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瓶蓝酱

犬夜叉,银魂,黑塔利亚,全职高手,死神,滑头鬼之孙,叛逆的鲁路修

【DMC】愚人节

DMC24小时观察组:

存文


樱花冻史莱姆:




*斯巴达一家日常(话说我弄个tag算了


终于结束了任务的尼禄推门进屋时隐约感受到了一丝异样。不是恶魔,而是一种与平时不同的气氛。四下看看却又与平时没什么不同,房间内装饰没有变化,风扇依旧转得半死不活,小布袋们也都安静地挂在墙上,酒柜上的霓虹灯还是因年久失修接触不良。至于斯巴达的两个儿子,依旧一个占着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一个占着沙发与矮桌。

这家伙在搞什么鬼?尼禄把因砍杀恶魔弄脏弄坏的外套挂在衣架上,一边纳闷一边往冰箱走——他用了“这家伙”而不是“这些家伙”,因为尼禄知道只有但丁才会搞些稀奇古怪的恶作剧,至于维吉尔,他似乎永远只会安静地坐着看书。

冰镇好的饮料驱散了任务带来的燥热与不快,靠在吧台边的尼禄单手拿着易拉罐,眼神朝他挂大衣的地方飘,目光扫过一道长长的爪痕,不由得既好气又心疼。倒不是没有钱去买新衣服,而是这衣服穿挺久有了感情,况且款式也是尼禄最喜欢的。

正当他愣神的时候,一声突兀的咳嗽声打破了房间的宁静,尼禄迅速望过去试图寻找声音的来源,却不太清楚到底是从沙发传过来的还是从办公桌传过来的。

“欢迎回来……kid。”办公桌后的人开了腔,依旧是熟悉的声音,可是不知为什么后面那句称呼之前有一小段不自然的停顿。“酬金怎么样?”

尼禄皱了皱眉,随即释然道:“你也就只会关心这个了old man。”说着尼禄从牛仔裤口袋里掏出一卷用皮筋绑好的钱,在手里把玩,“不像某个游手好闲的人,需要将本该到手的钱全部拿去贴补赔偿费用。”

“很好笑。”脸躲在杂志后面的但丁干笑了两声,“既然是我给你介绍的工作,难道不应该给我我应得的那一份吗。”

尼禄看了眼维吉尔,他正在专心致志阅读一本封皮看起来很旧的书,看起来一点也没有加入对话的意思。也难怪,他总是皮包最鼓却没有人敢打劫的那一个。

“你现在可以放弃椅子的平衡点头向后仰,之后就可以得到你应得的报酬了——在梦里。”

尼禄仰头喝了一口饮料,余光似乎瞥见了一点蓝色的影子,当他好好观察的时候却又没有了。他有些不安,因为那蓝色影子的轮廓好像是……幻影剑?

摇了摇头将奇怪的想法甩出去,尼禄找了只高脚椅坐下:“话说你们今天都在干什么?”

“如你所见。”但丁懒懒地说道,“没有披萨,没有草莓圣代,没有债主(蕾蒂),只有杂志。”

沉闷,沉闷无聊到尼禄都觉得要呆不下去了,不知道为什么往日那种轻松的气氛都烟消云散,只剩下无尽的压抑蓄积在devil may cry的上空。尼禄因无聊四处乱张望,话说什么时候维吉尔也把书端到面前了而且肩膀还抖个不停?短暂疑惑了一下过后,尼禄注意到了放在架子鼓旁的紫色电吉他。

“嘿但丁,我可以玩玩那个吗?”尼禄难得地在碰东西之前打了声招呼,因为他的恶魔之手感觉到了那把电吉他里面蕴含的恶魔能量,就算没有手的感应,从每次经过时都会隐约听见微弱的和弦这一点来看这东西也不会是一副普通的乐器。

“随便你——”

“等等!”

但丁依旧托着杂志,可后一句话显然不是他吼的。尼禄循声望向坐在沙发上的维吉尔,突然露出一个看穿一切的狡猾笑容。他起身缓步走向Naven,将她抱起来,闪着荧光的爪子拨动了琴弦……

一道蓝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并且按住了那只手。维吉尔依旧面无表情,尼禄只是盯着他那拥有相同蓝色的眼睛。然而过了几秒,维吉尔突然移开视线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还一边拍着自己的大腿朝办公桌后面的但丁喊:“哈哈哈哈我忍不住了维吉尔,你真该看看kid的表情哈哈哈哈………”

“但丁”终于放下杂志,他起身的第一件事就是用手将刘海全部抹上去露出额头,除了衣服,完全就是平时的维吉尔。“维吉尔”也随意扒了几下将刘海扒成左开的斜刘海,除了没有胡子,完全就是平时的但丁。

“愚人节快乐kid!”但丁哈哈大笑着拍了拍尼禄的肩膀,“这招不错——毕竟我不能傻等着你用Naven炸掉这间事务所。维吉尔也不知道这把吉他的来历,亏我之前还给他上了那么久'如何不留痕迹扮演好但丁'的课程。”

“你根本没有告诉我有关这件魔兵器的事情。”维吉尔冷冷地说道,配上他现在所穿的红色风衣看起来有些滑稽。

但丁有些不乐意了:“我又不是预言家,怎么能猜到kid会心血来潮想要玩音乐——”

“在你们啰嗦些有的没的之前能不能先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尼禄双手抱在胸前怒视着面前的兄弟两人,话说愚人节与对方交换来恶作剧,也就只有这两个人——中的但丁才能想得出来,也只有这两个除了性格和信念以外没什么区别的人才能做到。

但丁举起了手:“事实上,这是我们小时候很喜欢玩的一种游戏:趁妈妈出门的时候换了衣服,学着对方的口气说话,等妈妈回来后就看会不会被认出来,可是每一次都失败了。”说着他看了眼维吉尔,“kid你应该看看维吉尔努力模仿我时的表情。”

“但每次都露馅的人是你,但丁。”

维吉尔刻意在后面加上了说话的对象并着重强调,这让但丁有些不爽却无奈这就是现实。但丁怂了怂肩摊开手:“所以这就是我要解释的,你满意了吗?”

“大概,不过有一件事你们没有发现。”尼禄一手托住下巴,突然高高举起了右手向旁一挥——

“翠、翠西?!”

但丁惊讶地看着面前的金发女恶魔,连维吉尔都瞪大了眼睛。

“愚人节快乐,但丁,维吉尔。”翠西优雅地微微俯身像是在谢幕鞠一躬后她直起身,看向大门的方向,“哦,那孩子应该快回来了——”

翠西话音未落,门口突然响起了熟悉的叫骂声:“但丁你他妈给我出来!下次要是再给我这种跟砍恶魔挨不上边还麻烦得要死的工作的话我就把你撕成碎片,我发誓……”

尼禄踢开门后只看见办公桌后椅子上的但丁、沙发上的维吉尔以及坐在高脚椅上的翠西,他不可思议地眨了眨眼,问道:“我错过了什么吗?”

“没有。”

办公桌后的但丁用杂志盖住整张脸答道。尼禄没有注意到的是,沙发上的维吉尔也把书举到了面前,肩膀止不住颤抖。

FIN.


评论

热度(21)

  1. 蓝瓶蓝酱DMC24小时观察组 转载了此文字
  2. 樱花冻史莱姆樱花冻史莱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DMC24小时观察组
    存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