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瓶蓝酱

犬夜叉,银魂,黑塔利亚,全职高手,死神,滑头鬼之孙,叛逆的鲁路修

【DN】Biology 生物学 10 完结(鬼泣同人授权翻译)

Castle Oblivion:

*Dante x Nero


*翻译已获授权,感谢原作者




Biology 生物学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原作:SocialDegenerate
翻译:杀藏




尾声


 


“下午好啊,伙计们!”


 


蕾蒂踹开DMC事务所的大门,卡莲娜·安背在她身后,翠西站在她身旁。


 


“蕾蒂、翠西,你们好。”


 


“不管你有什么任务,我不接。”


 


蕾蒂的异色双瞳立刻盯住了坐在但丁办公桌上的两个男人——尼禄盘着双腿而坐,更年长的那个猎人则盘着一条腿、另一条腿挂在办公桌的前沿晃荡。


 


……倒真新鲜。


 


扫视了下整个房间,蕾蒂睁大了眼,发现了彻底变成一摊残骸的沙发——二十四小时前它明明还好好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小口气,她走到坐着的两个男人跟前,拿起一片披萨送入口中。


 


“你的沙发怎么了?或许你应该接下这个任务,不然你可能永远没钱去买一张新沙发。”


 


“恶魔干的。”两人异口同声地回答。意识到这个状况的但丁贼贼地笑了笑。他向尼禄投去的那个眼神让蕾蒂怀疑他们给出的回答到底是真是假,那看起来就好像这俩人在交换什么只有他们自己才懂的笑话。


 


“翠西,你说说这两个家伙能相信不?……翠西?”蕾蒂意识到她的金发朋友没有回应她,于是她朝门的方向回过了头。另一名女猎人似乎正若有所思。


 


嘴角弯起一道微笑,金发女子朝着办公桌三人的方向走来,她的嘴唇微微颤抖,似乎正在竭力压抑想要大笑的冲动。翠西走到尼禄的面前停下,稍稍倾身向前,微笑化作了露齿而笑。


 


“小家伙,干得漂亮。”翠西的目光明显地从尼禄身上转向但丁,然后又从但丁那儿转回到尼禄身上,她顽皮地眨了眨眼,“蕾蒂,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他们了。”


 


人类女猎人的脸上皱起了迷惑不解的表情,纳闷翠西到底所言何意,而尼禄看起来似乎也正在好奇同一件事。不过很快的,年轻的猎人突然涨红了脸,红得几乎可以与但丁所穿牛仔裤的颜色有的一比。


 


“但是……我……你怎么……噢老天,不会吧……”尼禄弯背弓身,将他发烫的脸颊掩入双手之中,但丁与翠西却大声爆笑起来。状况外的蕾蒂依旧不解地盯着他,纳闷身边这群人到底出了什么毛病。


 


她在翠西突然抓住她手臂时吓了一跳,金发女猎人拉着她往回朝事务所大门方向走去。蕾蒂费力想停住脚步,在没得到答案前她拒绝就这么离开。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果你们不想统统被我打成蜂窝的话,不管谁都行,最好给我马上解释清楚!”


 


“好吧,是这样的……当两个恶——”但丁才开了个头的不正经解说立刻被尼禄用以鬼手紧紧捂住他嘴巴的方式打断,而男孩的脸庞依旧被他人类的手掌遮掩着。


 


“你再敢多说一个字我就割断你的声带!……还有其他某些部位!”年轻猎人半被闷住的声音忿忿地说道。


 


但丁挣扎着将恶魔之手从他脸上拉离出一道足够能让他呼吸的缝儿,“好吧,小鬼,那我就不告诉她们我们已经——……”


 


尼禄怒哼一声,立刻再次用他的鬼手牢牢捂紧自家伴侣的嘴,禁止对方把蕾蒂想要的答案透露给她。不过他还是无法抬起他烧得绯红的脸庞,这让但丁不顾抓得他发疼的鬼手,几乎歇斯底里地大笑起来。


 


直到但丁的大笑变成气喘吁吁、急需氧气的大喘气时,尼禄才放开了他。少年坐直身子,清了清嗓子,努力找回往常的镇静。


 


而蕾蒂也似乎终于放弃了想要一个正经回答的执着,她举起双手,朝着站在大门口的翠西走去,一边喃喃自语着类似‘一帮混蛋’、‘脑子有病的半魔’之类的话。


 


“这样吧,但丁,这个任务我们接了,不过你要明白,只此一回下不为例。祝你们玩开心!”翠西跟着蕾蒂迈出步子,她抓住人类女猎人的上臂,导着她一起回到外面更广阔的世界。


 


蕾蒂开始抗议,但毕竟拗不过翠西的恶魔力量,DMC事务所的大门在两个女猎人的身后牢牢关上。


 


尼禄立刻从办公桌上跳了下来,绕到但丁跟前,用一根人类手指狠狠戳着年长男人的胸口,“混蛋,你搞什么鬼!”


 


但丁举起双手、佯装投降,很显然,他那个想要保持平静表情的企图失败得很严重,“嘿,小鬼,拜托,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告诉她?我怎么会对我可爱的对象做这种事呢,我是这种人吗?”


 


击中年长男人鼻梁的力道是如此巨大,大到直接将但丁的上半身打倒在办公桌的桌面上。尼禄迅速退开一步,避开了但丁往后倒去时乱蹬的双腿。


 


“让我想想……嗯,是的,你就是这种人!还有,不许小看我,你个混蛋!”


 


闷哼一声,但丁坐起身,捏住鼻梁,试图止住如注血流的同时,他将碎掉的骨头摁回原位。就位的骨头发出了清脆的响声,血流立刻停止并干涸,很快,除了但丁鼻子和上唇周围的一些红印子,他的脸上几乎没剩受伤的痕迹。


 


“啐,我知道我的治愈能力非凡,但这不代表我很乐意当你的沙袋。再说了,翠西她已经知道这事,算算她们离开也有一分钟多,我敢说蕾蒂这会儿应该也知道了。”


 


“那你告诉我,翠西她是怎么知道的?”尼禄会如此生气是因为他感到十分尴尬,被人发现的难堪,与他对整个状况感到的迷惘犹疑混合在了一起。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所以他只能将这些情绪发泄在离他身边最近的目标——但丁的身上。


 


“小鬼,是个恶魔都能知道。你可能注意不到,但如今我们拥有一模一样的气味。”


 


“我们什么?!”尼禄大叫,一拳头砸在桌上,震飞了半空的披萨盒。他终于渐渐明白了他无意中把自己卷入了什么样的状况:不仅他内心的恶魔将会永远想要和但丁的恶魔在一起,而且每一个其他恶魔都能发现这件事。


 


更不要提,但丁告诉过他,这羁绊是永久性的。


 


“你让这事听上去好像很糟似的。我只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来彻底爱上我。”拿起一块冷披萨并咬下一大口,但丁总结道,意图终结这场争论。


 


但尼禄并不肯就此作罢。


 


“我认为这永远不可能发生,因为你实在太混蛋了。”


 


但丁佯作受伤状,用没拿着披萨的那只手抹去了不存在的眼泪,“媳妇儿,你真让我伤心,不过你总有一天会爱上我的——他们都这样。”


 


尼禄握紧了恶魔之手,不过出乎但丁意料的,少年并没有立刻对他暴力相向,“不、许、那、样、叫、我!我会杀了……等等,‘他们’?他妈的‘他们’是谁?!”


 


“啊哈!看吧,你吃醋了!你喜欢我,你根本很喜欢我。”嚣张地大笑,但丁伸手,愉快地捏了捏尼禄的鼻子,完全无视他因为愤怒几乎发抖的状态。


 


这一次,年长的猎人轻易就避开了朝他挥来的拳头,一边还继续狂笑。尼禄恼怒至极,但却没有继续挥拳。


 


“懒得理你!我走了!不一定会回来。”不再管但丁,尼禄转身,跺脚朝门口走去,只有在检查『湛蓝玫瑰』是否收好于腿边枪套中时才停顿了片刻。


 


“一会儿见,小鬼。”咬着一嘴的披萨,但丁咕哝道。他说他给尼禄一个星期的时间来爱上他,不过他只能给他年轻的伴侣两个小时,最多两个小时,来回到他的身边。


 


===============


 


一个小时后,已被虐待得很凄惨的DMC大门再一次被猛踹开,门外站着看起来很愤怒的尼禄。


 


但丁坐回了他在办公桌后的位子,检查他的魔武器收藏。他擦拭着阿耆尼与楼陀罗的刀柄,在它们开始悉悉索索相互交谈时,他低吼了一句‘都他妈给我闭嘴’。他听到大门被打开,于是他将双刃搁置一旁,向后倒入椅子中,抬起双手抱于脑后。


 


“你他妈的对我做了什么?!”少年听起来仍旧十分愤怒,或者该说比之前更恼怒。


 


“唔唔唔?你在说什么,媳…小鬼?”其实但丁完全知道尼禄在说什么——毕竟,他自己都不得不依靠擦拭武器来分散注意力。


 


不过他想听尼禄自己说出来。


 


嫌恶地叹了口气,尼禄走到办公桌前,双手撑住桌沿,“打从你从我的视线中消失的那刻起,我脑子里就只剩下‘必须回到这里来’这一个念头。我才不需要你!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站起身,但丁绕过桌子走到尼禄身旁,伸手握住尼禄的腰,轻而易举地将少年半魔转了个身,并将他抱到木质桌面上坐好。少年刚想开口抗议被这样对待,但是但丁抬手阻止了他。


 


“这种状况会持续很久哦。你只是需要时间来习惯你想要这个我的事实。”但丁朝他抛着眉眼,摆出个时尚模特般的姿势搔首弄姿,这让尼禄更恼怒地低吼。


 


“你就他妈是个傻缺。”


 


“但你就爱这口。”


 


邪邪坏笑,但丁倾身,快速亲吻了一下尼禄下弯的嘴唇。伸手弄乱他年轻伴侣的头发后,年长的猎人立刻退后一步,避开那一脚直接踢向他裆部的飞腿。


 


“鬼才喜欢你!我说认真的,你就没有办法停止这事吗?”怒意渐渐从尼禄的声音中退去,他的声调转为一种更似撒娇的语气。这让但丁很想再次弄乱他的头发,真像个孩子。


 


“就是没办法啊。不过宝贝,你忘了最重要的一点。”但丁轻轻将手放在尼禄的大腿上,见到少年因为他对他的爱称而皱起眉,不禁窃笑。


 


“是什么?”


 


“这是双向的。”


 


再次倾身,但丁亲吻起尼禄下颌的线条,感受着少年贴着他身体发颤——这是他从尼禄走入大门的那一刻起脑中唯一想做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他那些魔武器会被擦拭得毫无瑕疵的干净,当然他的魔武们很欢迎这种分散注意力的方法。


 


他心里那只已哀怨了很久的恶魔,此刻终于像一只开心得呼噜呼噜低鸣的猫儿一般发出惬意的声音。很自然的,他的双手开始游移于尼禄大腿的内侧,想要少年顺从自己。


 


即使少年拉开了与他的脸之间的距离,他也没有停止手上的行动。


 


“哈,你想念我了!”


 


但丁对少年的嘲笑耸了耸肩——他说的是事实。说到底,结成伴侣这整件事并不容易。


 


“然而是你先放弃并回到了这里,所以是我赢了。”


 


尼禄冷哼,“那又怎样,才是那个急不可耐动手动脚的人,所以还是赢了。”


 


少年徒劳无益地拍打但丁的手,那双手与他半觉醒的分身之间的距离已十分危险。


 


“但你完全没有想要阻止我的意思。看来我是对的——你确实喜欢我。”为了证明这一点,但丁覆住尼禄的禁区,稍稍用力,便如愿以偿地听到少年唇间泄出一丝微弱的呻吟。


 


“干你!”尼禄嘶吼,将自己修长的双腿缠住年长猎人的腰。


 


“说反了,媳妇儿,是干才对。不过不是在我桌上——我还挺需要这张桌子的。”


 


双手滑至尼禄的大腿底下,但丁轻松地抱起少年,却立刻脸上被反手扇了一记。


 


“混蛋,我自己能走!”被放下的瞬间,尼禄立刻直奔楼梯,要么是刻意无视、要么是完全没有注意到但丁盯着他屁股看的火热视线。


 


少年注意到他并没有被跟随,于是他转头看向还呆在当地的但丁,“怎么?你到底还想不想上来了?”


 


但丁笑着走向等待他的尼禄。这孩子不仅好看,还非常好玩……更不用说十分好操。


 


但丁下注赌尼禄将在一个星期完结前爱上他,但正如他自己所说……


 


这事是双向的。




 


-全文完-






啊,真不敢相信就这么完结了……


明明英文就只有三章嘛,中文却翻了近三万三千字,并历时了半年……


个人超喜欢这篇文对两个主角的性格把握与互动描写,炸毛奶油可爱的要死,又苏又贱又欠的丁叔简直没谁啦~~


啊啊啊,真是很舍不得完结这篇文啊,不过完结了我终于可以开新坑了,嗯哼




最后,感谢所有一路阅读到最后的读者(鞠躬)

评论

热度(43)

  1. 蓝瓶蓝酱Castle Oblivi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