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瓶蓝酱

犬夜叉,银魂,黑塔利亚,全职高手,死神,滑头鬼之孙,叛逆的鲁路修

【DMC】不给糖就捣蛋?

DMC24小时观察组:

*斯巴达一家日常
*万圣节快乐!
*短小

》》》

该死的万圣节!
尼禄把自己扔到沙发上,老旧弹簧发出惨叫的同时连沙发另外半侧的维吉尔都被震起来抖了三抖,本人却不为所动,慢悠悠地将书翻到下一页。
躺在椅子上的但丁连眼皮都没抬:“小鬼悠着点儿,抖坏了我老哥你赔不起的。”
尼禄没心情跟但丁抬杠,兴许是这个特殊日子的缘故,他的右手疼痛难忍。平时感知不到的恶魔力量都在这一天搭着伙地来,除非剁了这条手,否则根本没办法停止。也怪了,虽然力量波动这么大,事务所的电话却十分安静,别说知道暗号的,连个骚扰电话都没有。
大门也很安静,毕竟平常会来踹开或打开它的人都已经出去享受节日气氛了。蕾蒂原本就是个工作狂,除了猎杀恶魔其他的都提不起她的兴趣。但不巧的是她进门的时候正巧看见崔西换了一身黑色的紧身皮衣,戴着红色弧形角头饰扮成恶魔——是人们常识中的恶魔,她还需要装扮成恶魔吗——的样子。见蕾蒂来了,立即拿出了一套女巫的装扮。蕾蒂本来不打算接受,没想到但丁意外地上心——他就是希望蕾蒂能快些跟着崔西走,好好去享受节日气氛然后把要债的事情都忘掉。
现在但丁成功了,热闹的万圣节之夜,斯巴达家的三个崽在屋子里大眼瞪小眼,尼禄装作没看见挂在衣架上的吸血鬼斗篷。
“如果不舒服就出去要糖果、随便做些什么,开心以后就都会忘了。”
“为什么你老想撺掇我出去?蕾蒂就算了,我又不是你的债主。”尼禄不满地抗议,对面的但丁依旧没有睁开眼睛。门口突然传来嗒嗒的敲门声,听起来像是小孩子柔弱的指骨敲击木头发出的声音。但丁终于叹口气站了起来,维吉尔也放下了书。
“好吧,我们会告诉你为什么,呆在沙发上别动,看见什么都不要说话。”
尼禄疑惑地看着这对双胞胎走到门口,但丁朝维吉尔看了一眼,后者点了点头,两人同时看向门。但丁将手握在门把上,轻轻打开了门。
门开的一瞬间两个人突然同时爆魔,门口传来小孩子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慌乱的脚步声和糖果篮掉在地上的声音。魔人化的但丁扒在门口,笑得直拍大腿。
“效果棒极了不是吗?如果我们今晚都这样做,拿到的糖果一定是最多的。”但丁朝尼禄看过去,却只看见年轻人用人类的那只手扣住了自己的脸,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但丁,你已经是成年人了,做的事还是这么……幼稚。”尼禄摊开手朝向维吉尔,“你就算了,为什么维吉尔也跟着一起掺合?”
“我出主意,他同意了,就这么简单。”但丁一脸惋惜地看着尼禄,“可惜小鬼如果你也能像我们这样魔人化的话我会带着你一起的。”
“不能像你那样魔人化就不行?”尼禄迅速站起来,右手紧紧握成拳头。“好吧看来你确实老年痴呆了,除了这种办法其他什么都想不到。”
“那下一伙就由你来。”但丁抱着手挑衅地看着尼禄,“等等维吉尔你要去哪?”
“太无聊,我上楼看书。”
维吉尔离场,这下换尼禄乐了。他大笑着把失落的但丁推到一边,然后关上了屋里所有的灯。黑暗中只有那只手闪烁着规律的荧光,但丁站在暗处托着下巴饶有兴致地观察着。
门响了。
“老家伙。”
“什么?”
“可能会对你的门造成损伤,我先说一声。”
但丁没来得及出声,尼禄突然将幻影似的爪子伸出门外。利用发达的感官隔着门感觉孩子们的位置,佯装要用这只“来自黑暗”的魔爪抓人,孩子们纷纷尖叫乱跑来躲避这只突然出现的爪子,不一会就全部跑开了。
“我有一只手就足够了。”尼禄打开灯,骄傲地向但丁抬了抬自己的右臂。后者只是笑,一点也没有刚才挫败的样子。一大一小赶紧到门口收拾糖果,但丁突然神秘地附在尼禄耳边说了些什么。年轻人停下手里捡糖果的工作,不可思议地瞪着但丁:“你认真的?”
但丁笃定地点点头。
“好吧,但如果发生了什么,我可不会帮你。”
两人加快捡糖果的速度,做贼似的轻轻关上了DMC的大门。
蕾蒂和崔西满载而归,根本不用敲门,走在路上都有人把糖果给她们,还分了不少给路上遇到的孩子。崔西敲了敲门,却半天没有人来开,蕾蒂直接上脚踹了一下,也没有踹开。
“奇怪,他们难道出去了?”蕾蒂正纳闷着,突然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梳背头、戴獠牙、穿黑色斗篷的人面色阴沉地站在门口。崔西忍不住扑哧一声大笑起来。
开门的是维吉尔。走进屋子就能看见一面墙旁尼禄正在用恶魔之手拔最后一根将他的外套钉在墙上的幻影剑,旁边但丁正小声喊尼禄至少帮他把穿过右手的幻影剑拔下来。
“你们的主意确实不错,他很适合这样冷酷的装扮。”崔西笑着评论,当事人却已经脱了装扮抱起桌上的书转身上楼,今晚的万圣节看来注定与维吉尔无缘了。提前脱身的尼禄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崔西帮但丁拔掉了右手的幻影剑,费了好一阵功夫但丁才终于从墙上下来。
“所以这就是你要把我支出去的原因?”蕾蒂把玩着假獠牙,随手将其丢在了办公桌上。
“不用担心,不管你何时来我都想把你支出去。”但丁朝两位美人摆了摆手,“抱歉了两位,今天我想提前关门。”
“既然不欢迎我们就算了——”崔西拖长了语调,“不过我不建议你打开那扇门。”
“为什么,这里是我家有什么门——”但丁拧开洗手间的门,突然怔在了原地。之前跑丢的年轻人站在门里,额头的刘海全部用发胶抹上去,面色阴沉的样子像极了那个今晚注定和万圣节无缘的人。他张口,缓缓说出那句今晚谁都没来得及说出的话:
“Treat or trick?”

这天晚上尼禄得到了数量最多的糖果。

FIN.


评论

热度(33)

  1. 蓝瓶蓝酱DMC24小时观察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