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瓶蓝酱

犬夜叉,银魂,黑塔利亚,全职高手,死神,滑头鬼之孙,叛逆的鲁路修

【DN】Holding Pattern 盘旋模式 02(鬼泣同人无授权翻译)

Castle Oblivion:

*Dante x Nero


*概要:但丁决意继续愚蠢地飞在天上绕圈圈,而蕾蒂已做好了将他击落的准备,可怜的尼禄夹在其中,不得不围观坠机现场。


 


Holding Pattern 盘旋模式


01


原作者:Volpa(原文链接


翻译:杀藏


 


序章:魔法终结日(下)




首先,他们造访了恰比食品超市,因为在农产品区留下了两串黏糊糊的暗紫色鞋印而被投以了不友善的目光。然后,是药房。尼禄从货架上取了一些绷带、消毒水、棉花球、止疼膏药和止痛药片——事务所的急救箱几乎快要空了——完后他跟着但丁来到货架尽头。但丁正在用一副夸张的无辜神态慢悠悠地挑选套子,他还很诚挚地询问尼禄关于“敏感度”所代表意义的看法,以及其和“刺激的触感”相比,何者更重要。


 


尼禄怔了怔,眯起眼睛怒瞪他,就像一只被荧光灯照射、发着怒的猫儿一般。但丁有点怀念青年刚来的头一个星期,那时候他能让这孩子动不动就脸红到滴血。收银员吹破了她的口香糖,透过她的长睫毛审视着两个男人,在看到两人一起购买的物品时,她的眉毛几乎抬到了发际线。尼禄吸了口气,骂了句脏话,立刻转身离开药店,留下但丁一个人在收银台,一边大笑一边等收银员扫描商品结账。


 


然后,他们来到了唱片行。


 


这家店与其说是一家店,不如说更像个室内的永久性旧货摊。地毯原本的颜色几乎不可辨认,大量的灰尘差不多覆盖了店内的每一个角落,而偶有被打扫干净的部分,更凸显了笼罩着店内大部分空间的诡异灰色。不过尼禄对此毫无所谓,带着如同拆圣诞礼物的孩子般的开心笑容,他全神贯注地在装满45转细碟唱片的(原本用来装牛奶的)箱子里翻找挑选。片刻后,他挖掘出了好一些看来老旧不堪但内容都是经典的低保真朋克摇滚唱片——尼普推斯特、废墟之迷乱、三碧池三明治、烂肉与腐骨、斯克托3等等……


 


是的,尼禄所挑选的差不多都是十多年前的作品,而且就算在那时,也是鲜为人知的作品。但丁十分好奇,像尼禄这样一个在封闭的宗教小镇里长大的孩子,是怎么会开始听这种音乐的?要知道弗杜那可不是什么走在世界前沿、风气开放的城镇。嘴角噙着一丝微笑,但丁漫无目的地拨动着面前箱子中的唱片,其实他的注意力全放在暗中偷偷观察翻箱倒柜的尼禄。


 


没错,这孩子品位真不错,这就难怪他会有那样的战斗风格,他挑选的音乐都极适合于开火热的派对。


 


“这太棒了!”尼禄说道,他抬头看了看但丁,脸上挂着满足的笑,眼中闪着开心的光。“你绝对猜不到在弗杜那找些有趣的东西有多困难。我必须等待很长时间,等到出城的机会——基本上,就是教团外出采购的时候——然后要店家把东西寄到我落脚的旅店里,你都不知道那有多麻烦……”


 


在他们回程的路上,他们继续着这个话题。但丁拎着食物与日用品,尼禄提着装满唱片的袋子。年长的男人忍不住发笑,尼禄看起来极其高兴雀跃——蓝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白皙的面颊上透着一抹兴高采烈的粉红色,还有那一弯不常见的、溢满欣喜的微笑。在他听到但丁的唱片藏品中还收着『人鱼摇滚』这样的珍宝时,他的眼睛睁得更大,其中的光芒更为闪耀。


 


“我才不信你真的有那个!……等等,”尼禄突然停了下来,“但丁,你别告诉我你就把它放在那个电唱机里?”


 


“不,我把它用棉套包得牢牢的,每天都要抱着它睡觉。”但丁翻了翻白眼,反讽道,“小鬼,不然你说呢?它当然在电唱机里。唱片是用来听的,不是用来束之高阁的。”


 


尼禄立刻掌击额头,低吼道,“但丁, 你有没有搞错?我不是说你该把它锁在保险箱里,但是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担心?蕾蒂可喜欢在厅里乱开枪了!见鬼,有时候你也喜欢在那里乱开枪!你那堵墙,要是我想挂一幅画上去,我还得把墙里的子弹先挖出来才行。还有,你别跟我说,恶魔从来没上门来找麻烦过。”


 


但丁弹了弹尼禄的额角,“停停,用你的小脑袋好好想想,蕾蒂是喜欢开枪打,所以我的策略是,一旦她心情不好或我惹怒了她时,我就离开电唱机远远的,它就不会被打到喽。而且那老东西比你想像的要更耐操得多。我敢说,就算世界末日降临到我们头上,在一切都下地狱的时候,那玩意还能继续坚挺地为整个过程播放背景配乐。所以别大惊小怪,一切都没问题。”但他随即皱了皱眉,“除了我被枪打的那部分,啧。”


 


尼禄将唱片袋子搭在自己肩膀上,哼了声继续他的行进,而但丁继续用他懒洋洋的步调跟在尼禄身后。他们在购物期间,太阳已经完全沉入了地平线。“说到这个,是挺怪的。”尼禄的声音让但丁停下脚步,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小心谨慎,就像他刚搬来住那会儿。


 


“哦?好吧,被枪打很疼的,小鬼,你以为我很喜欢被打吗?”但丁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不出情绪起伏。


 


他们继续向前走。“不是的,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被打当然会疼,但重点是……该死的,”尼禄叹了口气,“到底什么样的朋友会在稍不顺心时就拔枪射对方啊?而且你竟然就……那样受着。”


 


但丁耸了耸肩,撞到尼禄的肩膀,“其实这事不是一两天内突然演变出来的,其实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没变过。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她就用枪射了我的脑袋,而就当时的情况而言,那也没有很糟糕。”尼禄不可置信地哼了哼,回撞但丁。“真的,一个小妮子开枪打我的头,在当时和其他事情相比,只不过是个小麻烦而已。后来嘛,当你和一个人认识那么长时间后,有些习惯就难以改变了,就像火车进入了既定轨道。你就是习惯了,而就算当你意识到这事并不太舒服时,事情也改不了了。想要改变一些既定的轨道很难成功。所以就变成像现在这样,我被枪打,然后清理干净,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们继续走着路,尼禄保持了片刻的沉默,仿佛在沉思但丁的发言。“唔,”他开口道,“但……这他妈太不对了!”但丁好奇地看着那孩子,他好像比他想像的更生气。“也许你是习惯了和某个人相处的某种模式,但是,这不意味着保持这样的状态……是对的。老家伙,你应该说些什么或做些什么来改变它!”


 


那孩子的声量都提高了。其实这挺暖心的,他会因为这事而生气,并维护但丁。不过但丁也感到其中还有些其他什么东西包含在内,不过年长男人并不打算深究,或,在此刻深究。


 


“然而,有的事你若做出改变,谁也预知不了后果如何。再说,如果我跟她提这事,很可能她只会赏我更多的子弹。”


 


 


尼禄皱眉,“你他妈有没有搞错,你就这么懒、懒到宁愿当她的活靶子也不肯做些什么?”


 


但丁并不喜欢思考这种复杂的问题。或许可说,他更不愿意去面对他自己对于这孩子因为袒护他而如此愤慨的表现所持有的情绪感受。是的,那样只会让事情朝尴尬的方向发展,比如,让他更加喜欢尼禄的那个方向——这不是他的错,这事很自然地就发生了,因为那孩子独有的魅力——然而但丁的麻烦已经足够多了。


 


是时候,该让火车脱轨了。


 


但丁用空闲的手臂圈住了尼禄的脖子,动作力度介于单臂拥抱和锁头攻击之间。出于逗他玩目的的拥抱是安全的。只停留在好兄弟开玩笑的程度——起码这是他原本的出发点。


 


从尼禄因不想弄坏手提物品而半推半就的挣扎中,但丁获得了大量到不思议的快乐。“啊,尼禄,”他调笑道,用他满是胡茬的下巴狂揉那孩子的头顶,“你是在担心我这个老男人吗?”


 


他听到尼禄发出嫌恶的低吼,但丁机敏地躲过了朝他踢来的飞腿。


 


“快放开我!”


 


但丁嗅了嗅尼禄的头发,停下了动作,“嘿,你是不是用了我的洗发水?无论如何——嗨,小老虎,先停一停,咱们正在交流感情呢——让我把话说完,”他继续说道。尼禄在试图咬他的手臂,空咬一口时牙齿撞击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我不是很喜欢被咬……不对,这不是我要说的。刚说哪儿了?哦,我要说的是,区区一颗子弹要不了我的命,我怎么会轻易死掉、而留下我可怜的小尼禄一个人无助地去面对那个恐怖的——”


 


“什么跟什么?好吧,我懂她为什么喜欢开枪打你了。”尼禄嘲笑道,奇异地没有因为但丁的调戏而生气。他的喘息化作一团团温暖的白雾吹在年长男人的手腕上。但丁的钳制突然变松了,趁此机会尼禄立刻以一记迎面头锤反击。


 


但丁疼得皱起眉,立刻用手捂住鼻子,以确定鼻子还在它该在的位置。“嗷!小鬼,拜托!”他抱怨道,“我们正好好地在建立亲密的友谊关系,但就和往常一样,你非要诉诸暴力动手打人嘛。这让我开始觉得,你是不喜欢让我抱抱、和我亲密接触是不——”


 


尼禄挫败地叹气,用他的鬼手牢牢捂住了但丁的嘴。“闭嘴!”他说道,无视对方的戏剧化表演,“呃啊,好吧好吧,不管你有多讨人嫌,直接送你子弹吃都是不对的。我是说,也许我该建议她用拳头打你?现在这样她只不过是在浪费子弹,而且会有破坏重要文化遗产的风险!该停止了。”他给了但丁一个认真的表情,跟着慢慢化作一个微笑。然后,他收回了他的手,转身继续行程,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但丁眨了眨眼,然后摇摇头以清醒一下头脑。他舔了舔自己的唇。


 


确实,什么都没发生。


 


“走啦,老男人!我可不想等到你必须用助听器的时候才能听这些唱片。”


 


但丁只是大笑,继续踏上他们的回家之路。此刻他胸中那股顽固的温暖,比往常来的都要更强烈。


 


不要去想,不要去深究。


 


他们往家的方向走去。




-序章完-

评论

热度(27)

  1. 蓝瓶蓝酱Castle Oblivi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