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瓶蓝酱

犬夜叉,银魂,黑塔利亚,全职高手,死神,滑头鬼之孙,叛逆的鲁路修

【主中露/金钱】嫉妒 (国象设定,短篇,R18)

如遇:

  赤棋国的清晨阳光明媚,但是侍女们一脸苦相的站在紧闭的国王和王后的卧室门口发愁。


  闻询赶来的大总管看到她们便问:“国王陛下和王后陛下都还没起床吗?”


  “回大总管,还没有,需要敲门叫醒陛下他们吗?”


  大总管静了静,目光晦暗,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转身离开寝宫卧室大门,一边说道。


  “下去吧,不用叫醒。”


  若是往日自律的皇后陛下自己都没有起来的话,被他护着国王陛下大概也叫不起来吧。


  


  卧室内一片昏暗,只有稍远处的大大的落地窗因为窗帘没有拉好的缘故让灿烂的阳光泄了进来。


  大床上交颈而眠的两个人中,国王先动了动。


  “耀……”他嗓音带着未消睡意,声音沙哑,伸手去抱旁边的人,“耀,本hero腰好酸啊。”


  听出了他话语里的撒娇味道,王后轻笑了一声,懒洋洋的环着他,“昨晚我说了你今天还有政务要处理,谁一个劲儿用腿缠着我的腰说还要的?声音都喊哑了。”


  话音落了一阵儿,没有立刻被国王用往常那般羞恼语气反驳让王后有些惊讶,就听到国王有些含糊的声音在空气里响起。


  “亚瑟他,喜欢你……”


  王后陛下一怔,反应过来昨晚国王的热情是嫉妒的变相宣泄后笑弯了眼睛,“阿尔弗,我是你的王后,你是我的国王,这是上天定的。”


  说罢亲了亲国王的面颊。


  这算什么回答?


  国王心里抱怨,可是王后的那句“上天定的”让他心里一甜,神色好看了些,眉目又舒展开来。


  王后看他被自己安抚好了,摸了摸他那头金发,语气宠溺,“今天的政务我替你处理了,多休息一会儿。”


  国王应了一声,支起身子去看他穿衣服。王后穿衣服的样子很优雅,绣着暗红色凤纹的宫装衬得他身段极好,若不是盛大场合,他一般是不会描眉梳妆点唇的,不过相比盛装时候的锋芒和凌人气势,他更喜欢他长发垂腰不施粉黛的样子。


    皇后光裸的背影终于被宫装完全覆盖,国王心里有些遗憾,他的王后总是能轻易挑起人的情/欲。


  相比穿衣服,王后还是脱衣服的时候最好看。


  把繁琐的宫装由自己亲手一件件脱下,国王总觉得自己像是在拆心仪礼物的孩子,衣服下温热的奶白色肌肤是他应得的奖赏,让他灵魂都愉悦得战栗。


  这是他的王后。


  他从不觉有人能穿好大红色,直到他在大婚那天看见了他的王后。


  乌黑的发,白皙的脸,花瓣般柔嫩的唇,被那一身大红色衬得极富冲击力。那双有几分清冷味道的凤眸的眼尾微微挑起,看着他,无端端勾人。


  在一片朦胧烛光中冲他微微一笑,安神的香薰让他有些恍惚,他向他伸出了手。


  “过来,我的小国王。”


  刚刚成年的十九岁少年有几分不快,王后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对想有一番大作为能够青史留名的年轻气盛的国王而言是一种无情羞辱。在赤棋,相比于换得极快的国王,一直巍峨不倒,总是能 力挽狂澜又美艳绝伦的皇后才是子民心中真正的守护者。


  阿尔弗雷德甚至怀疑,王后若是兴起杀了国王,随便按个什么名头,赤棋国的国民们都会坦然接受,然后再请上天选出一个国王来。


  赤棋国就这么荒唐。


  王后见他不从,低低的笑了起来,“想要长大成人吧?”


  他有几分惊诧,想起王后阅人无数,被轻易看透心思也没什么好恼的,若是看不透,那就愧对了他活过的年头。


  “我教你罢。”


  王后他把他推上了大床,跪坐在他身体两边,吻上了他的唇。王后的唇柔软而甜蜜,让阿尔弗雷德想起来蜜糖的味道,唾液交换的那一刻,他甚至怀疑,皇后本身就是蜜糖做的。


(戳链接)


http://www.jianshu.com/p/71c5e9526b66


——————————————————————
国象系列
1.【国象】设定
2.【(国象)主金钱中露】嫉妒
3.【(国象续章)主耀法】渎神

评论

热度(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