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瓶蓝酱

犬夜叉,银魂,黑塔利亚,全职高手,死神,滑头鬼之孙,叛逆的鲁路修

【新鬼泣/DV】猫知道

喵喵妙妙:

(时间线是新鬼泣DLC;以下正文)




但丁从酒吧里出来的时候,就意识到自己被跟踪了。但他并不在意,一方面是因为实在是喝高了,另一方面就是被一只猫跟踪似乎也没什么危险;顶多就是在身上添上几道抓痕而已。但让他心烦的是,他穿过贝尔维尤码头的游乐场,走到自己新弄的拖车门口的时候,那只猫不再满足于远远跟着他,而是敏捷地蹿到门口,大大方方地坐下来,毛茸茸的尾巴绕在脚边。


 


那是一只白猫,长毛,有着粉色的小鼻子和大大的蓝眼睛。它仰头看着他,一脸天真懵懂。一人一猫对视了很久,但丁终于叹了口气,打开门把猫放了进去。那猫倒像是很熟悉这里似的,慵懒地跳到床上缩成一个白色毛球。


 


但丁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猫已经睡着了。鬼使神差的,他伸出手轻轻揉了揉那颗毛茸茸的脑袋。一瞬间他脑子里闪过许多关于维吉尔的影像,再看看这家伙,毛色和眼睛颜色倒是跟他那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哥哥一样。


 


“维吉尔?”他没意识到自己叫了他的名字。但是那只猫却蹭了蹭他的手,喵了一声,睁开眼睛看着他,好像一瞬间维吉尔附体。他像见鬼一样猛地收回手,跳到床上拉起被子盖住自己,关灯睡觉。


 


明天就把它赶走。他在睡着之前这样想。


 


***


 


有什么沉重的东西压在他胸口,他迷迷糊糊地摸了一把,脸上却被柔软的东西给按了一下。睁开眼睛,一双大得可怕的蓝眼睛就在他眼前,他嗷的一声翻身下床,那只猫灵活地落到地上,颇委屈地冲着他叫了一声。


 


“你吓我一跳,叫什么叫。”他没好气地抹了把脸,紧接着看到的景象让他气不打一处来;昨晚剩下的披萨被那只猫给弄到了地上,踩成了一堆辨认不出来的恶心兮兮的东西。他还指望用它来填饱肚子呢,正想着,饥饿感很有默契地涌上来,更让他感到挫败。


 


可是你能拿一只猫怎么样呢?它不过就是一个外表可爱的小畜生而已,更别提他还有那个人的名字。简直是可恶。但丁收拾完地板上那一滩令人胃口全无的曾经叫做披萨的东西,冲了个澡打算出门。


 


临走前,他回头看了一样那猫…呃…维吉尔。那猫安安静静地坐在床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别惹祸,维吉尔,别他妈给我惹祸,”他指着猫说,脑子里想起的却是维吉尔一脸恬不知耻说着要统治世界时的情景,“你乖乖的,我就留下你。”


 


***


 


贝尔维尤码头永远是这么热闹。可笑的是城市重建没见多大成效,这里却恢复得像从前一样。到处都是欢声笑语,似乎来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沉浸在这虚假的快乐之中。


 


但丁揽着酒吧里投怀送抱的小妞,毫不客气地在她圌屁圌股上捏了一把。女孩醉醺醺地咯咯笑着,伸手暧昧地抚过他的圌下圌身。


 


“这么迫不及待?”他咧嘴笑着,手伸进她衣服里捏弄着她的胸圌部,丝毫不在意路人的眼光。


 


“那当然——”她凑上来亲吻着,柔软的身体紧紧靠在他身上,恨不得就地来一发。


 


两人一路互相圌爱圌抚着,磕磕绊绊地好不容易走到拖车门口。但丁拿出钥匙开门,女孩甩掉高跟鞋,赤着脚走了进去。紧接着是一声尖叫。但丁一开始以为那是女孩在跟他开玩笑,可是那声音中的痛苦实在太强烈了。


 


他开灯,发现地板上到处都散落着他的东西;从他放在门边柜子上的烈酒(现在是一堆玻璃碎片和流得满地的酒液)到他很喜欢的一个机车模型(毫无疑问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全都有。而那个不幸的女孩大概是一脚踩到玻璃渣又接着摔倒了,一脸痛苦地挣扎着。他赶紧把她扶起来,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帮她清理好伤口,自然刚才涌动的情欲也完全消失了。


 


把女孩送走了,他从角落里拎起那只猫,“跟你说过别惹祸的,维吉尔。”他打开门,把猫丢到门外,“走吧,别来烦我。”


 


他当着那猫乞求的眼神把门关上了。可半夜他醒来,隐约听到门口有抓挠的声音,打开门一看,那猫还在门口,小声喵喵叫着,蓝眼睛盯着他。他向后退了一步。猫试探着走了进来,小心翼翼地绕过他的脚,躲到角落里去了。


 


半梦半醒的时候,一团毛茸茸的东西钻进他怀里,温热的小身体十分柔软。他下意识地抱住它,又沉入了梦乡。


 


他很确定,那一夜他梦到了维吉尔。他那个野心勃勃的哥哥头发立了起来,看起来凌厉了很多;空洞的眼睛看着他,让人毛骨悚然。


 


***


 


凯特很快就接起了他的电话,然后很快出现在他的拖车门口。如果不是这次衣服穿得齐齐整整的话,那还真是跟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一模一样。


 


“它在哪儿?”凯特憔悴了很多。这让他更加怨恨维吉尔。他只会让她伤心,不是么?


 


但丁想邀请她到拖车里坐一会儿,可是凯特却拒绝了。他只好把猫拎出来,放到凯特怀里。“它叫——”但丁刚想说它叫维吉尔,好在反应及时,于是清清嗓子,“还没给它起名字呢,一只烦人的猫。”


 


凯特点点头,出神地看着那只猫。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抬起目光,“我会照顾好它的。再见,但丁。”


 


***


 


他接到凯特电话的时候,才刚刚结束一场战斗。好久没这么痛快了,他几乎杀红了眼,只可惜低级恶魔实在是没什么挑战性。听到凯特的声音他从那种疯狂的状态中冷却下来,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猫逃走了,我找不到它。”她声音很焦急。


 


“找不到就算了,本来也是不请自来的一只野猫而已。”但丁想让自己声音听起来满不在乎,可是心里却弥漫起一阵苦涩的感觉,甚至喉头也有些发紧。他安慰着手机那头的凯特,漫无目标的走着,却远远地看到在自己拖车门口有一团白色的东西。


 


“它回来了,别担心。”他这样说,凯特似乎松了一口气,挂掉了电话。


 


他走到门口,低头看着白猫,犹豫了一会儿俯身把它抱起来,抚摸着它柔软的皮毛,甚至用脸蹭了蹭它的脑袋。很温暖,很柔软。也许他是需要这只猫的,而它也需要他。命中注定这个词突然从他脑中蹦出来,他不禁咧嘴笑了笑,觉得自己真是矫情得要命。


 


“我们回家,维吉尔。”他亲吻着白猫的额头,打开门走了进去。


 


***


 


维吉尔开始每天都出现在他梦中。一开始的时候,他头发凌乱,浑身是血,颧骨上的伤口在苍白的皮肤上十分刺眼。他捂着胸口朝他的方向看过来,蓝灰色的眼睛空洞疲惫。


 


再后来,就是仇恨。


 


再后来,那双眼睛里再也没有关于但丁的一丝一毫的波动。那个头发立起来的,苍白的皮肤上遍布着黑色血管的怪物已经不是他的哥哥了。


 


就像他抛弃了维吉尔一样,这次维吉尔也彻底抛弃了他。


 


他怒吼着醒过来,白猫优雅地从他身边坐起来。每次都这样,每次他梦到维吉尔醒来,那猫都是用那种眼神看着他。懵懂的,冰冷的,嘲弄的。那是维吉尔的眼睛,是维吉尔在看着他。


 


你已经死了,维吉尔。别来烦我,别再让我想起你。


 


他揪住白猫后颈的皮,开门把它放到门外。


 


“走吧,别再回来了。”


 


***


 


城里的恶魔销声匿迹了。维吉尔也不再出现在他梦中。他依旧每天混迹在各种夜店之中,再在陌生女子的体香中醒来。那只猫每天都会回来,但他再也没有让它进来过。


 


半夜里他会听到它抓挠门板的声音,会听到它轻轻的,哀求的叫声。有时候那会让他的心不太舒服地收紧。但他还是决定不予理睬。


 


不知过了多久,他厌倦了那些女孩们。夜里独自一人的时候,他会想起维吉尔,想起那双温柔看着他的亮晶晶的蓝灰色眼睛。但是梦里他却再也没有出现过。这时他想起了那只白猫,于是他翻身下床。


 


没有抓挠的声音,没有低声的哀鸣。他打开门,白猫不在。


 


“维吉尔?”他对着灯火辉煌的游乐场唤道。然后耐心等待着。


 


然而就如同彻底消失在梦里的维吉尔一样,那只白猫再也没有出现。


 




评论

热度(23)

  1. 蓝瓶蓝酱喵喵妙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