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瓶蓝酱

犬夜叉,银魂,黑塔利亚,全职高手,死神,滑头鬼之孙,叛逆的鲁路修

【DMC】淋浴

DMC24小时观察组:

存文


樱花冻史莱姆:




*斯巴达一家日常

dmc的老式水管系统问题造成的问题层出不穷,可就是得不到解决。

这很正常,房子本身就是老房子,而且他的主人也并不介意水热系统带来的某一些小问题:比如水龙头打开有时候没有水,有时候又突然喷得人满脸满手都是水;淋浴的水忽冷忽热很容易让人感冒,所幸这一家子都是半魔;冬天的时候水管容易冻裂,夏天流出来的水又烫得瘆人……

终于在水管第N次突然爆裂之后,尼禄忍无可忍向但丁发火要求他把整个水管系统彻底改造一下,却遭到了连拒绝都算不上的搪塞。这栋老房子的主人就跟它老化的水管系统一样,懒得几乎让人怀疑他身上能长出锈来。

“别那么娇气kid,比起蛮横不讲理的恶魔这些根本算不上什么。”

“所以你就拿那些一辈子都不会碰水的狗屎来作为你偷懒的理由?”尼禄挑了挑眉,虽说恶魔袭击事务所导致房子被毁的事情时有发生,但是追根溯源,只要面前这人动作麻利一点就完全可以避免dmc陷入那种糟糕的状况。

当然,别想指望但丁愿意勤快起来干那种麻烦事,维吉尔就更不用说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可以恰巧挑到恶魔袭击的时间段离开事务所。尼禄也怀疑过恶魔就是他弄来的,但后来事实证明就算偶尔有那么一两次维吉尔在家,恶魔也照样上门叫嚣着“trick or treat”……

跑题了,尼禄原本是来商量更换水管系统的事情的,可现在但丁一如既往地将视线集中在杂志上仿佛要将纸张烧穿——他在回避眼神的交汇。

终于尼禄重重地叹了口气:“算了,跟你说话简直就是浪费时间。”随即抬起支撑着桌子的双手,上楼睡觉。听见木门关上的声音但丁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合起杂志准备洗个澡然后美美地睡一觉。今天运气很好,没有那种九点钟以后还打电话过来而且不知道暗号的无趣客人。

随手把衣服丢进脏衣篮,但丁揉着脑袋一脚踏进了浴室隔间。随便看了一眼刚换过的水管,打开喷头热水喷出——这不是很完美吗,有什么更换的必要?但丁嘟囔着小孩子就是麻烦,开始日常洗刷刷顺便心情不错地哼起小曲。

“哇!”

但丁承认自己这是第一次在浴室里发出惊叫声,因为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状况:原本还算完美的水温突然变得极烫,滚烫的热水当头浇下就好像准备将他身上的皮肉全部烫掉一般。其实他连火都不怕,只是事出突然根本没来得及反应。

“KID!”他气急败坏地大叫,“你是不是拉了马桶的冲水阀!”

外面没有回音,只有热水从花洒流出的哗哗声,最强的恶魔猎人呆站在浴室里,心里盘算着要怎么好好教训那个小子。

过去的时候事务所里只有他一个人所以从来不用担心这个,但是现在一下子多了两个人,这就不一样了。虽然一开始的时候但丁就曾经告诫过尼禄淋浴间开水的时候不要在其他地方用水,洗手都不行。既然这小子明知故犯,就用不着留情了。

让他好好体味一下斯巴达家族式的教育……

匆匆冲掉身上的泡沫但丁拿毛巾随意擦了擦水就套着一条五分裤冲上二楼,浴室只有一楼有,但是厕所两层楼各有一个。

“kid我们需要谈一谈——”

但丁毫不犹豫地一把拉开二楼厕所的门,他才不管反正刚才经过尼禄房间发现门开着的时候他往里面瞟了一眼人根本不在,如果可以抓个现行,就算对方是那个骄傲自大的小鬼也保证让他哑口无言。

然而,但丁只看见身穿黑色无袖夹克的维吉尔正坐在马桶上看报纸。他一只手捏着报纸边另一只手握着马桶水箱的拉阀,门被砰得一声打开时极其冷静地抬了一下眼。

“嘿维吉尔,你见过kid吗?”但丁有点愣了,自己的速度明明够快,况且刚才根本没有在房间里发现尼禄……哦该死,那小子可能躲在其他房间里偷偷地笑他,但丁心想。

维吉尔因为上厕所被打断有些生气,只是不耐烦地低下视线继续看报纸:“没有。”

看着维吉尔手里的冲水阀,但丁忍不住张开手盖住了自己的整张脸:“维吉尔,别告诉我你刚才拉了那个。”

听但丁这么一说维吉尔才放开了手里的冲水阀,用两只手抖了抖报纸:“我不知道你在洗澡。”

“那我们应该好好谈谈了,就算你是我哥,也不,要,在别人洗澡的时候拉那个把手。”但丁刻意加重了否定词的语气,而对面的维吉尔只是翻了页报纸:“我刚刚才进来。说完了吗,说完了就出去。”

好吧,反正但丁也没有兴趣继续呆在别人正在方便的厕所里。他举起手像是在说“算我倒霉”,转身出门时却听见了微弱的笑声,而这笑声来自维吉尔的房间。

臭小子——躲在维吉尔房间里了。维吉尔禁止但丁进入他的房间,然而尼禄因为要看书以及学习阎魔刀的用法所以可以随意出入。但丁捏紧了拳头,嘴角突然露出玩味的微笑。

——人不可能永远没有空子。

翌日的傍晚,一大一小两个恶魔猎人从外面出任务回来,不出意外满身都是自己的汗以及恶魔的血液和脏器,散发的异味大老远就能闻见。蕾蒂和崔西就不用说了,连坐在沙发上看书的维吉尔都忍不住蹙眉侧目。

“guys你们应该去好好洗个澡,再这样下去我连晚饭都吃不下了。”蕾蒂用手扇着面前的空气,然而一点作用也没有,崔西可以想办法不呼吸,至于维吉尔,他选择无视。

这是机会。但丁暗自在心里计划好了一切,缓步走上前去拍了一下尼禄的背:“让kid先去吧,我来谈报酬的事。”

蕾蒂抱着手一脸戏谑:“让我猜猜,你们又拆了多少房子?”

被夹在中间的尼禄茫然地看了看债主和她的负债人,最终还是崔西把他拉出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再不去的话,这里也许还会重复一遍你们白天经历的事。”

“那我宁愿选择先去把这些该死的恶心玩意儿洗掉。”尼禄把绯红皇后靠在墙角,湛蓝玫瑰直接放在但丁的办公桌上,径直走向了浴室。但丁还在与蕾蒂争吵不休,他回头看了一眼,放心地关上了门。

关门声落,但丁突然压低了声音:“……好的暂停,我离开一会儿,就一会儿。”

“你要去哪,我们还没有谈完!”蕾蒂故意提高了音量,她一听但丁语气不对就知道这人要溜开去办坏事,但具体要干什么,她不知道,此时此刻她只想尽可能多地克扣但丁的酬金。

“无所谓你都拿去吧,给我留下够吃披萨的钱就行。“说着但丁就往厕所跑,突然被一把笔直戳在墙壁上的幻影剑阻住了脚步。

维吉尔依旧在看书,而但丁知道他的兄长只是在故意妨碍他完成这个伟大的报复计划。他们串通一气,说不定那天在厕所里的维吉尔也只是为了给尼禄打掩护。

如果有人此时能听到但丁内心的想法,蕾蒂和崔西一定会说你兄长根本没有你那么无聊,至于维吉尔,他可能会直接拔刀以证明自己没有但丁那么无聊。

总而言之今天但丁没有能报复成功,他一个人坐在餐桌的角落闷闷地鼓着腮帮子嚼披萨,就像一台安静的披萨消耗机器,坐在那里冷眼看着尼禄从浴室里出来、擦着头发上的水抱怨说水太冷。

但丁吐掉了所有的橄榄,拄着腮帮子思考如何报复的对策,至少要成功一次,让这自大的小子知道谁才是这里的主人。终于,他成功在两天后等到了绝佳的机会。

蕾蒂和崔西都不在,维吉尔也不知所踪,天气炎热,而怕热的尼禄打开浴室的门走了进去。

门才刚关上但丁就直接扔下掩护用的杂志溜上了二楼,离得远一些不容易被发现。他仔细地竖起耳朵听着,这个时候的dmc十分安静,只要细心听就可以听到浴室花洒喷水的声音——

就是现在!

但丁拉动了冲水阀,然后立即离开二楼的厕所吹着口哨悠哉地下楼,准备在椅子上好好地睡一觉然后亲自点一份美味的不加橄榄的披萨。

当他看见仍穿着整齐靠在办公桌旁的尼禄时着实吃了一惊。

“ki……kid,你不是去洗澡了吗?”

尼禄抬起头纳闷地看着但丁:“我说过要洗澡了吗。刚才维吉尔忘了拿毛巾,他找不到新的我就帮他送了一条进去,有什么问题吗?”

但丁抽了抽嘴角,表情僵硬地将头转向浴室的方向,然后风一般头也不回地冲出了Devil May Cry。

后来听尼禄说,他三天都没有回来。

FIN.


评论

热度(27)

  1. 蓝瓶蓝酱DMC24小时观察组 转载了此文字
  2. 樱花冻史莱姆樱花冻史莱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DMC24小时观察组
    存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