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瓶蓝酱

犬夜叉,银魂,黑塔利亚,全职高手,死神,滑头鬼之孙,叛逆的鲁路修

【全职/叶翔】睡梦中的重症患者

维他柠檬云:


全职高手同人,原作向叶翔


梗来源:座里屋兰丸大大的《睡梦中的男人和恋爱中的男人》,即攻患有一种特殊的梦游症,会在睡梦中无意识进行性行为。


弃权声明:梗属于原作者,我只是借来一用。


只是摸鱼之作,全职原著好久之前看的,人物ooc见谅,有bug见谅。


 


【全职/叶翔】睡梦中的重症患者


1.


 


说实话,孙翔挺不乐意住进叶秋的房间的。


若是换个几年,也许不会这样,但是翔哥嘛,十几岁的大男孩儿,最受不住的就是和别人共用同一样的东西,但是,捏着口袋中一叶知秋的账号卡,又看了看眼前因为新准备的房间临时漏水而连连道歉的后勤,翔哥还是摸了摸鼻子,故作高冷地说道。


“成吧。”


 


然而,进了门那一刻孙翔就后悔了。


满屋子浓重的烟味让他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不难想象前主人在昨晚抽了多少根烟,房间并不怎么乱,除了那台醒目的电脑外没有任何多余的家具,充斥着一股清心寡欲的味道。
孙翔想起刚刚见到的原队长,叶秋,三冠加身的荣耀传奇看起来就像个简简单单的普通人,听着斗神之名成长的自己,将要代替斗神之名的自己,等真正见到面,唯一记忆犹新的只有对方挺得笔直的背,和递过账号卡那双冰凉的手,凉得连账号卡也变得冷硬了起来,咯着他莫名生疼。


 


叶秋。


孙翔撇了撇嘴,把口袋里捏着许久的账号卡放在桌上,又把嘉世队长房间的钥匙随之也摆在了旁边,这两样东西沾染了他的体温,如今变得顺眼了些。


叶秋。


他在心中念了一遍,挥去心中莫名的愧疚,越云出身的少年天才眉眼飞扬了起来。


看好吧,未来是属于我的。


 


 


2.


夜,嘉世。


孙翔刚刚洗完澡,一头金发湿漉漉的,空调平稳而冷静地运作着,原来满屋子的烟草味早已消弭无踪。桌子旁散落着是他的行李箱,一部分衣物已经放进了衣橱里,一部分却还乱糟糟地堆在一起,像极了他在嘉世半格格不入的尴尬处境。


来嘉世已经几天了,虽然刘皓等人对他毕恭毕敬,翔哥前翔哥后,但孙翔却没觉得有丝毫好过,太过殷勤反而太假。反是那些无关紧要的后勤人员,比如保洁的阿姨、看门的李大爷,甚至门口摆摊的小贩,偶尔蹦出的几句“小队长”,倒让翔哥觉得舒坦点,连门口那条不熟悉气味老是朝自己乱吠的大黄狗都顺眼了些。


 


他们还没忘了叶秋。


反应过来自己在想什么的孙翔,瞬间五雷轰顶,只觉得接手的嘉世原队长的房间风水有毒,连连大爆手速,通知后勤务必要尽快将换房活动提上日程,一番交流下来,倒是连七期群内每日睡前“互骂傻逼”活动都忘记参与了。


要说七期群里同期出道的这一群人,一个比一个傲,一个比一个独,又是年少气盛的年纪,每个人都互相想做对方的爸爸,久而久之感情倒也在这种活动中积累了起来,今晚孙翔不在群里冒头,找不到人例行一怼的唐昊反而找上门来。


 


唐日天:傻翔干什么呢。


翔哥:……说了多少次了叫我翔哥。


翔哥:没什么,就是有些事有点烦。


唐日天:……啥事啊,说说呗[坏笑][叼烟]


 


孙翔一看到那个叼烟的表情就觉得喉头一梗,嘉世队长房间里的窒息感又回来了,他想起陶轩说过的叶秋不接代言的事儿,忍不住打字询问道。


翔哥:“你说一个人放着有钱不去赚,是因为什么?”


唐日天:“……你就纠结这个?”


唐日天:“还能是什么,有病呗。”


 


啊?有病?


孙翔仔细回忆了一下之前见到的叶秋,表情苍白,一脸没劲,虽然驼着背,但感觉个子也不高,看上去的确是身体不太好的样子。


孙翔虽然嚣张跋扈,但本质上还是个拥有朴素内心的傻白甜的大男孩儿,本来新将代替老将可以自信地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但是欺负一个病人,这不太好吧。


原本消散的愧疚不知为何再次涌上心头,孙翔一丢鼠标,把头埋进了厚厚的被子里,只露出来一小撮金发,他暗暗琢磨,唉,不知道叶秋有没有去好好看病呢,下次见面要不要带个果篮去道个歉,或者带箱六个核桃,他从小就爱喝这个,啧,不知道叶秋爱不爱喝……


 


直到坠入梦乡前,孙翔还迷迷瞪瞪地想着。


唉,不知道叶秋,生的是个什么病啊?


点击就送六个核桃


【TBC】


摸鱼之作……看看就好


啊,为何论文死线的我还在摸鱼……

评论

热度(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