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瓶蓝酱

犬夜叉,银魂,黑塔利亚,全职高手,死神,滑头鬼之孙,叛逆的鲁路修

【苏中】你的名字

夭寿啦王耀死活要娶我!:

*本家“消失的国家还能回来溜达”的设定,私设有
*苏露异体,红色时期两者共存设定
*露中友情向,伊万比2B铅笔还直
*私以为在表示真正的国家而不是意识体时无需带分割线
*与日本的电影毫无关系!毫无关系!毫无关系!



伊利亚站在会议室门口的时候,突然有些手抖。


面前的大门虚掩着,可他没有开启的勇气。


他其实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他明明已经消失了二十多年,却仍能回来,见一见思念了许久的人,已经是幸福得让他眼晕的事情了。


联合国会场比原来要大气也要辉煌地多,他进来的时候特地抬头看了看门前飘扬的旗帜,五星红旗和蓝白红三色旗高高挂着,可惜没有了自己的镰刀与锤子。


当他看见那个邋里邋遢的男人看完他的小孙子回来后高兴的样子,他就心痒痒,埋葬了二十多年的感情喷薄欲出,让他根本抑制不住。


“嘿,小伙子,想去就去嘛。”凯撒把手放在伊利亚的肩膀上,眉飞色舞:“我知道你想去见塞里斯,你的想法都写在脸上了。”


伊利亚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皱了下眉。


真的有那么明显吗?


反正不管是不是明显,他都已经被昔日的地中海霸主坑上了贼船,如今跳下去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更何况他根本不想跳。


于是他就来了。





当他出现在伊万面前时,后者吓了一跳。


伊利亚看着这个继承者,与自己如出一辙的面孔上带着淡淡的惊讶,夹杂着复杂的欣喜。


“伊利亚…?”


“是我。”他点点头,上去给了男人一个拥抱。


还记得那些个遥远却清晰的记忆,自己刚诞生于伊万家里时,他也是这个表情。


“你…怎么可以回来?不…我的意思是,你怎么做到的?”伊万向来带着微笑的波澜不惊的脸上,头一次出现了这么多的表情,让伊利亚很想笑。


“凯撒——也就是古/罗/马,他去看自己孙子了。”


“然后你也就?”


“我想回来看看小耀。”


伊万沉默。“你们真的能相处得愉快吗?”


“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不只因为这个,也因为凯撒说,我不能告诉小耀我的身份——就像他是在意/大/利睡着的时候去看他的。”


“你是要打扮成我的样子?”伊万伸手指了指伊利亚的胸口,又指了指自己。“你能保证他不会发现吗?”


“只是一天而已。而且这种事情谁会想象得到呢?”


于是他换上伊万的西装,围上那条米色长围巾。


可是瞳色?伊利亚有些发愁了。总不能说自己熬夜熬久了吧?


伊万扔给他一个小盒子。


“美瞳,戴上。”





这天正好有国际会议,伊万有些担心伊利亚是否能应付得过来。


“放心吧小伙子,这些我还是可以做到的。”伊利亚拍拍对方的肩膀,“回来我会把经过都详细告诉你。”


他转身走到门口,提上公文包,“那么回见?”


“回见。一路小心。”


然后就是现在的情况。


伊利亚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因为换装的缘故自己已经迟到,站在门口能很清晰地听到里面的美利坚小伙子咋咋呼呼的声音,而那个温润的东方人一定是微笑着听着,说不定思绪早就飘到自家午饭上去了。


他把手按在门上,微微使劲。


里面的人影逐渐清晰,看着那些或敌或友的面孔,伊利亚突然有些伤感。


阿尔弗雷德站在台上对着他大喊:“北极熊你今天竟然比王耀来得还晚!”弗朗西斯一如既往地朝漂亮的女意识体飞吻,亚瑟端着一杯红茶坐得笔直,本田菊拿着笔记本朝他这边望了一眼,而王耀正盯着他愣神。


还没从小笼包的想象中出来吗?


伊利亚萌生出一种想摸摸自己的脸的冲动。他应该长得不像包子吧?


王耀像是刚回过神一样冲伊利亚笑了笑,站起身来走过去拽住他的围巾。“伊纳,你怎么才来啊?”


听到这个久违的称呼,伊利亚鼻头一酸。自从他们冷战之后,王耀再见他都是疏离地称呼“布拉金斯基先生”,而那个在血与战火中产生的,两人彼此之间最亲近的称呼,也随着成为碎片的契约被历史的狂风吹散。


伊利亚几乎要伸手拥抱他了,但还好他还记得现在自己可是“伊万”。


他吸吸鼻子,有些嫉妒那个现在坐在家里的男人。


伊利亚只是任由王耀拉着他坐到座位上,在王耀松手后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摩挲王耀握过的围巾的一角,像是在把玩珍宝,又像是在抚摸恋人的发梢。


阿尔弗雷德“嗤”了一声,嘲讽到:“王耀,你表现你们感情好的方法真是越来越层出不穷了。”


王耀挑眉,不置一词。


伊利亚偷偷瞄了一眼王耀的侧脸,岁月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痕迹,反而使他看起来健康了不少,琥珀色的眸子像是香甜的蜂蜜,又像是被酿成酒的阳光一般醉人。


感情好?


他不知怎么的并不想让这个词出现在王耀和伊万之间,但如今两人的感情的确好得没话说。


一整场会议伊利亚没听进去一个字,因为王耀伏在他耳边说:“伊纳,别听那胖子瞎说了,我们来唠嗑吧。”


于是伊利亚便高兴地丢下象征性握在手中的笔和会议记录本,开始跟王耀咬耳朵。


也幸亏王耀说的都是他家里的趣事,能让伊利亚不至于因为不清楚当今局势暴露身份,而今天的会议并没有重要的议题——如果有,那也是对讲台上那个滔滔不绝讲述外星人的年轻人来说。


“伊纳…”王耀垂下眸子,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看得伊利亚心痒痒。


“我在。怎么了小耀?”


“你会一直陪着我吗?”王耀微微抬眼,记忆里那个瘦弱却倔强的男子再一次对他露出了带着祈求的脆弱眼神,伊利亚心底一颤,刹那间想要点头。


但他不能。


他是“伊万”,王耀问的是“伊万”,神态是给“伊万”看的,而回答也要“伊万”来才可以。


于是他说:“俄/罗/斯会永远是中/国的朋友。”


王耀不满地撇撇嘴。“我才不需要听这种话,上司说得多了。我问的是你,伊纳,我想听你回答,而不是‘俄/罗/斯’。”


“我会的。”伊利亚一字一顿地说,他的眸子一瞬间亮得吓人。“我会永远陪着你。”即使不是在你身边。


不是“伊万”,也不是“俄/罗/斯”,更不是“苏/联”。


而是“伊利亚”。


王耀愣了一下,随即开心地笑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这样说的。”


伊利亚心里泛起了奇怪的感觉,他很开心,又很难过。


你看啊伊利亚,你不在他也一样可以过得很好,甚至更好。


他也不是没有你就不行啊,他身边还有伊万,那个能陪着他的人。


可是我见过他哭泣的样子,见过他崩溃的样子,见过他脸上带血还咬牙切齿的样子,见过他缩在角落里安睡的样子。伊利亚对自己说。我们的鲜血曾融在一起过,我们的子弹曾同一时间飞出枪膛,我们的国旗是一样的红色。


你是不同的,伊利亚,你是不同的。


伊利亚笑了,笑着笑着,突然想哭。





会议不出所料的什么结果都没有,由于是阿尔弗雷德的主场,他提出请大家吃饭,被众人拒绝了。


“我可不想把午饭浪费在一堆油腻腻的汉堡上。”王耀如是说,众人表示同意。


“汉堡怎么了?汉堡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你说对吧,本田?”


面无表情的男子平静地回答:“在下会妥善处理的。”


都是老样子。伊利亚想,但有什么似乎已经改变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他对上王耀的眸子,冲他笑了笑。


“伊纳?”王耀开口。“我们不如去玩一圈?好不容易来趟美国,平时我都快累疯了。”


伊利亚不可能拒绝,这久违的相处时光太宝贵了,下一次再见还不知会到什么时候。


“好。”


“那我们去…迪士尼?”


“嗯。”





伊利亚站在迪士尼门前,觉得自己来就是个错误。


人那么多,都是让他讨厌的美国佬。可是身边的人兴致勃勃,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阿尔弗雷德的坏话。


“伊纳,我们进去吧?”王耀已经换下西装,穿着一身运动衣,而伊利亚并没有带其他衣服,于是两个人的衣着形成的鲜明对比一时间吸引了不少目光。


“小耀,你要玩什么?”伊利亚叹口气快步跟上,他的围巾被王耀抢走叠起来放在公文包里了,理由是这时候围围巾就像是傻瓜,现在那个可怜的包鼓起一大块,看起来十分怪异。伊利亚默默把鼓起的地方朝向自己,但在腿上一蹭一蹭的实在是太影响走路姿势了。


跑到前面的王耀回头看了一眼,正好对上伊利亚觉得不舒服而有些委屈的眼神,“噗哧”一声笑了出声。


他折回去走到伊利亚面前,伸出手:“围巾给我吧。”


“小耀?”


“我放在背包里,走的时候再给你。”


伊利亚取出围巾交给王耀,看他把围巾塞进背包,又把背包甩给自己,再蹦哒到前面去。


他赶上王耀,轻声询问:“为什么刚刚非要让我放在公文包里?”


王耀看他一眼,吐了吐舌头。


他多久没看见王耀露出那种表情了呢?伊利亚愣在原地,看着王耀的身影远去,人群熙熙攘攘把他朝相反的方向推,就像当年波涛汹涌的历史潮流。


他回过神来,王耀已经不见了,瞬间心底慌乱得无以复加。


记忆猛地回到二十多年前的雪地里,他撑着枪一步一步走出城镇,他不想死在有人的地方,这是他给自己留的最后一点尊严。


他摇摇晃晃,跌跌撞撞,摔了很多跤,就像瑟瑟风中一根枯黄的稻草,又像巨浪间的一只孤舟。


他伸出手,已经没有人能让他抓住了。


伊利亚的眸子猛地一缩,他被人绊了一跤,正不受控制地向后倒去。


“伊纳。”


一双手拉住了他的右手,王耀焦急的脸在人群里一下子鲜活起来,伊利亚稳住身形,深呼吸几口把那些记忆赶出去。


“你怎么这么慢啊?”王耀仰着头不满地说,“你知不知道找不到你我有多着急?”


伊利亚看着他的眼睛,那里面是纯粹的不夹杂利益和敷衍的担忧。


他抬起手,在这一天里第一次遵从了自己的本心。


被按在怀里的王耀有些发懵,他眨眨眼,抬手拍了拍伊利亚的后背。“还好…我没有再次把你弄丢。”


“什么?”伊利亚没听清后面那半句话。


“不,没什么,说你走路慢而已。”王耀退出他的怀抱,重新拉着他的手说:“走吧,这样就不会走丢了。”


伊利亚被王耀拉着穿过人群,路过一个又一个游乐设施,王耀的马尾在身后一甩一甩,好像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一切还是刚开始的样子。


伊利亚微微笑起来,悄悄握紧了王耀的手。


“伊纳,我们来坐过山车吧!”王耀在一个巨大的拐得乱七八糟的轨道前停下,兴高采烈地去买票。伊利亚听着耳边游客的尖叫,心里也起了兴致。


到他们时,伊利亚跟着王耀上了过山车,做好一切安全措施王耀开始吃刚刚买的爆米花,还怂恿伊利亚一起。


伊利亚摆摆手表示自己不喜欢吃甜的。


过山车开始动了,王耀把爆米花封好口拿在手上,另一只手拽着伊利亚的袖子,眼睛一亮一亮的,很开心的样子。


周围人的尖叫声此起彼伏,王耀觉得有趣也吼了几嗓子,他转过头来问伊利亚:“伊纳,你不喊吗?”


“为什么要喊?”伊利亚一头雾水。


“因为好玩啊。”王耀转回去,酝酿了几秒钟大吼了一声:“阿尔弗雷德是世界上最大的白痴!!!”


伊利亚“噗”地笑出声,也跟着吼了一句。


另一边,拉着本田菊和亚瑟逛公园的阿尔弗雷德一脸懵逼,问:“你们刚刚有没有听见有人在喊hero的名字?”


本田菊摇摇头:“大概喊的是别人吧。”


亚瑟看他一眼,不置可否。


下了过山车,王耀跑去买了两个冰激凌,递给伊利亚一个。“我问有没有向日葵味的,那个小贩像看白痴那样看了我一眼。所以我只好买原味的了。”


“没事。原味很好吃。”伊利亚咬下一大口,甜甜的冰激凌在口中化开,凉得让刚刚的热意消失得无影无踪。


王耀看他一眼,抓着他的领带让他低下头,用手指抹掉伊利亚嘴边的一点冰激凌,捻了捻,随手蹭到了伊利亚衣角上。


伊利亚无语地望着他,王耀无辜地看回去。


算了,他开心就好。伊利亚扶额,问:“那么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去哪里?”王耀皱着眉头思索了一阵子,“不如我们去坐摩天轮吧?”


“摩天轮?好啊。”伊利亚努力装作自己什么都懂的样子,亦步亦趋地跟在王耀身后。


王耀走着走着停下来了,他望着伊利亚的眼睛说:“传说一起坐摩天轮的情侣在转到最高处是接吻就会永远在一起。”


伊利亚的心颤了颤。


王耀又“噗”的笑了,“瞧你紧张的,开个玩笑而已,你也真信啊?”


伊利亚也笑笑。


王耀又要跑去买票,伊利亚拦住他,说:“这次还是我来吧。”


王耀不可置信地看了他一眼:“你现在学会带美元出门了?”


伊利亚噎了一下,把手收了回来。


看着王耀的背影,伊利亚摸着鼻子想:原来伊万那家伙也没有带美元的习惯,这可不行,至少到美国来是要带一些的。在他还存在的时代,因为两国不和,伊利亚甚至故意拒绝美元,他宁可不买东西也绝对不会把那几张纸放在口袋里,他觉得那是对他身份的侮辱。


可现在不同与往日,至少在出门的时候不能总让王耀花钱。伊利亚暗自记下,打算回去好好教育伊万。


迪士尼的摩天轮很漂亮,又是一个公园的最高点,王耀趴在玻璃上朝外望,一边感叹阿尔弗雷德家里的游乐设施建设得挺好,一边吃剩下没吃完的爆米花。


伊利亚还在想着王耀的那句话。永远在一起?还是别想了,至少在他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啊,伊纳!”王耀叫了起来,“你看那是不是阿尔弗雷德?”


伊利亚过去和王耀趴在一处,可惜摩天轮已经转过了很远,王耀手指的地方已经不是他看见阿尔弗雷德的地方了。


“大概是吧。他出现在这里很正常。”伊利亚微微抬头,王耀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瞳孔里的人有着铂金色的头发和紫色的双眼,穿着的西装早已在游玩的时候被弄得皱皱巴巴,身后是湛蓝是天空和柔软的云朵,有轻柔的风吹过树梢荡漾起的波澜,仿佛全世界都存于王耀的这一双眼里。


不,仿佛那双眼里的人,就是王耀的整个世界。


伊利亚觉得自己看见了王耀复杂的内心,以及那一汪琥珀金里不可言说的哀伤与爱恋。


是什么让这个人露出这样的神情呢?


他几乎要以为那些感情都是给“伊利亚”这个人的了。


王耀一点一点闭上眼,伊利亚一点一点俯下身。


上帝呀,不管这是不是摩天轮的最高点,让我亲一下他吧,只是触碰也好。


“哈哈哈哈亚瑟,我们去坐摩天轮吧!”


熟悉的声音让伊利亚一惊,猛地直起身来,而王耀也一瞬间睁大双眼,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把头扭向一边。


伊利亚暗暗咒骂那该死的ky总是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又暗自庆幸自己没有真的亲下去,毕竟他现在用的可是伊万的身份。


气氛就这样一直尴尬着,王耀重新把脸贴回玻璃上,伊利亚站在他身边看着他柔软的黑发垂在肩头,游乐设施上的霓虹灯把他的眸子照得一明一暗,朦胧而忧愁。


我该怎么做?伊利亚问自己。我不知道,但我能感觉到距离我离开这里不远了。


他紧握的拳头终于放松,像是释然了什么一般呼出一口气,在摩天轮停下的一刻拉起王耀的手走了出去。


他们并没看见阿尔弗雷德的影子,大概是去别处玩了吧。


天色已经微微发暗,游客依然很多。王耀挥手跟伊利亚道别,往前走了一段距离,突然回过头冲着伊利亚的方向喊了一声:“伊纳!”


对着王耀背影发呆的伊利亚猛地回神,冲他挥了挥手表示听见了。随后他看见王耀对他做了一个口型,卷舌很多,而伊利亚并不擅长读唇语。


应该是“再见”的意思吧。卷舌多…大概用的是英语?


伊利亚笑着,回了一句“再见”。


再也不见。





伊利亚到家已是满身疲惫,伊万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手边是一瓶喝了一半的伏特加。


伊利亚踱过去喝掉剩下半瓶,开始给伊万复述上午的会议。


虽然他没听,但大致他还是知道的,无非就是一些不可能实现的英雄的构想。


伊万嗤笑一声,对阿尔弗雷德的做法表示不屑。


伊利亚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说下午去和王耀游玩的事,如果王耀今天的所作所为都是基于他是“伊万”这一前提下,那这件事情还是瞒着吧。


伊利亚想。他知道这很自私,但谁会把自己喜欢的人往别人怀里推呢?


但他还是忍不住感叹了一句:“你跟小耀的关系还真是好,他竟然把对我的昵称一直沿用到了你身上。”


伊万的眉头皱得死紧:“昵称?什么昵称?”


“ ‘伊纳’啊。”


伊万靠在沙发背上,怜悯地看了一眼伊利亚。“他从来没喊过我‘伊纳’。”


伊利亚的脑海瞬间一片空白,有什么似乎一闪而过,他妄图抓住最后一根稻草拯救一下自己,于是他不确定地问:“你现在出门会带美元吗?”


“不带啊。”伊万耸耸肩。


伊利亚松了口气。但伊万的下一句让他如同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


“但是去美国的话还是会带的,不然到那里再兑换很麻烦的。”


伊利亚猛地起身冲向洗手间,期间还绊倒了伊万放在地上的一瓶未拆开的酒。


“喂!你疯了?”伊万不满的叫喊在身后响起,但伊利亚没有心思去管这些,他满心都只有一个念头。


他撑在洗手池的两边对着镜子一遍遍模拟王耀临别时的口型,发现那不是英文,更不是中文,而是一句俄文。


“Илья, я люблю тебя.”





在那个艰难的岁月,王耀曾问过伊利亚。


“伊纳,你的名字用俄语怎么说?”


“Илья.”


“那‘我爱你’呢?”


“я люблю тебя.”

评论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