼,瞪着瞪着就突然都笑了起来。


银时弯腰笑着摆着手,然后起身,坐到了高杉旁边。


高杉看了他一眼,没有拒绝。银时靠在他的肩头,没什么正形,嘻嘻哈哈的指点着他面前的屏幕。


高杉扭头和他对视,眼角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温柔。


仿佛两个人可以永远这样吵吵闹闹下去。


没有瑕疵,没有隔阂,即便发生再多,即便相隔着再长的岁月,也一如往昔。



评论

热度(81)

  1. 红豆马丁尼幻想症患者 转载了此文字
  2. 蓝瓶蓝酱幻想症患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