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瓶蓝酱

犬夜叉,银魂,黑塔利亚,全职高手,死神,滑头鬼之孙,叛逆的鲁路修

[新鬼泣/DMC/VDV/天使恶魔梗] 白纱

奈尔勒缇:

  ▲ 感谢黑洞太太授权的天使恶魔梗,这篇是刚刚被授权的时候有的想法,灵感皆来自于黑洞太太天使恶魔第一章的内容,剧情神似不是错觉,因为以上原因,该文的权益不属于我,属于黑洞太太,特此说明。
  也算是《黑纱》的前身,今天把这个陈年文放出来混更(闭嘴)


  维吉尔确实在找他茬,而且是三天两头的找茬。
  眼神狠辣,气息彪悍,整个人都透着“别来烦我”的但丁忽然想通这点的时候正站在街角喝可乐吃汉堡,大杯加冰和双层芝士的那种。以他为中心,等在街角过红绿灯的人群都齐刷刷离开但丁少说也有半米远,让他周围成了无人真空。不过青年可不在乎这些,按照他当初在人间养成的旧习惯,离上一餐已经过去六个小时,是时候填饱“抗议不停”的胃了。
  他大口吃下散发着热气和香味的可口食物,几个穿着性感的辣妹接连给他抛了好几个媚眼。青年没这个兴趣也没空理她们,尽管他特别想做点NC17的事情调解身心。
  所以说,到底是哪个滚蛋规定天上飞的不能和人类私混否则就要砍掉翅膀?比起挑战权威带来的后果更害怕战斗天使老妈的惯头重击,但丁忽然想到那个还在地狱最深处待着的便宜老爸——恶魔就没问题了是吗。
  提起恶魔,他眼前又浮现那个把银发梳理的光滑整齐,总是用一种掌控全场的自信微笑看着他的男人。
  但丁猛吸一口气,瞬间喝光了还剩一半的可乐,留下几个冰块在里面孤单作伴。他把饮料杯狠狠丢进垃圾桶,试图驱散总是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的可恶微笑。
  见鬼的维吉尔!去他的双胞胎哥哥!


  二十四小时前。


  但丁刚刚回到天上就又被委派了一个新任务,他要去尝试解救一个为人不怎么正派,男女不忌私生活混乱和不干好事的小人物的灵魂,只因为这家伙死前不知为何良心发现拯救了一个孩子。
  但丁看完这不知所云的任务告知,满脸茫然。这他妈的还有什么可以解救的,怎么解救?拿什么解救?拳头还是大剑?是揍扁他再好好洽谈还是像个该死的正牌天使一样张开翅膀散发光和热把对方照瞎双眼激动的跪下来痛哭流涕?
  “这是什么破烂任务?”
  真的不是拿来耍天使玩的吗?但丁感到不可思议,这家伙一生所有的事情列出的清单上看不到任何人性的闪光点反而作恶多端,除了死前。
  正好从但丁身边经过的伊娃给了他后脑勺一下,“放尊重点,但丁!”
  “哦……”伊娃的手劲不小。被打的一个趔趄的但丁差点没有站稳,他揉了揉被打倒的地方也只好乖乖干活。
  “我走了老妈。”
  “等等,”伊娃眼神疑惑,“你去做什么?”
  “拯救一个人渣的灵魂,虽然我觉得让他就这么被维吉尔带走也毫无问题。”
  “你应该叫维吉尔哥哥。”伊娃直翻白眼,她有时候真心想知道但丁是怎么长歪成这样的。然后她用手指点了点但丁身上的极为不羁的长风衣,脏兮兮的牛仔裤和永远都系不好带子的短靴,“穿成这样?”
  “对。”但丁自认毫无问题。
  “不行——你是天使,神的执行人,至少也要有个天使的模样,更何况你很可能会碰上维吉尔。”
  “……你是说为了一个从没见过的白胡子老头就要让我脱个精光,张开翅膀连内裤都不穿就在腰上围个透肉的白纱,跑去和需要被拯救的老色鬼的灵魂谈谈死后的人生?”
  “对。”伊娃也觉得毫无问题。“而且你本来就没穿内裤。”
 


  所以,这就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操圏蛋事情的前提。


  这种张开翅膀,风从裸圏露肌肤上吹抚的感觉让但丁很是不适,他不得不拽着那条轻薄的纱巾,除了短的恨不得露吊,还要操心顺滑如水的纱巾会不会从他腰间滑落。
  穿越天界和人间的缝隙时,但丁往一个教堂里瞄了一眼,壁画上的天使干脆就没穿衣服。
  很好,他安慰自己,如果维吉尔跑来嘲笑至少他还有条纱巾。


  他似烟雾,又似清晨的初阳,从缝隙来到人间。但丁从空中落下,他正站在一间病房里的阴影里,浑身上下都发着光。
  “WOW!!!你没出穿衣服!!”
  一个小孩子的声音惊呼,但丁回头看,是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的灵魂在和他说话,不远处的病床上正是男孩昏迷不醒的身体。
  “我这是街头行为艺术。”但丁糊弄男孩,他看了一圈没找到老色鬼的身体,看来是走错地方了。
  他煽动翅膀,掉落下的洁白羽毛还没等到落地就化为闪烁钻面一样的美丽光芒。
  “你是天使???酷毙了!!”小男孩盯着那双与但丁等高的羽翼,围着他呼啦啦连转了好几圈,“我能摸一摸吗!我想摸摸你的羽毛!”
  “不能。”但丁拒绝得干脆利落,他可不想被顺走两根,拔羽毛可是很疼的。
  “哦……”小男孩情绪低落起来,他像是才能明白过来,用一种害怕的语气问到,“你是天使是吧,那你出现在这里,是不是说……是不是说我……要死了。”
  “你只是灵魂脱离肉体而已,我可以把你塞回去。”但丁耸耸肩,塞回去而已,有什么难的。
  “真的吗?!还可以这么做?”男孩睁大眼睛,显然不可置信。
  “对,小鬼,我可是天使。”
  但丁往上提了提纱巾,再把翅膀往前伸点。以防自己在小孩子面前走光。
  “呃……那,那我还不想回去,我还想和你一起走。”
  “跟着我能做什么?”
  “你可是天使啊,你来这不就是为了引领人的灵魂上天堂嘛,我也想看看!!”
  “哦——这样啊,我的回答是……”
  男孩眼睛闪着光,亮得惊人。
  “不——行——”
  但丁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一把拉住小鬼的衣领,在小孩子惊恐的大叫蹬腿中完美达成了“塞回去”这一硬圏性圏条件。
  接下来这一步总让但丁想到被拔毛等着做成汤的鸟类,他利落拽了几根羽毛,实际上一根就够了,然后他把羽毛丢在男孩的身上,雪白的柔软羽毛化成白光融入男孩的身体不见了。
  “天使的祝福。”
  数秒后,这个即将被医生宣布成为植物人的男孩睁开了眼睛,但丁扫过床头卡,欧文·简,正是那个但丁要去面谈的男人从河水中救上来的孩子。


  是时候干活了。
  天使煽动翅膀。


  四十来岁,保养得宜,既没有秃头也没有啤酒肚满脸肥肉什么的,金色卷发。
  但丁到达病房的时候差点和这位被接引对象撞个正着,天使闪现的太快了,留下一道亮芒。他一手搭在后腰上,一手自然落下,两腿微微分开,背后双翼洁白如雪纯洁又神圣。
  “克里斯·奥斯丁,我是你的指引天使。”
 
  男人的灵魂也和那男孩一样脱离肉体,不同的是他快死了。癌症晚期,下水后体力不支溺水昏迷,送来医院才查出这事,已经引起器官衰竭,无药可医。
  奥斯丁的绿眼睛先是茫然。再变得闪闪发光,放射出不一样的光彩,他喃喃低语。
  “操,太他妈劲爆了。”
  “……什么?”
  天使以为自己听错了。
  然而男人又重复了一遍,“嘿宝贝!太劲爆了,你火辣的像一束红罂粟,棒极了!”


  “去你妈的。”但丁并不平静的给了他一个中指。他这才想起来自己正没穿内裤浮在空中俯视奥斯丁……操,但丁收回双翼,它们散成璀璨夺目的阳光消失在空气中。
  他赤着脚刚落到地面,男人又嘴皮子利索地耍起来,“Ooooooooh~性感小黑猫恼羞成怒了~”
  男人猥琐的嘿嘿笑起来,摸着下巴,眼睛直围着但丁打转。“如果天使都是你这样的我很乐意上天堂~”
  “不。”但丁双手抱在胸口,防止自己一时冲动把这灵魂打的鬼哭狼嚎,他想想伊娃,“你会被打到渣都不剩。而我,我只是来洽谈一下,看你够不够格。”
  “那是什么意思?”奥斯丁盘腿“坐”在床上(他实际上只是飘在自己的身体上方),伸手拍了拍旁边,招呼但丁。 “坐这儿来小黑猫。”
  “再说一句我就让你提前知道下地狱的滋味。”但丁继续站着,“就是说,你的人生正要迈入一个新阶段,去天堂还是下地狱都在于我对你的看法了。”
  “哦……死亡……”男人两眼放空了一会,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有个问题。”
  “说。”
  “地狱也有性感的小野猫吗?”
  这话问的十分真诚,真诚到但丁准备热热身,就把这傻蛋的鼻子打断。还没等他付诸行动,屋子里最阴暗的角落传来熟悉波动。空间扭曲着四下扩散,投射出幽幽蓝光,天使超绝的视力瞥到一身暗色正装恶魔身后浓稠沸腾的鲜红岩浆。
  “又是你……”
  怎么都逃不过维吉尔,但丁偷偷把纱巾打了个死结。
  “对,是我。”
  维吉尔轻轻嗤笑。
  “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天使的表情比较像吞了一吨炸药。
  “你今天看上去特别可爱。”维吉尔隐晦的在但丁腰间来回看了几圈,“自愿的?”
  但丁拖长尾音不耐烦地大声回答:“怎——么——可——能——”
  “那就是伊娃。”维吉尔也不认为自己倔强又自认为富有爷们气息的弟弟会传穿成这种“文艺”的模样。
  不过,恶魔目光流转,这样一副身形修长,肌肉匀称,活力又健美,穿了等于没穿的赤裸肉体摆在面前,真的很让恶魔分心。
  赏心悦目。维吉尔打了个九点九,另外零点一是因为天使没有干脆点脱光。不过,维吉尔沉思,这样半遮半掩更有独特风情也说不定。而且以后像超短热裤,丁字裤,项圈,紧身皮裤马鞭制服什么的……
  “你他妈在那想什么呢?!”
  但丁浑身一颤,又胯下一凉,他能感知危险的直觉预警已经响了好几下了。
  “嗯?”这声疑问被恶魔用低沉的鼻音哼出来,性感极了,配上维吉尔半垂的烟灰蓝眼眸简直可以迷倒大片怀春少女。可惜里面不包括天使。“只是一些有益于身心的事情而已。”
  “喂我说,”一直没空插话的奥斯丁忍不住爆出一句,“你们两是一对是吧?”
  但丁炸了膛,他如果是只猫咪背后的毛估计全都竖起来了。愤怒指着维吉尔,“睁开你的狗眼!我可不喜欢这个假正经的家伙!”
  “听起来你两很需要来一炮啊,一炮泯恩仇——”奥斯丁偷偷瞄了眼新出现的银发青年,“根本就是单方面闹别扭。”
  “闭嘴!他可是恶魔!”但丁猛然张开翅膀,圣光像融化冰雪一样迅速驱散一直围着但丁打转的地狱火焰。在突然绽放的圣洁光芒映照下,奥斯丁总算看清楚银发的背后厚重的阴影不是因为光线或者别的什么原因,而是那些残缺痛苦的灵魂挤压堆叠相互撕咬,在维吉尔的影子里形成一个诡秘空间。
  奥斯丁把屁股往但丁那挪了挪。
这个动作同时愉悦了恶魔和天使,前者嘲讽微笑,后者则炫耀般走到维吉尔面前,几乎和恶魔脸贴脸。
  “看来你是白跑一趟,这没你什么事了。”但丁的手指不停戳上兄长的胸口,越来越用力。
  “真的,我可不觉得?”
  维吉尔一把握住但丁放肆的手指头,他蓝眼睛里泻了一片星光,亮的可以闪昏但丁的头脑。
  见鬼,我居然觉得没人比这恶魔还漂亮。
  “……贴这么近干嘛。”倒打一耙的但丁不自在后仰,或许是觉得这动作让他像是在示弱,但丁又挺直身体。两人视线交缠,蹦出火花,气氛压抑到快要凝固。
  奥斯丁很不怕再死一次地吹了个口哨,“YOOOOOOO~宝贝们,其实我们可以3P!当然,性感小野猫还是归你!银发老兄!”两道凌厉似刀割的视线同时甩过来,把奥斯丁还想来一句的“爽到上天”噎了回去。
  “他是你的了。”
  “他是地狱的了。”
  同时开口,天使与恶魔默契决定了这位过于“不拘小节天性豪放”的黑道老大接下来在哪里度过死后的日子。
  维吉尔挥挥手,优雅狭长的阎魔刀破开裂隙,还来不及抗议抗议的奥斯丁装填货物一般被潮涌的恶灵席卷着落入地狱。
  “你今天穿成这样真的十分美味,顺便我拍照留念了。”
  银发恶魔轻笑,在天使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吻上弟弟的耳垂化作一阵灰蓝薄雾穿过裂隙不见了。
  恶魔诱惑至极的低笑还回荡在耳畔,天使一边耳垂发着烫一边气到跳脚。
  “别让我抓到你维吉尔!!!”
  他气愤了好一会,随着恶魔带走奥斯丁的灵魂,早就无限接近死亡的空壳彻底沦为无用的组织。连接肉体的精密仪器发出永不停歇的尖利哀嚎,直到穿着工作服的医护人员冲进病房解除警报。
  他看着他们毫无意义徒劳努力着,竭尽全力拯救,然而没有灵魂的肉体只会被放进棺材里,最终和泥土融为一体在地下独自腐朽,为土地滋养新的生命。
  没有生灵可以逃脱死亡,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无数偶然造成的最终结局,但偶然,天使脚尖点地,又何尝不是一种命定的必然呢?
  他和恶魔一样,在阳光和空气从大开的窗户涌入前,化为白芒。


  天使离开了人间。
 
 

评论

热度(40)

  1. 蓝瓶蓝酱奈尔勒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