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瓶蓝酱

犬夜叉,银魂,黑塔利亚,全职高手,死神,滑头鬼之孙,叛逆的鲁路修

【全职/叶蓝】boss归你,你归我

叁拾贰號:

@浮生且过 您在[320fo点文]中点的文,请收下嗷!


-无厘头段子式


-各种私设,请别纠结于原著


-蓝雨战队和公会的相关私设同《盏鬼》


-文笔文风自由飞翔


-以上








1.


说句实话,当初被春易老钦点到第十区开荒的时候,蓝河心里还挺高兴的。


毕竟能被指定开荒这么重要的任务,


表明自己的能力得到上级的肯定。


所以第十区开放倒计时的那几天。


蓝河可谓是壮志满怀,


摩拳擦掌信心满满地跟春易老保证自己一定会干成一番大业。


“等着啊,我绝对能把蓝溪阁建成第十区第一大公会!”


 


 


2.


不过毕竟是第一次干开荒这种事情,


没什么经验,


蓝河还是很心虚地跟以前干过开荒的人讨教了一番。


比如说那谁,


那谁,


和那谁谁。


 


 


3.


“开荒最重要的还是打响公会在新区的知名度。多打广告在世界收人,但也不能收得太杂,遇见水平比较高的一定要努力把对方挖进公会里。”那谁语重心长地说。


“副本记录,无论是首杀还是竞速,拿得越多越好。毕竟榜单是提高知名度最直接有效的方法。”那谁语重心长地补充说。


“注意抢野外boss,稀有材料的多少从某个角度来讲也说明了公会强大与否。”那谁谁既语重心长又老神在在地说。


反正后来蓝河回忆起这些来自前辈的经验时,


不得不承认,他们说的都是对的。


按着这思路走,


蓝溪阁要成不了第十区第一大公会他就直播吃键盘。


然而真正操作起来的时候,


蓝河泪流满面地发现,


理想和现实之间原来隔着一道万里长城。


 


 


4.


简单点说。


“我靠!老子办不到啊!”


蓝河翻看开荒前辈们留下来的经验时几次三番差点把鼠标捏烂。


当然,办不办得到是一回事,


努不努力是另一回事。


虽然困难重重,


但蓝河还是尽心尽力呕心沥血地干着他第十区的开荒事业。


尽心尽力呕心沥血地跟君莫笑讨价还价。


 


 


5.


那时候他对君莫笑的印象其实挺简单的。


高手。


而且他隐隐约约意识到,对方是那种万中无一的高手。


当然,这种评价在两人商讨合作价格的时候是不存在的。


并且蓝河表示,


尽管知道自己应该和对方搞好关系,


可他依然有一种冲动。


想顺着网线爬过去把对方暴揍一顿的那种冲动。


说真的,


如果可以的话,


他一定毫不犹豫地这么干。


 


 


6.


“兄弟!真的不能再少了吗?”蓝河不抱希望地讨价还价道。


“当然可以。”


那边慢悠悠地发来几个字。


那一刻蓝河觉得自己的希望之光又一次点亮了。


 


 


7.


“不过不保证刷出记录。”


那边大喘气似的又发来几个字。


硬生生让蓝河把感谢的话憋了回去。


 


 


8.


后来和对方稍稍混熟了一点后,


蓝河发现君莫笑虽然要价狠了一点,人还是不错的。


反正看着绕岸垂杨在他面前吃瘪,


说实话,他还挺爽的。


所以后来他私聊君莫笑道了声谢。


“没什么,我说的都是实话,刷本他确实不如你。”


“不过你PK肯定不如他,这点也是毋庸置疑的。”


君莫笑回道。


 


 


9.


“我真是谢谢你的大实话啊。”蓝河咬牙切齿地回道。


“哎,客气了。大家都是熟人,道谢多见外啊。”君莫笑不慌不忙地回道。


然后蓝河再次坚定了自己顺着网线爬过去把对方暴揍一顿的想法。


可惜了。


他没有这种特异功能。


 


 


10.


再后来,等君莫笑成功把第十区搅成一滩浑水的时候,


蓝河已经彻底认清某个残酷的现实了。


把蓝溪阁打造成第十区的第一大公会?


呵呵。


没破产已经很了不起了!


 


 


11.


说到破产,当时看上去最惨的非中草堂莫属。


“这特么是抢劫啊!”车前子在第十区公会长群里泪流满面。


“王队再这么跟君莫笑玩下去,我们中草堂就要破产了!”车前子一边泪流满面一边往外掏材料。


然后在一片恭喜声中,


车前子顿悟了一个真理。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句话,


有时候并不成立。


 


 


12.


不得不说蓝河刚得知原来君莫笑就是叶秋的时候其实是一脸懵逼的。


哦对了,现在该叫叶修。


“我靠!大神你不厚道啊!在新区把我们耍得团团转有意思吗!”蓝河心情复杂地私聊叶修道。


“说实话,挺有意思的。”对方回复的速度还挺快。


回复的内容也一如既往让人看着觉得牙痒痒。


 


 


13.


得知君莫笑是大神级人物后,


很奇怪,


蓝河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些暴躁。


他思前想后,总结道,


大概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后,


叶神的光辉形象已经在他心里幻灭了吧。


他认识的叶修不再是媒体描述的那个,


技术好人品佳从上到下笼罩着圣洁光芒的神。


他现在认识的叶修……


 


 


14.


“哎,蓝河啊,霸图那边都开出五个秘银吊坠的条件了。”


“听说你们蓝溪阁也想要这个野图boss,你要不要加价?


“看在我们这么熟的份上,要不你多加一个秘银吊坠,这野图boss就归你们?”


“条件很优惠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君莫笑循循善诱道。


“……你怎么不干脆去抢?”


蓝河一边认栽地掏材料一边泪流满面道。


 


 


15.


其实,蓝河也考虑过另一个原因。


毕竟自己的偶像是黄少天,不是叶修,


所以如果迎面走来黄少天和叶修,


而他要在两个人里挑一个要签名,


那他一定狂奔向黄少天。


完全不用犹豫。


 


 


16.


关于这一点,后来叶修还挺苦恼的。


几次三番想劝蓝河把桌面上夜雨声烦的手办换成君莫笑的,


都被蓝河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原因反正挺简单的,


就一个字,


“丑!”


蓝河誓死捍卫他的夜雨声烦手办,


以及他正常的审美观。


 


 


17.


说远了。


当时第十区的开荒可以说是各家公会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开荒。


不仅要和其它公会勾心斗角,


而且还得跟君莫笑斗智斗勇。


想合作吧,


又怕哪家公会不厚道。


最后的结果就是,


眼睁睁看着君莫笑利用各家公会相互制衡的关系捞了不少好处。


 


 


18.


那段时间,几乎每个公会长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等级榜。


“我靠,君莫笑怎么还没到去神之领域的级数?”


“我去,君莫笑那帮人怎么还在第十区?”


然后一个个愁得头发一把一把地掉。


 


 


19.


后来蓝河实在撑不住了,他跑去跟春易老说,要把这个号上交。


“我想回神之领域。”


当时春易老看了看他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以及一脸倦容,


没说什么,


点头同意了。


 


 


20.


再后来,他用回蓝桥春雪的号,在神之领域带团打本。


感觉孽缘终于到头了。


一想到脱离苦海了,蓝河就忍不住想叉腰大笑。


“哈!哈!哈——”


“哟,好巧!”


路过一个一身混搭风扛着把伞的家伙冲他做了个挥手的动作。


蓝河瞬间笑不出来了。


甚至有点想哭。


 


 


21.


那次叶修不知出于什么心态,居然主动要求加了蓝河的QQ。


那次蓝河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没给工作号对方。


他给的是私人的。


虽然给完就后悔了。


“我靠我在干什么!”蓝河揪着自己头发,抓狂道。


 


 


22.


后来蓝河问过叶修:“喂,你当时为什么突然要加我Q?”


叶修的回答也很简单。


“玩网游,交一两个感觉关系还不错的网友,多正常的事?”


理直气壮,


无法反驳。


 


 


23.


君莫笑到神之领域的消息不胫而走。


迅速传遍整个服务器。


当时有些公会还不信邪,


总想着要围杀君莫笑。


“这纯属吃饱了没事干吧?”蓝河点评道。


并且得到了来自中草堂的赞同。


真是十分难得,


简直是历史性的时刻,


非常值得载入史册。


 


 


24.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


不过,在神之领域的各公会长眼里,


日子是一年一年过去的。


而当时蓝河从带团下本,升职为带团抢boss。


本来以为就要走上人生巅峰了,


却惨遭人生的第二次滑铁卢。


第一次是在第十区。


“……我们最近拿下了几个boss?”中草堂派来的卧底混在公会里偷偷问。


“两个。”有人中计。


然后那个卧底差点砸了键盘。


 


 


25.


“我靠!我们中草堂才一个boss!他蓝溪阁怎么就两个了?”


“这中间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把消息带回去的卧底愤愤不平地在公会频道里吐槽。


他这话说完,


公会频道里一片死寂。


然后他就被踢出公会了。


 


 


26.


后来他发现是自己太激动。


忘了换号。


所以刚刚那两句话全发在蓝溪阁的公会频道里了。


现在后悔来得及吗?


那哥们儿泪流满面地想道。


 


 


27.


哎,说到比别家多的那个boss。


蓝河自己也觉得挺莫名其妙的。


毕竟按当时的状况,


不出意外,


分分钟要被君莫笑抢走。


“大神!你整天抢我们蓝溪阁的boss是几个意思啊!”


蓝河当时试图通过交涉挣扎一下。


虽然并没有抱什么希望。


 


 


28.


“他看到这句话就走了?”


“……是啊。”


“没开什么条件?”


“……没有。”


“也没说别的什么话?”


“……他就说,boss归我了。”


蓝河一愣一愣地回道。


春易老一愣一愣地听着。


 


 


29.


印象中那段腥风血雨的抢boss时光其实没有持续太久。


反正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君莫笑的好友上线通知越来越少。


蓝河也矫情过那么一会儿。


看着好友栏里离线状态的君莫笑,


脑子里乱七八糟闪过诸如,


“每个人在他短暂的一生中都会遇上许多人。”


“有的人停留的时间长一些,但终要离去。”


“而有的人。”


“走入你的生命只为与你擦肩而过。”


这种让人看着就起一身鸡皮疙瘩的句子。


 


 


30.


那时候蓝河就想啊。


挺正常的。


毕竟叶修可不是真来玩网游的,


总有杀回联盟当职业选手的那天嘛。


迟早的事情。


 


 


31


结果那点忧郁的小情绪很快就没了。


不仅没了,


蓝河还有点暴躁。


对,


那种顺着网线爬过去把对方暴揍一顿的想法又出现了。


 


 


32.


游戏里的确看不见君莫笑了。


“哟,蓝河啊,我都差点忘了,我这有你的Q。”


“我刚看了看,你这是私Q吧?”


“怎么样?我打比赛的这段时间你们蓝溪阁的boss还有人抢吗?”


以上来自叶修的QQ信息。


 


 


33.


不得不说,这可能真是个巧合。


毕竟叶修又不是神,


能算准了蓝河什么时候会被人抢boss。


反正蓝河当时心情挺复杂的。


尤其是在boss刚被中草堂截了胡的当口就收到了这样的信息。


简直想对着屏幕竖中指。


而且要竖好几个才解气。


 


 


34.


那段时间蓝河的暴躁指数直线上升。


敲键盘的力度都比平时大了不少。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想换个新键盘。


 


 


35.


有几次笔言飞从他后面路过,


瞥了一眼屏幕。


“哎,蓝桥,有人找你。”


“先不用管他。”


“这谁啊?”笔言飞顺口那么一问。


“哦,叶修。”蓝河顺口那么一答。


然后双双陷入沉默。


 


 


36.


“卧槽!蓝桥你再说一遍!这谁?”笔言飞震惊道。


“我什么都没说,你刚刚幻听了。”蓝河泪流满面道。


其欲盖弥彰之意,


其混淆视听之图,


昭然若揭。


 


 


37.


有道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反正不知怎么的传着传着,同在蓝雨俱乐部工作的公会职业玩家们都知道了。


再然后有一回,


蓝河帮春易老拿些资料去交给喻文州。


“听说你和叶神很熟?”喻文州微微笑着问道。


“……喻队,我说不熟你信吗……”蓝河战战兢兢问道。


 


 


38.


说起来,那段时间蓝河总觉得他和叶修的关系很微妙。


就其交流模式来看,


宛如普通网友。


就其交流内容来看,


宛如网恋对象。


 


 


39.


“噗——”


“我靠,蓝桥!我的电脑屏幕啊!”


笔言飞看了看自己满屏幕的水渍,


又擦了擦自己满脸的水渍。


然后一口咬定蓝河这是在对自己进行打击报复。


 


 


40.


好吧,网恋对象这说法是惊悚了一点。


毕竟就事实而言,


蓝河觉得自己跟叶修其实聊不了两句就要暴躁。


原因不明。


 


 


41.


叶修其实不止一次问过他,要不要跳槽去兴欣。


蓝河也不止一次回绝过他,表示自己更喜欢待在蓝溪阁。


“这里对我而言更有归属感。”


“有我支持的战队。”


“也有我的朋友们。”


“所以,谢谢叶神这么看得起我,但是除非我被开除了,否则我哪儿也不去。”


似乎只在这点上,


蓝河强硬得油盐不进。


 


 


42.


后来叶修没再提过这件事。


他心思基本上全扑在战队上了,


公会的事情也慢慢步入正轨。


“不需要我再帮忙了吧?”有一回蓝河问他。


“如果你愿意,有时间的话也去第十区,登一登绝色那号吧。”


“挺多人说想你的。”


 


 


43.


叶修坐在电脑前,叼着烟。


右手按了按退格键。


屏幕上,“我也挺想你的”这几个字一个一个消失。


毕竟没什么必要。


也太矫情了。


 


 


44.


后来兴欣在季后赛打赢蓝雨的时候,


蓝河心里空落落的。


心情很复杂。


通过平常偶尔的聊天,


他知道叶修为了目标付出了多少,


也知道如果这次失败,


以他的状况,可能再也没有机会捧上冠军了。


然而另一边是他支持的战队……


蓝河听见喻文州在采访里说“明年再来”的时候,


突然就释然了。


 


 


45.


“大神,加油!预祝你拿到总冠军!”


蓝河轻点发送。


希望对方看见,然后能……


“拿冠军不是一定的吗?这祝福有点浪费啊。要不你祝点别的吧?”


然后蓝河差点就把手机摔了。


 


 


46.


居然期待对方道谢!


是不是天真了一点啊!


别人好心给的祝福居然说浪费!


还要人祝点别的!


难道要我祝你早生贵子啊!


蓝河抓狂。


 


 


47.


“谢了啊。”


就在蓝河抓狂的当口,


叶修突然轻飘飘地发来三个字。


 


 


48.


后来,兴欣摘得总冠军。


叶修宣布退役。


蓝河知道消息的时候,还在俱乐部加班。


而和他同一时间知道消息的同事们,


开始鬼哭狼嚎。


“求叶神退役后别再玩网游了!”


“近期业绩好不容易上去了一点,我不想没奖金啊!”


 


 


49.


事实证明,鬼哭狼嚎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君莫笑来了!”


“坐标?”


“朝……朝着溪山城来了!”


“卧槽?朝我们公会驻地来了?”


得知消息的蓝河心里宛如有一百匹神兽狂奔而过。


尤其是看清楚对方还引着一只野图boss过来,


蓝河除了说“卧槽”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50.


当时君莫笑领着boss,扛着伞,


对守在门口的蓝河说:“做个交易?”


“什么?”


“之前让给你们的那只boss,连同这一只,一起算账。”


蓝河心里警铃大作。


看这仗势,两只boss,是要赔得倾家荡产啊!


“别了吧……”


“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君莫笑循循善诱道。


然后蓝河果然动摇了。


“那考虑一下……”


“好说,好说。公平交易。”


 


 


51.


“boss归你。”


“你归我。”


叶修的声音透过耳机传进他的耳朵里。


 


 


52.


那会是非常美好的画面。


如果扮相俊逸的长发剑客前站的,


不是花花绿绿以一身混搭风来挑战人们审美底线的散人,


如果那个散人身后没有跟着一只咆哮着随时要暴走的boss,


如果周围没有聚满蓝溪阁的吃瓜群众。


那会是非常美好的画面。


 


 


53.


蓝河后来想。


这生意,自己还是做亏了。


两个boss就把自己卖出去了。


亏大发了。


不过换个角度再想想。


 


 


54.


“为什么不能是你归我?”


“是是是,都是你的。”


叶修叼着烟随口乱答。


 


 


55.


毕竟谁归谁不重要。


重要的是,


“许博远,愿意委屈一下,和我在一起吗?”


“嗯。”

评论

热度(159)

  1. 许语溪sak叁拾贰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