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瓶蓝酱

犬夜叉,银魂,黑塔利亚,全职高手,死神,滑头鬼之孙,叛逆的鲁路修

【DMC】赌约

DMC24小时观察组:

存文


樱花冻史莱姆:




*斯巴达一家日常
*含微DN情节,真的很微,介意慎入

但丁第五次抬眼就像前几次一样:利用手中的杂志作为掩体,脖子托举着脑袋缓缓上升,眼睛刚好露出杂志上端的水平线,如海面下的潜艇升起潜望镜窥察敌人的动向。

向左看……尼禄在吧台前打新买的PSV——一定是前几天维吉尔买给他的——臭小子戴着耳机专注地盯着屏幕,抿紧嘴唇一声不吭。话说回来小孩子打游戏不是最喜欢说话的吗?对自己的操作失误大喊一声“操!”或是“见鬼!”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更何况他比普通人多了一只看起来不太擅长按按键的手。平时似乎巴之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在打游戏的尼禄今天居然能这么安静,这真令人费解。

这小子学坏了。但丁在心里默念着,缓缓移动视线。

向右看……维吉尔在沙发上看一本封面都快脱皮的旧书,大概又是从他的收藏里找出来的,里面大多数是乏味的资料和研究。如果放在过去但丁也许会以为维吉尔在查找开启魔界或是获取更多力量的办法,可现在都只能作为无用的娱乐来打发时间。

好吧维吉尔不存在学坏一说,他从来都这样,但丁在心里默念着,将杂志举得更高了一点以遮蔽自己的视线。

——所以就没有人想要说句话什么的吗?眼看着事务所的空气一点点凝固、沉淀下去,但丁已经没什么心情看自己平时最喜爱看的杂志了。但没了杂志的他就像失去了防御工事的士兵,那种暴露在敌人视线下的感觉让他很不好受,当然如果是恶魔的话,它们向来无视一切。

所以当初为什么要打这该死的赌?但丁知道自己经常想一出是一出,但再怎么说也是考虑过后果的。然而这一次就真的是对敌方预判不足,原以为至少尼禄那边会是个好撕开的口子,没想到这小子虽然从小没跟他亲生爹待在一起,可沉默的本事倒是学了个七七八八。

说白了,但丁为了打发时间——没错就是打发时间这么无聊的理由,向大家提出了一个赌约:从数一二三然后喊开始,直到今晚午夜十二点以前都不能说话,输的人要请赢的人吃一个月饭,不可以反驳种类。

一开始尼禄不屑,维吉尔不搭理他,直到但丁加上最后一个条件的时候两个人才松了口,大概都瞅准了可以过没有披萨的正常生活的机会。尼禄征询了一下维吉尔的意见,就好像他们早已是盟友一样,维吉尔只粗略表了个态,随即稀里糊涂地加入了这场赌约。

反正但丁从没指望过他老哥会输掉不说话这种比赛,尼禄一看就是耐不住寂寞的类型,毕竟是个旁边没人的话打恶魔打high了还会弹空气自high的小子。如果能有什么契机让他无意中开口说话,那么一个月份的披萨就是他但丁的囊中之物了。

可是但丁貌似误判了一种情况……那就是现在尼禄全身心投入游戏当中却仍抱有自知,他坚持不说一句话,甚至一个感叹词!

这就有点难搞了。

但丁终于还是放下了杂志,一手撑住下巴一手在桌面上用食指敲出节奏,如同往平静的水面掷出一颗小小的石子……尼禄选手抬头了!他抬起头用他蓝色的眼睛扫视了房间,最后目光停留在但丁敲击桌面的食指上,他皱了皱眉,低头继续打游戏!

但丁选手的计策落空,他将如何应对?

大手在半空中乱挥以驱散脑子里莫名其妙的实况解说,但丁重新拿起了杂志,原本计划叹的一口气也因为怕被尼禄当成把柄而没有叹出来。

尼禄选手斜睨了一眼,他似乎很遗憾。

然而在这场无声的战斗中,电话铃声总是挟持着工作不请自来。但丁已经打定主意不接这个电话,尼禄更没有接的道理,有时候维吉尔也会应电话,可那个时候他嘴里的词就跟但丁钱包里的钱一般稀少。

让工作见鬼去,我只要一个月份的披萨就可以活下去了。但丁默默在心里念叨着,用杂志挡住脸期盼着这漫长的几十秒快点过去。

“咔哒”

这是电话被接起来的声音?

但丁不可思议地抬起头,不知什么时候维吉尔已经站在办公桌旁拿起了话筒,即使是破旧的木地板也没有发出任何声响,难道他是瞬移过来的吗?

维吉尔拿着听筒仔细地听着,但丁暗自为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高兴,到底是亲生兄弟还是自己的哥哥。他既然接了电话,不管对面说多久都是要开口应答的,到那个瞬间趁机拿下——

现在事务所里安静地连只老鼠跑过去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更不用说近在咫尺的听筒里的声音。但丁装作在看杂志的样子,事实上竖起了耳朵仔细听着里面的内容。那边的人似乎终于说完了事情,最后问了一句:“……那明天早上十点老地方,可以吗?”

要来了!但丁屏住了呼吸,他从未如此兴奋,逢赌必输的他居然可以靠打赌啃到维吉尔,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大事。

可是维吉尔选手只是点了点头。没错,他只是点了头,连嘴都没张开过。

“那就这么定了,明天见。”

听筒里传来的忙音是压垮但丁选手的最后一根稻草。

维吉尔慢悠悠走回沙发的时候但丁的头顶一片弹幕呼啸而过。

【他不是打电话吗为什么点头对方就知道他答应了难道是什么心灵感应的魔法吗对方该不会是恶魔吧说不好也可能是个巫女或者术士什么的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怎么会知道那个电话是找他的明明dmc每天都有很多电话好吧也没有很多不过几个还是有的为什么他就能准确无误接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个……】

但丁突然觉得自己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这就是跟他现在在世界上唯二的亲人打赌的下场。他仿佛用尽了办法,可是仍旧没法让这俩人的其中一个开口说话——

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要冒一点险。但丁笑着望向尼禄,后者突然打了个寒颤,抬起头四处张望,最后看见了但丁那不怀好意的笑容。但丁站起来走向尼禄,而尼禄想逃却无奈被游戏缠住了手脚,他的退路只有后面的两扇门,没有手能腾出来开门不说,门后面还都是死胡同。

于是但丁伸手抓住了想要逃跑的孩子的兜帽,尼禄用手肘将但丁推开,仍旧没有放下PSV的意思。一来这游戏要是暂停再开的话会很麻烦不好适应,二来他觉得有维吉尔在这里这old man还不敢做些什么出格的事。

尼禄的恶魔之手肘部的突起真的十分结实有力,正巧一下顶在了但丁的胃,虽然很疼但是但丁没有叫出声来,甚至没有闷哼一声,他现在可是在跟人打赌,而且现在他所要做的事很可能成为他胜利的关键。

宽厚的臂膀将少年整个人搂住,感受到怀里的人肌肉猛地抽搐、僵硬,进而拉近了面庞的距离。唇贴在耳边,不言语也不能言语,只有呼吸喷吐在耳畔,唇瓣轻轻含住过的地方瞬间同岩浆滚过一般覆上明艳的赤色……

用上这招,这小子没有理由不会跳起脚来叫骂着用投技把他扔到窗户外边去,不过只要尼禄骂出一句,他就赢了——

但丁猛地晃了个神,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在他背后使他后脊发凉,回头一看,却是面色阴沉的维吉尔正在缓缓拔刀,说出了今天devil may cry里继赌约开始之后的第一句话:

“Die!”

——

但丁知道他赢了,而代价只是被自己亲哥毫不犹豫地追砍,这跟一月份的披萨相比根本算不上什么。也许维吉尔会拒绝支付这笔钱,但他完全可以在订外卖的时候跟店主说把这笔账算在维吉尔头上。

当然尼禄也拒绝他的接近,那愤恨的眼神就好像随时会把他撕碎扔到垃圾桶里等着被收走一样。

不过他们不久之后就会忘记这个愚蠢的赌约,但丁一边吃着热腾腾的披萨,一边得意地笑着。毕竟——

他们可是这世界上他唯二的亲人们啊。

FIN.


评论

热度(20)

  1. 蓝瓶蓝酱DMC24小时观察组 转载了此文字
  2. 樱花冻史莱姆樱花冻史莱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DMC24小时观察组
    存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