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瓶蓝酱

犬夜叉,银魂,黑塔利亚,全职高手,死神,滑头鬼之孙,叛逆的鲁路修

[DN]一碟小甜饼

Sakurazawa:

三个叔侄组的小甜段子,好像有联系好像没联系。纯属随意抒发。



————————————————————————————
但丁醒来的时候,尼禄几乎整个人都趴在他身上,毛茸茸的脑袋搁在胸口睡姿张牙舞爪,好像但丁是个巨大的玩偶熊。
这挺罕见的,鉴于通常来说都是尼禄先醒,爬下床穿戴整齐之后用鬼手粗暴地把习惯于赖床的老家伙拖起来。
想想昨晚某个小家伙还义愤填膺地用枕头在床中间画出三八线,今早就粘粘糊糊地贴上来了,实在让人忍俊不禁。
但丁可不会用同样的叫早手段报复回去,虽然不想承认但他早就过了那个年纪。于是他伸手悄悄撩过尼禄的刘海,少年的安静的睡颜一览无余。他尽情地抚摸着他柔软的面颊,拇指抚上嘴唇——这小家伙真是青涩的过分,睫毛纤细过长,并且连胡子都没开始长。
最后尼禄因为这充满好玩意味的挑逗而皱了皱眉,当他迷糊睁开眼的时候一个温和的吻已经贴上唇瓣。
“早安,小兔崽子。”
但丁环着他的腰开始暧昧地摩挲,耐心地等着男孩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身处何方。他挡住挥来的爪子,心情很好的哈哈大笑起来。




比尼禄稍大一点的时候但丁独自攀登过那座塔。那或许是他人生中第二压抑的时刻,仅次于父母的死。
那个时候他离开了他做为佣兵生活的那个城市,没有了会给他留个三明治的人,也没有了会和他起哄喝酒的人。
所以即便就那么死掉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在那群恶魔跳进事务所把镰刀横砍进他的腹腔的时候,他还在吃他的披萨。
关于但丁究竟感不感到孤独这件事,谁都每个准数,好像谁都未曾见过他示弱哪怕是一秒钟。然而如果要说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对那个小鬼有点意思的话,可能得算他溜出门喝闷酒的某天了。
众所周知他但丁从事务所消失的夜晚基本都会在夜店现身,可不知怎么回事这个对他私人生活嗤之以鼻的小鬼居然在酒吧里把他捉住了。
确切地说,尼禄根本没有上前和他打招呼,难得有些自觉。但丁知道那个小鬼头就在角落里看他,看他一杯一杯给自己灌酒。但丁沉闷着,加上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让他得以安生地坐在吧台小角落里。随后他扭过身超角落里的小鬼勾勾手,那时候尼禄才知道自己早就暴露了。
然后他给那小鬼也来了几杯高度数的,把男孩呛得咳嗽连连自己则在一边没心没肺地嘲笑。然后他举着杯子,给他讲了维吉尔的故事——可能这不是最对的时间,也不是最对的地点。酒精上脑之后他将维吉尔形容成了一个不解风情的冰山大傻蛋,而这个大傻蛋非常自觉聪明地跳崖了,留他一个人……彻底的留他一个人活着。
他说这话的时候少有地低着头,刘海垂下同时阴影堆积。酒液明晃晃的反着酒吧里病怏怏的昏黄的光,稍微动一下手球状冰块就“叮”地撞上玻璃壁好像很欢快似的。他也不在乎坐在他右边的臭小子有没有听见,毕竟在这种嘈杂的地方他讲的话可能早就被玻璃杯碰撞还有别人的叫喊给撕碎了。
在他们两个的无限沉默之后但丁站起身来付账,却在刚要举起杯子将里面最后一点烈酒喝干净的时候,他突兀地失去了平衡。
在椅子倒地和玻璃杯落地碎裂的巨响中他意识到那点酒被泼在了吧台上,一点一点流到边沿然后滴下来砸在他的侧脸。将他摁倒的男孩显然因为几杯酒就已经醉醺醺了,他用双手摁着但丁的肩膀随后俯下身,鼻息打在他的脸侧。
“I won't go.”几个吻之后男孩固执地低声重复了这些句子,依旧死死地压着但丁让他动弹不得。但丁有些无奈地笑起来,伸手环住了男孩的背部好像这个有点喝醉的孩子才是需要被安慰的那个。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于是他们当着全酒吧的面又大方地接了次吻。当然,隔天某个臭小子声称自己已经喝断片了,完全不记得有这样的事。但丁哼了一声告诉他几小杯伏特加可断不了片,然后愉快地欣赏男孩羞红脸扭开了头。
“啰嗦死了。”尼禄嘀咕着。



尼禄坐在沙发上翻书,但丁则坐在沙发的另一端,翘腿用一种嚣张的姿势翻他的杂志。外面下着雪,房子里的暖气惹的人昏昏欲睡,仿佛和惹人怠倦的四五月一样。很快尼禄听见旁边某个生活习惯糟糕的半魔非常不雅地大声打了个哈欠,就算他才起床不到三个小时。很快但丁懒洋洋地将身子往后一靠,随手把杂志丢到脸上盖住了。
“喂,别告诉我你要睡了。”尼禄完全看不惯这种糟蹋极了的生活习惯,他捏着书页抱怨但丁最近究竟有多么的好吃懒做。老猎人显然不想和小家伙多费口舌,从诸多页的模特下边闷哼一声示意他别再叽叽喳喳的了。他的呼吸打在书页上逐渐平稳起来——然而很快,他便任性地让自己倾斜过来脑袋舒服地靠上尼禄的肩膀享受一个温暖的枕头。那本杂志砸到尼禄腿上随后凄惨地摔上地板,而尼禄才不会那么好心地替那老头心疼心疼他的所有物。
年轻人叹了口气。他低下头努力忽视那个睡得香甜的老头,努力忽视他垂在肩上的软发还有轻微的专属于但丁的清爽味道,试图认真看他的书——但没什么用,他的目光时不时就会被吸引向这个该死家伙,并且那颗毛脑袋的重量压得他的肩膀酸疼起来。
但丁绝对在装睡,他知道这一点,而来自某个嚣张恶魔猎人难得的依赖却让他的男性自尊心相当受用——当然了,他肯定会给他后脑来上一巴掌打醒这个热爱占便宜的老头,但在那之前,再稍微多保持这样的姿势一段时间好像也没什么坏处。
尼禄丢开书撇撇嘴仿佛嫌弃极了,最终还是将脑袋靠过去和老猎人的贴到了一块。
“你知道你很讨厌么?”
他看见但丁的眼睛转了转,悄悄勾起一边唇角好似得意的很。
“可有的人就是喜欢。”

评论

热度(76)

  1. 蓝瓶蓝酱Sakurazaw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