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瓶蓝酱

犬夜叉,银魂,黑塔利亚,全职高手,死神,滑头鬼之孙,叛逆的鲁路修

【男神x你】-自助烤肉几个人吃比较好?-

玖玖家的虫世木:

※韩文清x你
※私设多如山漏洞多如水
※不是坑不是坑不是坑
※自助烤肉两个人吃才好。
※因为另一个人会帮你烤肉,你负责当弱智。
※欢迎Anita太太归来!给太太疯狂打call!太太说韩文清可爱!那他就可爱!!!
※(๑>؂<๑)嘀——ooc警报!


┄┄┄┄┄┄┄┄┄┄┄┄┄┄┄┄┄┄



面前香味缭绕在你鼻间,烧烤炉上铺着的肉正滋滋的冒着油。


红白交错的肉片很快烤成深褐色,挽起袖子露出健壮手臂的男人娴熟的往上撒调料后用夹子翻了个面,肉香伴着微呛的味道,扑鼻而来,格外勾人胃口。


然而,你现在并没有太好的胃口。


你低了下头,端起手边的可乐咽了几口下去。


这是你续的第三杯可乐。碳酸饮料的气泡把你的胃已经撑了个半饱。


盘子里的肉片,从之前摞着像小山般高,现在已经只剩三分之一了。


三分之一还在烤肉炉上烤着。


三分之一早就烤熟了在那干净的盘子里晾着。


“先吃吧。”男人声音低沉略显粗粝,因为五官太过于刚毅,说话都感觉是在向人下指令。“他们还没那么快来。”


“……呃,好。”你拿起筷子,犹豫不决的在那盘香气四溢的烤肉上举着筷子看半天,还是没敢去夹。


最后,你迟疑的开口问那男人:“要不还是先都烤好等他们来再吃吧?”


“不用。他们想吃自已会烤。”男人冷冷的回道。


说完,男人就一手喝着可乐一手给烤着的肉片翻面。


因为是用的无烟烧烤炉,没有烟雾呛鼻的同时,也让坐在男人对面的你毫无遮拦的清楚的,看见他吞咽液体时喉结滚动微颤的画面。


性……性感,想舔。


你脑中一下子就蹦出了这个想法。


然后你用了三秒回神,忙摇摇头把这个荒唐的想法给甩在脑后,又举起筷子,冲那男人笑道:“那我不客气了。”


随便夹了块肉往嘴里一塞,结果马上被调料过于刺激的味道给呛到。


喉咙里瘙痒异常,想大声咳几下舒服点,却顾及到对面的男人,只好捂着嘴轻咳。


男人见状,皱起一边眉头,可乐放下,沉声问道:“不能吃辣?”


你对他点头,被呛得眼眶都湿了,甚至连白皙的脸上都泛起潮红。


“那这盘别吃。”男人把那盘烤好的肉挪到自已面前,重新拿了个新的空盘子。


然后夹子夹起烧烤炉里刚烤好的肉放进新盘子。


肉片整整齐齐的叠着,色香俱全,热气腾腾。


他把这盘刚出炉的烤肉,搁到了你面前。


“这份我还没撒辣。”男人盯着你,“吃吧。”


你看着这盘明显比之前那盘叠得更高的烤肉,默默的应了句“好。”


手握着筷子有点颤抖的,夹起了一块肉片。


肉入口那一瞬,你就觉得男人的手艺真不赖。鲜味十足,嚼起来有弹劲又肉汁四溢,即使没太多的调料搭配,也足以让人夸一句:好吃。


你把它咽下肚,抬头又是一个微笑对着男人道:“韩队手艺不赖嘛,真好吃。”


吃了一块,应该也可以了吧。


你暗搓搓的要把筷子放下……


却听到对面面无表情的男人说道:


“好吃就吃完吧。”


诶?你又看向堆得犹如小山般的那盘烤肉,笑容一下子僵硬在了脸上。


“还是不,不了吧。他们还……没来呢……”你垂死挣扎着。


“他们想吃自已会烤。”男人再次重复了开头这句话。


“韩队你都没吃多少,你先吃啦……”你仍不死心。


“我吃这盘。”男人拿起自已手边的筷子,点了点那盘撒辣的烤肉。


……


…………


于是你刚准备要暗搓搓放下的筷子,又暗搓搓的拿了起来。


你还想拿出手机。


想求救。


随便谁来救都好。









『韩文清坐在我对面和我一起吃自助烤肉时我该怎么办啊?在线等,很急!』

























其实本来不会是这种情况的。


一开始说好是战队聚餐的,而且再加上杂七杂八的队员家属亲友什么的,少说也有十来个人来的啊。


结果你准时赴约后,却见到预约好的位置上,
只有……韩文清在。


……你顿时就打了退堂鼓。


要不,还是先等等再来?


然而你这个想法在韩文清一个眼神扫过来时,瞬间消失。


你只好硬着头皮迎着韩文清的目光走了过去。


“啊,韩队好,他们还没来吗?”你掏出手机想去催促没来的人。结果收到的答复,一个比一个忙,统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赶来。


你只好无奈的先坐了下来。


而韩文清就环抱双臂坐在你对面,脸色也是一如既往的严肃,看不出是好是坏。


服务员早就上好了烤肉要用的东西,什么种类的肉都应有尽有,除此之外还有鸡翅、火腿、饮料什么的……


总之就是,只要你想吃现在就可以开炉烤了。


可对面坐着的人是韩文清诶!


你哪敢开口说我们先烤吧?你连手机都不敢玩啊现在!


如果韩文清能自顾自的玩着手机就好了,但他很明显不是那种人。


于是,一男一女,面对面坐着。男的板着张脸,女的一脸紧张。


气氛十分微妙尴尬。


这种奇怪的氛围在笑语欢堂的自助烤肉餐厅里,特别出众。


再加上韩文清的脸和气场又太注目,惹得旁人都偷偷瞟了这边一两眼。


你手攥成拳,捏得手心都出了汗。


你甚至隐约听见身后有人压低声音悄悄道:“那边那一对情侣这是在吃分手饭的节奏啊。”


情……情侣……?像吗?你抬眸偷瞄了一眼韩文清,却发现他也在垂眸看着你,顿时你吓得又低下了头。


因为不能看手机,你低着头只好盯着自已面前的肉片在发呆。


然后就听见了韩文清的声音,沉沉的像大锤似的敲碎了两人之间微妙尴尬的气氛:“你喜欢吃什么肉?”


“呃,雪……雪花牛肉吧。”你怯生生的回道。


“那烤吧。”韩文清说干就干,伸手就扭开了烧烤炉的开关。


“哎?好,我们先烤……”你习惯性的要抓起夹子准备铺肉。


然而指尖刚摸到冰凉触感的硬物,就有温热覆在了你手背上。


你疑惑的转头看过去。


是韩文清的手。


他的手比你大很多,完全能够覆盖住你的手。


你能感受得到他掌间的暖意,甚至还有他指上的老茧。


“我来。”


他说道。


声音明明也是一如既往的低沉。


却像是狠狠的往你心口砸上了一锤,让你心中的小鹿狂撞了起来。


你强装镇定的抽回了自已的手,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让他来。


韩文清低低嗯了声便拿起夹子往烧烤炉上铺肉。


你却觉得,更坐立不安了。


那被他手掌温热包裹着的触感,依旧清晰的留在你手上。


你脸上有点发烫了起来。


可能是烧烤炉的火开太大了吧。


嗯。


绝对是这样。


















一盘满满的雪花牛肉烤得只剩三分之一。


三分之一是韩文清面前那盘撒辣的。


还有三分之一……不,现在只有三分之零点五了吧。


那盘没撒辣的,已经被你努力的吃得只剩一半了。


但来救场的人,依旧是没有。


而且你对面的韩文清,那盘撒辣的烤肉他只吃了一片,就又开始铺肉烤了起来。


反倒是他手边的可乐,喝得快到底了也没续杯。


嗯……要不要帮他叫服务员过来续个杯?


你筷子又搁在桌上,开始盯起他手边的杯子。


盯着盯着,你就把目光给挪到了韩文清身上。


你这才注意到,韩文清今天穿着很轻松居家,让他严肃冷冽的气质缓和了不少。


衣领口开的较大,可以看得到因他一举一动之间而显露出来的锁骨,和脖颈间垂着的一条项链。


那条项链,你好像以前听他提起说是家里给的护身符什么……


可是,韩文清需要吗?


你再次打量了一番韩文清刚毅正直的脸。


心中暗想,还是需要的吧,毕竟把人给凶到了怎么办?


你有点想发笑,嘴角微微翘起。


其实这些也只是你的胡思乱想而已。


毕竟韩文清也没传说中的那么吓人,只是
表情严肃了点,总无形间就建立起了个迫人的气场。


如果见习惯了,就不会那么心惊胆跳。


而你恰好因为工作的原因,见多了他凶人的模样。


不过即使这样,你果然还是……不习惯单独一人和他相处。


因为……


你和韩文清单独相处时,气氛总会相当微妙。


就好比现在,那盘三分之一的雪花牛肉,已经铺好在烧烤炉上了。


那,烤完后烤什么?还是吃完再接着烤其它的?


你吃不下了啊。


再好吃的东西,吃多也会腻啊。


“在看什么?”韩文清端起杯子喝完最后一口可乐,抬眸就发现你正发着愣看他。


“没……没有……”你慌乱的收回目光,见到他杯子见了底,便转移话题道:“韩队你可乐喝光了,我叫服务员过来给你续杯啊。”


话音刚落,你啪的就按了服务铃叫服务员。


很快,有个年轻的小姑娘过来了。


“小姐,需要什么?”小姑娘的眼睛只看着你。


“嗯,续杯。”你推了推手边的杯子,“有没有除了可乐以外的?”你已经连可乐也喝腻了。


“有的。我们还有橙汁、芬达、奶茶。”


“哦,那我续杯橙汁。对了……”你扬了扬下巴,示意一直没看韩文清的小姑娘望向他那
边去,“他那个也续杯。”


“好。”小姑娘听完转身要走时,却又半路折回来问你道:“小姐,你男朋友要续什么?还是可乐?”


“哦,我男朋友要……”你下意识的顺着小姑娘的话头说,然后说了半句后猛然反应过来,马上意识到自已顺口说了个什么了不得的话,忙向韩文清那边瞟了一眼。


见韩文清还正专心的看着烤肉熟度,你才松了口气。


随后才对那小姑娘笑道:“……和我一样吧。”


你记得韩文清之前在俱乐部喝的饮料大多是果汁来着。


于是小姑娘便点点头走了。


你再往韩文清那看去,那最后的三分之一雪花牛肉准备装盘了。


他没撒辣,撒的是孜然粉。


显然,这份也是为契合你的口味才没撒辣的。


这个硬汉,也太体贴了吧?


你一下子又想起了你刚才顺口说出的话。


我男朋友。


……


…………


呜哇!荒唐至极!


“已经烤完了啊,他们怎么还没来?”你现在无比想念那群人,怎样都行,谁来都好,快来救个场让你有个缓冲使你小鹿乱撞的心平静下来。


“不知道。”韩文清夹起最后一片雪花牛肉装盘,然后很自然的推向你这边,抬头问你:“要吃鸡翅吗?”


你看看之前还没吃完的那盘烤肉,再看看又叠得小山似的一盘,默默的,坚决的,摇了摇头。


“你不是很喜欢吃吗?”韩文清皱眉问道。


闻言,你顿时一愣,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韩文清的身子一僵。


你脸上的表情也一僵。


气氛瞬间回到最初的微妙尴尬。


“吃……快吃,先吃完这些吧,等他们来了再烤。”这次是你打破了微妙尴尬的氛围。


还是别想太多了吧……


你脸上带着笑意,拿起筷子赶紧解决面前还没吃完的那一盘烤肉。


韩文清关了烧烤炉的火,终于又拿起筷子夹了那盘撒辣的烤肉。


你正思索着该怎么扯个话题跟他聊,就见那服务员小姑娘提着个壶小跑了过来。


“啊,不好意思,小姐。”小姑娘抱着歉意鞠了个躬,“我们店里现在的橙汁只够一人了。要不要给先生换一种?”


“啊,不用,先给他……”


“倒给她吧,我可乐。”韩文清打断了你未说完的话。


小姑娘一听,马上把那仅剩的橙汁全倒在你杯里。


“我很快会给先生送来可乐,抱歉。”小姑娘说完又小跑走了。


你看着满满的一杯橙汁,疑惑的对韩文清道:“你不是喜欢果汁类饮料吗?我喝可乐就好啊。”


韩文清皱眉,也是满脸的疑惑:“你怎么知道?”


你脸上的表情顿时又一僵。


韩文清夹烤肉的动作也又一僵。


气氛又瞬间回到最初的微妙尴尬。


两人这次都没出口再打破僵局,默默的低头吃肉。


我是不是想太多了啊……


你夹烤肉的筷子在轻颤着,胡乱把肉塞进嘴里嚼着。


食知无味。


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应该鲜美劲道的烤肉,嚼在嘴里,突然没了味道。


第一口是这样,第二口也是这样……为什么,难道韩文清忘放调料不成?


你抬眸去看韩文清。


从下由上的,从他突显凹陷的锁骨再到他微颤的喉结,再到他异常刚毅严肃的端正五官。


你嚼了嚼嘴里的肉。


觉得真特么好吃。


你又夹了一块肉塞到嘴里,看他一双浓眉因为被辣到而蹙起。


你再夹了一块肉塞到嘴里,看他双眸深处星烁着。


你再夹了一块肉还没来得及吃,就只光顾着看他略厚的唇瓣嚼东西时的猛劲了。


他咬的很狠。


哪像你一小口一小口的咬。


真……好吃!太好吃了!


你狼咽虎吞着嘴里的肉,正准备把筷子夹着的肉再塞进嘴里——啪的一声,那块热气腾腾的肉片掉到你腿上。


“啊!”你惊呼一声,起身拍掉那块肉。幸好因为穿得厚,倒没怎么被烫到。


只是裙子上的油渍……


那边韩文清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了,开口先问你:“没烫到吧?”


你摇头对他说没事,愁眉苦脸的看着裙子上的油渍。


他便拿过桌上的纸巾盒,毫不心疼的抽出一大沓。


你以为他要递给你,正伸出手去接,却见到韩文清起身过来——帮你擦。


?!!!!!


“等等……韩韩队,不用这样……我我我自已来就就好……”


你心口的小鹿在狂撞着,面上早已控制不住的染上红晕。伸出手想去阻止他,却被他抬头一瞪又暗搓搓的缩了回去。


你只好怯生生的说道:“韩队我来就好,这样会被人误会的……”


韩文清正仔仔细细的擦着,但因为是油渍,特别顽固,他只好又拆了桌上放着的湿巾帮你擦。


听到你这么一说,韩文清似是不悦的挑起一边眉头道:“会被误会什么?堂堂正正的,怕什么。”


“你看看人家对面的老公!”他话音刚落,你们不远处有个女人就拍着桌子起身对她旁边的男人吼道:“人家老公从头到尾都给媳妇儿烤着肉!你呢?!”


“我又不是没给你烤……”男人弱弱的辩解道。


“对!是烤了!毕竟焦了你哪敢吃啊?”女人气冲冲骂道:“我就是瞎了眼跟了你这小白脸,我就应该跟人家一样找个糙汉子都比你会疼人!不说别的,你就看看对面那桌,你虚不虚啊你?!”


“是是是我应该也给你擦弄脏的衣服……你先坐下嘛……”大概是吸引了太多目光过来,男人赶紧劝那女人坐下。


“不坐了!这饭我不吃了!离婚吧!”女人提起座位上的包,潇洒的转身离去。


而女人经过你们身边,竟然还对你竖起大拇指,叹道:“姑娘啊还是你会挑人!”


你正拎着裙角想让韩文清方便点帮你擦上面的油渍,突如其来被夸了这么一句,一脸懵逼。


直到那女人走出餐厅,韩文清刚好也擦完起身——你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会被人误会的……


会被人误会成……


“你看看人家对面的老公!”


这句话一直循环播放在你脑子里,你越想越羞,到最后都不敢再看韩文清一眼。


就说会被人误会的吧!


你看这进展直接从情侣跳到夫妇了!


你双手捂着脸,从手指的缝隙里偷偷瞄着你对面的韩文清。


他擦干净完油渍扔了垃圾后,又回到了位置上。


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泰若自然。


桌上未吃完的烤肉还在散发着热气,没有烤的生肉也还是搁在角落里。


他轻咳了下,“想吃鸡翅了吗?”


角落里搁着你最喜欢吃的鸡翅还没烤。


这是很正常的一次自助烧烤。


但他耳根处不正常的薄红,暴露了他此时的情绪。


你吞了吞口水,放下双手,让自已满面红霞的样子暴露在他面前,“那韩队想喝橙汁了吗?”


你手边满满的一杯橙汁还没动,但杯子顶端有着因你之前喝过而留下的口红印。


韩文清愣了愣,面上还是一贯的严肃脸,但他长指却有点焦躁的轻敲着桌子。



“不愿意的话,你不用勉强。”




他没头没尾的来了这么一句,声音虽沉稳却带着些许沙哑。


你眨眨眼睛,推了推那杯满满的橙汁,道:



“你喝完它,我就给你答复。”



韩文清闻言,马上毫不犹豫的伸出手去拿那杯橙汁……














































































“哎哟我去我终于赶来了,快渴死我了,文清你烤了多少肉啊?怎么只有这么几盘?多吃点!哎!太好了有水喝!!”


“……?文清你瞪着我干什么?”


“妹妹你咋也这么瞪着我???”


——以上发言来自突然匆匆忙忙赶来的霸图老板。

评论

热度(1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