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瓶蓝酱

犬夜叉,银魂,黑塔利亚,全职高手,死神,滑头鬼之孙,叛逆的鲁路修

【DMC】感冒

DMC24小时观察组:


*斯巴达一家日常
*被指出丁叔太惨兄弟互动少,那就来点别的

》》》

尼禄感冒了。

严格来说不是感冒,只是发烧、鼻塞、四肢无力……看起来跟人类的普通感冒没什么区别,但是要知道他的体质跟普通人类也不完全一样,杀死人类轻而易举的病毒面对恶魔血统只能有苦说不出。然而即便如此,尼禄还是出现了以上的这些症状。

其实一开始兄弟两人并没有察觉,他们一如既往地按照自己的生活习惯作息。这天维吉尔晨训回来去厨房吃早饭,推开门手感觉被什么东西阻住的同时脚下发出“咚”的一声。

维吉尔低头看了一眼,发现抵住门的不是往常那个已经磕平的橱柜角,而是一颗拥有跟他相同发色的脑袋。

少年面朝下趴在厨房地上,一旁还有已经碎成几块的盘子,没有食物残渣。维吉尔喊了两声,没有反应,便伸手想把这小子摇醒,却在手指碰触到皮肤的一刹那皱了皱眉头。

体温较平时有明显的升高,而且翻过来以后眼睛也依然紧闭着,唇微微张开牙齿死死咬住,就是四肢一动不动,面色苍白。

维吉尔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他本人从来没有遭遇过这样的事,也基本上不怎么接触人类。但是记得小时候有时候妈妈的手会变得很烫,额头也是,但这个时候她依然微笑着说没事,然后让兄弟俩出去玩自己留在房间里做午饭。

一番思考过后维吉尔决定先把尼禄带出厨房安置到什么地方,再把楼上那个什么无聊的事情都知道的弟弟叫起来,让他来处理这种奇怪的突发事件。

但丁显然对此很不满,维吉尔从来不会无缘无故或是根本不屑于打扰他的美梦,所以他刚被弄醒的时候还以为有恶魔拆房子了。然而听说是尼禄在厨房晕倒,他才觉得还不如有恶魔拆房子来的直截了当。

即使被维吉尔命令似的语气催促着,但丁还故意放慢了动作来挑战他兄长的耐心。不知道为什么维吉尔的这番举动让他想起了蕾蒂来催债时的感觉,不同的是蕾蒂会在他耳边啰嗦个不停,而维吉尔会在耐心到达极限的时候直接付诸行动。

“那么让我们来瞧瞧能让那个维吉尔跑来打扰我睡觉的小家伙——”

其实但丁觉得尼禄根本没事,这孩子可能只是太累了突然睡着什么的,如果听见这种明显带有挑衅意味的话语,一定就会跟平时一样突然跳起来想杀他个措手不及。然而他失策了,躺在沙发上的尼禄只是紧皱着眉头,以嘴喘气代替鼻子的呼吸功能。

这位恶魔猎人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转头想问问维吉尔事情的确切经过,却只发现这位第一发现人正坐在吧台前享受早餐的咖啡。

这到底是谁的儿子?但丁离开放尼禄的沙发走向吧台在维吉尔面前挥了挥手:“我希望你能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

维吉尔喝了口咖啡,抬起眼今日第一次正眼看了但丁:“我进厨房发现他倒在地上,还希望你能知道是怎么回事。”

等于白问。但丁忍不住想翻个白眼:“如果你没事情可做就去给翠西打个电话,她大概能解决。”闻言维吉尔像是为了确定一般看了眼但丁,后者又补充了一句:“电话号码抄在左手边第一个抽屉里的本子上。”

算是接到任务的维吉尔放下咖啡走向电话机,拿出记录本翻开从潦草的字迹里找到翠西的电话号码,按照号码拨号,这一切都十分普通。电话咔哒一声接通,翠西疑惑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居然会主动给我打电话。”

维吉尔不动声色,他只是简单接了一句“有事速来”便放下了电话,不浪费一个字。但丁尴尬地盯着维吉尔,随即摇了摇头像是随他去的样子,一屁股坐在那把完全属于他的椅子上继续睡个回笼觉。

事实证明效果拔群,翠西用了半个小时就到了DMC,听说她原本去了个蛮远的地方。隔着门远远听见有摩托车引擎声接近、熄灭,急促的脚步声被踹开大门的声响取代,全副武装的翠西和蕾蒂紧张地四处张望,最后却只看见表情跟见了鬼似的但丁和正在看书的维吉尔。

“喂喂甜心们,你们这是做什么?”

但丁看了看两位女士手里的双枪和火箭筒,连忙张开了双手。翠西超周围多看了两眼后,终于看向他疑惑地问:“发生了什么?”

“我还想问你发生了什么。”但丁指了指蕾蒂手中快要戳到他脸上的卡琳娜安,“我记得我们只打电话给了翠西……”

“没错原本你们是只打给了我,但我还以为你们这里出大事了所以就叫上了她。”翠西随意地扫视了一遍房间,最后发现了沙发上的尼禄。她饶有兴致地走过去查看少年的状况,捻着下巴思索着什么。

“那都是因为维吉尔要用那种让人误会的说法,嘿老哥你快点澄清一下。”但丁伸出一只手像是要够到维吉尔,但事实上他只是为了引起注意。

维吉尔将视线从书上转移,朝沙发抬了抬下巴:“他看起来不对劲,但丁说你有办法。”

“看起来是虚惊一场?”蕾蒂摊开手耸了耸肩,要命的是她没上保险栓,那样子让人感觉下一秒她就会照着椅子上的但丁脑袋上来一枪。

虽然打不死,可来上一枪对谁都没有好处,但丁连忙用杂志挡住了自己的脸:“你们自己误会了状况,不关我的事,要怪就怪维吉尔没有说清楚。”

“我说的足够清楚。”维吉尔提高了音量,看起来他还有些愤愤不平。

但丁放下杂志:“那说说看,'有事速来',总共不超过五个词你怎么就说清楚了?”

“我完美概括了'这里有状况发生'以及'你们尽快过来'这两件事,还是说只有你听不明白?”

“我怎么会不明白——况且我明白有什么用,她们没明白……”

“你说谁不明白——”蕾蒂想要插话,却被翠西制止。她食指竖在唇前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慢慢走向斯巴达之子们争吵的风暴中心。

“所以你们只是想要解决那个孩子的问题?”翠西一边说一边两手一挥,趁机用闪电弹开了剑拔弩张的两兄弟手中的武器。她指了指沙发上的少年,两个成年人终于冷静了下来并且都点了点头。翠西满意地微笑道:“看起来你们还算关心他。”

“你最好能快点给我们一个解释,不然我不能保证你们在这里的人身和财产安全。”但丁无辜地摊了摊手,叛逆插进了墙壁,阎魔刀飞的有点儿远。不过没关系,他还有双枪,维吉尔还有幻影剑,再不济他们可以靠肉搏来决出谁更有理。

不明白状况的蕾蒂因为不想让这群混蛋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所以离开了。最终翠西无奈地叹了口气:“这是感冒引起的症状。”

一时间事务所里鸦雀无声,兄弟俩都一脸“你逗我”的表情盯着翠西。

“当然确切来说不是人类会患上的那种普通的感冒,以你们的恶魔体制来说,对人类来说很强的病毒到你们身上根本来不及发挥作用就会被消灭,不过他的症状与人类感冒发烧很相似。”

“我们都知道,能不能快点解释一下小鬼是什么状况?”但丁烦躁地用脚掌踏着地板,维吉尔没有说话,神情中却也透着明显的不耐烦。

“所以简单来说,称它为诅咒会更加确切。”翠西俯下身摸了摸尼禄的额头,“有些弱小的恶魔会通过这样的方式寄生在强大的生物身上,削弱寄主的同时获取生存和成长必需的能量。一旦获取了足够独立的力量,就会把寄主的能量全部抽干然后离开。”

“听起来跟凯米拉有些相似。”但丁点了点头,随即感觉有些不对劲儿,“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不及时救治,小鬼的力量就会被榨干?”

“没错。”

维吉尔阴着脸问:“有没有彻底解决的办法?”

翠西偏着头想了想:“办法当然有,只是需要一些默契的配合和足够强大的力量。”

但丁忍不住看了眼维吉尔,他兄长身上散发出来的煞气已经浓重到连空气都被感染了,一提到跟力量有关的事这人就会衍生出一种近乎疯狂的偏执。对于维吉尔来说力量当然越多越好,然而谁若想从他手上夺走一星半点——门都没有。也熟知这一点的翠西却故意无视了凝重的空气,继续解释她刚才所说的“办法”。

“这种诅咒的适应力很强,但也是有极限的和破绽的。如果在短时间内突然接受到大量的魔力,就很容易导致自身被反噬。”抬头看了眼两个斯巴达的儿子,翠西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如果你们两个人同时出手迅速给那孩子传输大量魔力,就可以消灭这个诅咒——大概。”

“等等,还不确定能不能成功?”但丁一把抓住了话里不对劲的地方。

维吉尔脸上的阴影则加重了几分:“也就是说如果失败了,那诅咒就会得到我们两个人的力量,变得连我们都无能为力?”

翠西抱着手郑重地点了点头。

维吉尔背过了身,但丁一看急忙抓住了他的胳膊:“喂等等你要上哪!”

“我哪也不去。”维吉尔把但丁的手推下去,因为这一动作皱紧了眉头。

“听着维吉尔。”但丁说话口气的突然转变使他判若两人,“也许你觉得这跟你没有关系,就算撇开血缘关系不说,小鬼也是Devil May Cry的一员,是个半魔。他在这里和我们一起生活,现在他有危险,而我们有能力救他——他是我们的家人。”

但丁怎么也没有想到,曾经他在Fortuna借维吉尔向尼禄解释索要阎魔刀的原因,现在竟反了过来,他在借尼禄劝说维吉尔伸出援手。究根溯源,他也只是在为自己着想,只是为了让重新缔结起来的羁绊不会因发生在任何人身上的意外而断裂——

“我没有说不愿意帮助他。”

但丁抬起头,因惊讶睁大了眼睛:“我看你要走还以为——”

“我只是去拿阎魔刀。”维吉尔平静地走过去将阎魔刀从地上捡起来,轻轻拭去上面的灰尘:“怎么,你以为我会允许那种下贱的渣滓轻易得到我们的力量、玷污斯巴达家的名声?”

但丁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他伸出手,插在墙上的叛逆便立即飞进了手中被牢牢紧握。

翠西将尼禄扶起来,吩咐兄弟两人分别把手放在他左右两边的肩膀上。

“你们一定要尽可能同时爆发出惊人的魔力,越短的时间内输出越强大的魔力诅咒就会反噬得越快。”语毕翠西看了看面前的两个人,“需要我给你们数三二一吗?”

“我想也许不用。”但丁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面向维吉尔,“你还记得我们一同打败那个秃子的事情吗,还是说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

“不用,你知道你要说什么。”

空气因魔力的爆裂瞬间沉静,握在肩膀上的也已经不是两只人类的手,而是恶魔状的爪子。翠西因这猛烈的魔力爆发不由得张开了嘴,突然间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却没有来得及将其说出。

——

两股强大的魔力拧成一股急剧加速的漩涡,最终化为一道耀眼的光芒刺痛了尼禄的双眼——他醒了过来。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在一旁照料他的金发女人肯定是翠西无误,不远处一红一蓝两个熟悉的身影也一定是再熟悉不过的但丁和维吉尔——

“哈哈哈维吉尔你这些年胖了不少嘛,领巾都变得像小孩子用的口水兜一样了!”

“闭嘴,但丁你连手都撑不出袖管!”

尼禄努力揉着眼睛,甚至用上了恶魔之手来尽量使自己清醒。再三确认面前这两个看起来十八九岁的白发青年是但丁和维吉尔后,他差点要从沙发上翻下去。

“这是解除诅咒的后遗症。”翠西微笑着向尼禄解释了来龙去脉,“……总之他们的身体为了适应魔力的空缺,就会暂时回复到能与当前魔力相适应的身体状态。不过放心,他们的恢复能力能强,这些魔力大概一周就可以恢复完毕了。”

所以说他现在是不是应该担忧一下未来几天事务所里的日子?尼禄忍不住用恶魔之手盖住了整张脸,突然十分地想念Fortuna。翠西拍了拍尼禄的肩膀,说了声“那么这两个人就拜托由你照顾了”,便优雅地走出了Devil May cry的大门。

“……话说晚饭吃什么,我想吃披萨了让我们来点外卖怎么样?”

“只有你才会想吃那种幼稚的东西。”

“那我们来比酒吧维吉尔,我赢了你就要一边吃披萨一边说'好吃',不许反悔——”

但丁的话被一声巨响淹没在墙壁的凹陷之中,尼禄无奈地抬着现出巨大魔爪的恶魔之手,偏头看向了面露吃惊之色的维吉尔。

“也许我们可以出去吃。”

巨大魔爪消失,但丁掉下来砸在地上发出的声音为这句简单的话添上了一个完美的收尾。

兄弟俩忍不住同时咽了口唾沫,认真担忧起未来几天事务所里的日子。

FIN.


评论

热度(30)

  1. 蓝瓶蓝酱DMC24小时观察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