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瓶蓝酱

犬夜叉,银魂,黑塔利亚,全职高手,死神,滑头鬼之孙,叛逆的鲁路修

<愿望清单>

42:

◆伞修小甜饼一发完,私设有,又可爱又奇妙的设定(嫑脸),ooc属于我。


◆生日快乐呀,二十岁的叶秋。(就当一语双关吧hhh)记得吃蛋糕和粽子呀。




【第一个愿望:我改变了这个世界】


第三赛季落下帷幕的那个晚上,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个不眠之夜。


嘉世战队三连冠,令人近乎精神恍惚,一时间难以做出恰当的反应。


赢了?又赢了?


一叶之秋!叶秋!


一切话语变得语无伦次,支离破碎的关键词反倒让人更能关注到一切重点。


这是个不眠之夜,叶秋却睡得很香,甚至做了一个非常棒的梦。尽管他醒来后,什么都不记得了。




“小哥哥你好你好你好!我可以实现你一个愿望快说快说快说!”


叶秋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自称是荣耀女神的小萝莉。


一身牧师打扮,右手却握着有两个她高的战矛却邪……该不会是自己不要牧师太多次,这位女神才把却邪顺过来了吧。


“许愿许愿快许愿!我超忙的!”萝莉版的荣耀女神又在催他了。叶秋有点好笑。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在做梦了。


竟然梦到了“女神”……神仙啊,唯物主义站不住了怎么办。


所以这世间有没有鬼呢。叶秋一个恍惚,当真有点半梦半醒的感觉。


“有鬼吗……”


他想起了一个人。


“好的了解了!”荣耀女神想要潇洒地拍拍手,结果没抓稳对她来说有些沉的却邪,熟悉的战矛直直地向叶秋砸去……




啊?


叶秋垂死梦中惊坐起。


他梦到自己被却邪砸破头了。好疼。叶秋揉了揉脑门,心有余悸。估计是各大战队粉在集火诅咒他,才做了个这个“真·倒戈”的梦。


六月底,H市已经足够热,午夜时分也闷闷的。此时窗户开着,还有一丝凉意飘进来。


咦。叶秋记得自己没开窗户啊。今天也有些累,回了房间就直接睡了。难道出门的时候没关窗……


晾了一会儿,出了点汗的叶秋打了个寒战,身上又粘又冷。


砰——


闷热的夜晚,突然穿堂风过,窗户关上了。


叶秋吓了一跳,觉得这窗户可能成精了。


窗户是朝屋内开的,门关着,这风要进来再出去,得打个旋儿才能费劲地关上窗……这风又是哪来的……叶秋看着屋外树梢上,树叶纹丝不动。


或许是窗子的合页卡住了吧。叶秋毕竟还是在唯物主义环境下长大的好孩子,没再瞎想,干脆起身想去冲个澡。




一件尴尬的小事。叶秋默默打消了用那个可怜兮兮的小毛巾遮住重点位置的念头。


反正是自己的房间。反正是三楼。反正对面都是二层以下的建筑。


光溜溜的叶秋蹭到了床边,衣柜前。


下次洗澡一定要记得拿换洗衣服。唔,好像不拿也没什么……没节操的叶秋竟然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了。


下一秒他就把这个想法扔了出去。


一条黑色的内裤,一件被他当作睡衣来穿的宽大白T恤,整整齐齐地放在床头。


叶秋觉得很危险。


要么是闹鬼了,要么是屋里有个变态,最可怕的是屋里有个变态的鬼。




自己洗澡连门都没关,根本不可能有人进出房间。


胆儿大的叶秋确认屋内没有另一个活人后,开始胆儿小了。


他另外拿了一身衣服,把长了腿的衣服扔回衣柜。屋里闷闷的,极其安静。


然后,那扇窗户匀速缓慢打开了。空气又开始流通。外面还是没有一丝风。叶秋觉得这似乎在暗示什么。


这世间真的有鬼吗?


叶秋突然放松了一些。


如果房间里有一只鬼,他倒是挺想和他聊聊的。


问问他有没有见过一个叫苏沐秋的鬼。




叶秋从没想过自己会这么无聊,竟然回忆起沐橙曾经兴致勃勃想要玩却被他驳回的灵异游戏,脑子一热想把屋里的“鬼”召出来。


他也从没想过是这个结果。他甚至还没准备好相信世间有鬼。


呆呆地望着那张纸。26个字母中,三个字母被圈出。


S,M,Q。




——你是谁?


铅笔带着他的手,缓慢而又坚定地移动着,圈下一个字母,折回,圈出第二个后,再折回,慢慢圈出第三个。三个字母,连顺序都没有错,仿佛害怕传达不出想要的名字。


苏,沐,秋。




之后,那支笔再没有动过,仿佛在等他。叶秋也没有再动,仿佛完全忘了不把笔仙送走会出现可怕的事情。


即使这或许是洞察人心的恶鬼设下了圈套,叶秋也会为可能有的希望留下他。


放下笔的那一瞬间,仿佛挣脱了什么。


屋内陡然变得寒冷。


“沐秋……”叶秋睁大了眼睛,企图看得更清楚,却什么也看不到。


只有冰冷的风,擦过他的唇。


叶秋不禁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唇。什么也没有。


那一瞬间过去,一切重归平静。


窗户还开着,屋内又闷热起来。


恍然如梦。




年轻的嘉世队长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没精打采地坐在训练室,决定今晚换个灵异游戏。




后来。


有的时候熬夜刷boss,叶秋会突然发现手边多了一杯牛奶,并且离他的右手越来越近,直到紧挨着。叶秋明白自己被催睡觉了。再不睡,整个嘉世俱乐部就会神奇地跳闸了。


有的时候所谓狼顾之相的刘皓,笑里藏刀口蜜腹剑挑拨离间,叶秋向来懒得管。因为顶多五分钟后,刘皓就会再次刷新人类倒霉事件的丰富程度,喝凉水都能既塞牙又卡住。


又一次没能拿到冠军的时候,叶秋能感觉到一个冰凉的拥抱,让他平静而又心安。


又一次和陶轩闹得不欢而散的时候,叶秋能感觉到一个冰凉的吻,落在唇角。




叶秋有时也会想,或许是因为习惯不可抹去,仍然刻印在生命中和灵魂上。他克制自己,不要活得太恍惚,总是觉得苏沐秋还在身边。


毕竟这种事情太过荒诞,判定为虚妄更像是正确的。


可他终究还是迷恋苏沐秋在他身边的感觉。即使是错觉。




尤其是,这样的生活也不错。


叶秋抱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滚到边缘的时候会有凉凉的风把他推回来,再也不用担心掉下床了。




特别是夏天,太舒服了。


被子非常超自然地飞到了一边,抱着被子的叶秋怀里一空,感觉自己整个人埋在了凉气里,隐隐能摸到肩背和胸膛的线条。


没有声音,没有影像,只有模糊的触感,清凉又朦胧。


挺好的了。这样就很好。


叶秋闷闷地笑了。




王杰希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那就是第三赛季结束后的第二天,明明和他没有直接关系的一场比赛过后,却莫名激动的时候,他突然整个人都灵异了。


十八年后,王杰希的大小眼突然进化成阴阳眼了。


他在职业选手的私下聚会上看到了狂拉仇恨的嘉世一行人。彼时还是年轻新人后辈的王杰希瞪着那双大小眼远远看着他们。


有两个“陌生人”。那个小小一只白白嫩嫩,无精打采溜到一边的,应该是传说中的叶秋。


叶秋旁边那个“人”,就不知道是谁了。


除了叶秋应该没有人知道那个“人”的存在。


因为其他人都看不到那个“人”。也只有王杰希看到了,叶秋宽大的袖口下,遮掩着两只牵在一起的手。


他仔细记住了那个少年的长相,更记住了那个少年的神情。


非常温柔。眼中只有叶秋。


而若即若离地勾着他的手的叶秋,眼中一片清明,空落落地什么也倒映不出来。


后来,每次比赛很难抓到叶秋的身影,也很难看到那个鬼少年的身影。但是他知道那个鬼少年始终陪在叶秋身边。


王杰希能看到。叶秋看不到。谁都不知道。


这是一个有趣的秘密。直到第十赛季结束后。







【第二个愿望:我有一个神奇的特异功能】


第十赛季落下帷幕的那个晚上,对于很多,很多,很多人来说是个不眠之夜。


六点五秒,APM764。


赢了……


君莫笑。叶修。


奇迹再一次降临到这个被荣耀眷顾的人身上。


这是个不眠之夜,叶修却睡得很香,甚至做了一个非常棒的梦。尽管他醒来后,什么都不记得了。




“比赛真棒。”叶修面前站着一位黑长直女神,披着牧师长袍,左手荒火右手碎霜。


叶修差点条件反射地打上去。


“我是荣耀女神,来实现你的第二个愿望。”女神露出一个端庄温柔的笑。


叶修知道自己又在做梦了。


“第二个愿望?”叶修有点懵。完全不记得了。


自己曾经许过第一个愿望吗。好像生活也没什么变化。


好像是没有什么变化……荣耀女神为自己不靠谱的黑历史默默羞愧了几秒,也叹息“醒来会忘掉做的梦”这种不人道的设定。


说起来,这个人忘了,可她还记得啊。


干脆我帮他选个愿望吧。配套的,完整全线服务,省得他身边那只鬼总是来回打转。


荣耀女神优雅地一拍额,左轮一不小心走火了。


子弹飞来,叶修一脸惊恐。


说好的许愿呢?



啊!


叶修梦见自己被周泽楷的左轮爆头了。


头好疼。叶修撑起身来,感觉手还有些酸软。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整个人反而更加疲惫了。


有点晕。阳光从酒店的窗户大肆侵入,撒了一床的金色。


叶修揉着眼睛向窗户那边瞥了一眼。


这一眼,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一道半透明的身影,浮在阳光中。那道身影有些飘忽不定,就像是阳光下的粉尘和雾气聚合而成,呼吸稍重就会被惊散。


面容却是清晰极了。苏沐秋笑吟吟地看着他,叶修甚至能在他眼中看到惊讶到极点的自己。


微光中,叶修听到了久违的声音。



“好久不见。”




苏沐秋还真没想到有朝一日,叶修能看到他。


他也是在期待啊。陪着他,这一路走来,谁都不知道。


自从第三赛季结束的那个晚上,自己忐忑而又郑重地圈出那三个字母。他看到叶修的眼中有惊有喜,一时间整个鬼都沉浸在难言的喜悦和怅然中。


叶修是个普通人,他看不到自己,甚至有时也迷茫,怀疑这一切不过是精神分裂患者癫狂的妄想。所以那一晚和之后的一切,他连沐橙也没有告诉。


苏沐秋知道,叶修时刻想要靠近他,又时常混乱地否定自己。


他很想告诉叶修,我就站在你面前,我想和你说话,我想拥抱你,我想吻你,像从前一样。


我在你身边,我在和你说话。我在拥抱你。我在吻你。


你只能从冰凉的、飘散的空气中,猜测我的存在,甚至不敢肯定。


我最庆幸的是,即使是这样,你还愿意相信。




苏沐秋狠狠地抱住了叶修。


一切触感还是虚幻而冰冷,叶修甚至能隐隐透过面前的身影,看到自己的手,缓慢而坚定地抓住苏沐秋背上的衣服褶皱。


现在,他能看到苏沐秋的身影,能听到苏沐秋的声音。


一如第三赛季后苏沐秋的突然出现,叶修每一次,都觉得很满足。


每次他都觉得,挺好的,很好了,不敢再要求更多。


这种意外,名为奇迹。


叶修闷闷地笑了。




下一秒,他在这只鬼的锁骨上用力咬了一口。想留个牙印。意图不明。


“叶修……我是鬼……”苏沐秋有点无奈,拨了拨叶修的脑袋。


“不会受伤的。”想到了什么,苏沐秋又笑了起来,“也不会死了。”


话音刚落,叶修抬起头,眯着眼,仔细打量着苏沐秋。


不会有下次了。苏沐秋低头,轻轻贴上叶修的唇。


十年前温暖的吻,七年前冰冷的吻。阳光中这个吻像是冰块泡在热水里,温温凉凉。




一个月后。


叶修推开会议室的门,发现所有人齐刷刷地盯着他……的脖子。


他镇定地打了个招呼,打开投影,放映准备好的视频。


“叶修叶修叶修你脖子上那是什么那是什么!!!谁咬的谁亲的谁干的!站出来承认啊敢做不敢当啊!”黄少天第一个喊出来。




叶修懵了。


出门前,有一只变态又心脏的鬼轻描淡写地说,正常人看不见的。




啊,这让英明神武的叶领队如何面对国家队众人。


国家队队长喻文州带领着一波大神以关爱领队私生活的名义正当八卦起来。


除了冷眼旁观的识时务者王杰希。他看到站在领队旁边的那只鬼,抱着胳膊,笑眯眯地看着他。


一阵阴风吹过,在这炎热的夏天。国家队众人齐齐打了个寒战。


叶修阴测测地笑了笑:“我们继续。”


秋后算账。


哐当一声,门窗全被关上了。


全员收起黏在叶修每一寸裸露在外的皮肤上的视线,安静如鸡地看完了视频。




半决赛,日本队来了一个奇奇怪怪的女孩。那个神情矜持骄傲的女孩据说是个巫女,来为日本队祈福的。


王杰希坚定地表示,一定是来诅咒别国的。


正好,中国队在下一个比赛日迎面对上了日本队。


那个小姑娘完全不是当初倨傲的样子了。她委委屈屈地偷瞄了一眼中国队领队,缩到了观众席深处。


中国队队员一致认为自家领队对这个小姑娘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给人家留下了一生的阴影。


而王杰希仍然没有参与这次集火。


因为他看到那只鬼从背后把叶修整个圈起来,头靠在叶修肩上,冲着那个日本小姑娘笑了一笑。


鬼知道发生过什么。




决赛,中国队对上了美国队。决赛结束,荣耀第一届世界邀请赛冠军为中国队。


简洁概括了整个慷慨激昂的故事,是因为警惕的国家队队员发现了更重要、更危急的事情。


美国队那个风骚的领队,在记者会上闯了进来,当着全世界记者的面向叶修表白了。


完了。国家队队员脑海中一致浮现出这两个字。


因为这半个月以来,每次叶修身边出现一丢丢跟爱情沾上边的事件,最后都会转化为灵异事件。


叶修一把抓住苏沐秋的手,并尽量让自己的动作显得自然一些。


“不好意思,我有恋人了。”叶修露出一个和蔼可亲的笑。




王杰希此刻一点也不想看到那些怪力乱神的画面。


如果不是突然有了一双阴阳眼,应该不会看到现在这个辣眼睛的画面了吧。


张佳乐偷偷戳了戳一旁坐着的王杰希:“唉,老叶还挺纯情的,听了个告白就脸红了啊。”


你懂什么。王杰希实在忍不住嘴角一抽。




眼前的画面中,一只鬼椅背咚了叶修,吻得叶修喘不过气来,不止脸红了,连眼角都湿了。


努力伪装的叶领队,眼中全是那鬼的倒影。


真想自戳双目。王杰希默默接过了下一个记者的提问。







【第三个愿望: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世邀赛落下帷幕的那个晚上,对于世界各地的人来说是个不眠之夜。


第一个世界冠军,属于中国。


赢了!


十三位选手,一位领队。


属于职业选手的荣耀。


这是个不眠之夜,叶修却睡得很香,甚至做了一个非常棒的梦。这次他醒来后,全都记起来了。




“啧,最后一个愿望,抓紧时间。”金发碧眼的荣耀女神仍然穿着牧师袍,这次终于正经地扛着一个巨型十字架了。


叶修嘴角一抽,差点把女神认成了美国队的牧师妹子。


精分的荣耀女神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


叶修认真地发起呆来。


因为他想起了他许过的两个愿望。


第一个没说清楚,让那个小萝莉女神自说自话,变成了“愿这世上有鬼”。


第二个压根没说,让那个黑长直女神热心成全,变成了“愿能看到鬼”。


原来是真的。


从这个梦到整个世界都玄幻了起来。


那么这第三个愿望,就很难想了。叶修猜测很多事情并不能实现,尽管这一切看上去完全不合理,但有些准则应该不会变化的。


比如,人死不能复生。比如,时间不能倒转。


“瞎想什么呢。”金发碧眼的荣耀女神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跟随你的心意,许个最真挚的愿望就好。”黑长直的温柔荣耀女神依旧笑得像个天使。


“快许愿,大哥哥。”眼睛忽闪忽闪的小萝莉抱着摇摇晃晃的却邪。




“你值得拥有最好的。”


“感谢你对荣耀的一切付出。”


“你最好了。”


荣耀女神的声音飘忽重叠,让叶修突然有些鼻酸。


突然,三位煞风景地发出噗嗤笑声。


叶修一转身,发现苏沐秋就站在不远处,微笑着看着他。



那一瞬间,他知道要许什么愿了。



再玩十年也不会腻的荣耀。


想和沐秋一起,打一辈子荣耀。




一觉醒来,仍然和苏沐秋躺在同一张床上的叶修完完全全接受了这个神奇的梦,以及整个世界的玄幻设定。


不过最后那个实在不好实现的愿望,估计要排到下辈子了吧。叶修苦笑。




“还有下辈子啊?好吧好吧。”三个重叠的声线带着不同的情绪,突然炸开在叶修的脑海中。




“最后一个愿望了,再见了。”


声音消失了。叶修甚至觉得自己还在梦中。


再睡一会儿吧,如果这真的是个奇妙的梦。




所以你完全没注意到什么变化吗。


苏沐秋无奈地捏了捏又睡过去的叶修的脸。


身边躺着的鬼变成了一个大活人,察觉不到啊。




谢谢你的荣耀将我唤回,我将用我的新生铭记它。


曙光透过窗户,苏沐秋在叶修额上印上一个温热的吻。


人生的路那么长,接下来,要两个人一起走。



- 愿望清单and叶神的二十岁生日愿望end -






【小彩蛋】


有时候觉得生活似曾相识。


有时候又觉得最普通的一切都来之不易。


幸好很圆满。




2011年生日,叶秋遇到了苏沐秋。


2012年生日,叶秋和苏沐秋在一起了。


2013年生日,叶秋和苏沐秋在床上待了一天一夜,后来叶秋在床上又歇了一天一夜。


2014年生日,一叶之秋和秋木苏成为荣耀网游里最著名的搭档。


2015年生日,叶秋和苏沐秋签约嘉世战队。


2016年生日,叶秋和苏沐秋拿到了第一个总冠军。


2017年,叶秋和叶修的生日。第二个总冠军。叶秋出柜了。苏沐秋被真的叶秋上下挑剔了一番,笨蛋弟弟终于把混蛋哥哥交给了苏沐秋。




“这辈子怎么过得像流水账啊。”金发碧眼嫌弃之神吐槽说。


“我知道我知道,叶修他上辈子说过,说如果他俩搭档,联盟一定会因为冠军毫无悬念而失去存在意义的!”小萝莉迷之高兴地说。


“挺好的。”最女神的荣耀女神继续微笑祝福。


三个愿望达成,干脆再来个生日愿望好了。


生日快乐,荣耀之神祝你幸福。


– 生日愿望彩蛋end –






【多唠叨几句…】


今天没被叶修刷屏算我输,哼。



二十岁挺特殊的。


2017年,春夏,彼时我们的小队长还叫叶秋,正带领着嘉世向着第二个总冠军冲刺。彼时联盟迎来百花的大孙和乐乐,双核时代迎面而来。彼时,魏老大还没退役,吴雪峰也没有离开,二十岁的小队长忙着怼老韩,再加上斯文流氓老林,数一数还有欠债没还的扫地焚香郭明宇、微草家的治疗之神方士谦,等等。从正文里翻出来的只言片语,这时算不得是群星璀璨的时刻。


还算得上是开荒的年代,嘉世大魔王横扫联盟,绝对不算夸大。


于人于故事,都是新奇的旧事。



还记得番外篇“双核时代”中的那句话么:叶秋从第一天起,身边就已经没有了他最好、最强的搭档。尽管他说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可在某种意义某个层面上,那时,只有他一个人。


不知道刷第几遍的时候,在看到哪一句话的时候,我突然有了一个新的感受:叶修是孤独的。


他是唯一的主角。他是最强大的。他是最特殊的。这是一种孤独。


他一个人离开家。他一个人离开嘉世。他一个人离开联盟。他的故事,由自己开始到自己结束。


在不同的时刻,他有不同的队友,也有不同的对手,有人陪他走了一程,有人陪他走完一路,最后也目送他离开。


所以,在这个故事中,前三个赛季嘉世的王朝岁月,只有他一个人。随后沐橙陪他走到跌撞的第七赛季。第十区开荒,自己拉起兴欣。走走停停,人来人往,忽远忽近。



所以,这个故事中,没有苏沐秋。



从十五岁的夏天到2025年的苏黎世,苏沐秋是我想到的最能够从故事开始的第一天陪他到最后一天的人。


这个故事中不能有苏沐秋。苏沐秋这样一个人,便是如果陪他走完了一路,就注定要陪他走到生命的最后。


就像是千机伞和君莫笑,随着荣耀的发展,散人又将迎来第二次消亡,这个属于过苏沐秋的概念,在归属到叶修身上之后,最终回归荣耀,将成为独一无二的传说故事。


这是两人一份的孤独。共享的孤独。


可是回头再看叶修的孤独,方才意识到这个悖论:孤独到底还是一人一份。



在我心目中,叶修和苏沐秋便是这样的契合和自然的联系。



……所以说,一旦接受苏沐秋活蹦乱跳和叶修一起作妖这个设定,世界多么美好!!!爱情多么甜蜜!!!刺激不刺激。


甜甜的生贺文当然是这个设定了,科科。



叶神,生日这天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很开心?祝你生日快乐啊。早点休息,不要通宵了,快去做个好梦吧。


生日快乐,给最好的你。




朋友们下次见。

评论

热度(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