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瓶蓝酱

犬夜叉,银魂,黑塔利亚,全职高手,死神,滑头鬼之孙,叛逆的鲁路修

【DMC/DN】一副耳机

DMC24小时观察组:


》》》

“嘿kid,有你的快递(you need cry)。”

尼禄放下书皱了皱眉,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望着但丁:“谁需要哭一场老家伙?”

“别在意,我是说有你的包裹。”但丁微笑着一只手捧着红酒杯轻轻摇晃,另一只手则像餐厅里的服务生拿餐盘一般举着个四四方方的小箱子,随手扔在躺在沙发里的尼禄身上。“我只是临时学了句东方话——听说这话可以使人精神亢奋。”

“至少对我不管用,什么鬼东西?”尼禄放下书坐起身来翻看着箱子,快递单上分明地写着Devil May Cry的地址和他的名字,收件人那一栏却是外文,没法看懂,于是他用诧异的目光再一次看向但丁,后者举起手耸了耸肩。

“别看我,说不定是你的粉丝什么的,好歹我们也上过热销榜——虽然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打听到我这儿的地址的。”

完全等于白问,尼禄切了一声用恶魔之手的爪子捅开胶带,从一堆用作缓冲的白色纸条里扯出一个黑色盒子。表面上没有任何显眼的装饰,只有淡淡一圈像是肉球的纹路。纳闷地打开盒子,尼禄的脸色瞬间变得跟即将被砍死的小布袋一般阴沉。他用恶魔之手伸进去,爪尖勾出一副黑色与红色相间的耳机。

如果只是普通的头戴式耳机他大概不会那么生气,但是这副耳机——但丁喝酒的时候扑哧一声差点呛死自己——固带上竖着两只圆润的猫耳装饰,看上去十分可爱。

“哈哈哈哈哈还是个有趣的粉丝啊kid。”但丁一边笑一边拍着大腿,红酒几乎要被他洒出来。下一秒他就用TS躲开了尼禄一记凌厉的踢击。

“这他妈是你干的好事吧老家伙!”尼禄紧紧捏着那副耳机,忍不住因情绪波动而微微发抖。事实上他的指控并非空穴来风,这确实很像眼前这个在他看来恶趣味十足的老男人会做出来的恶作剧。

“你应该知道我的财政状况,与其拿钱做这种事还不如买一份大号的披萨,不过……”但丁抿唇忍着笑向尼禄举了下杯子,“很适合你。”

尼禄捏得耳机咔咔作响,在这种状况下都没坏可见这副耳机的质量应该不错。但丁也知道尼禄一直梦想有一副新耳机,自己在某种意义上算欠他的。但是但丁不在乎,他认为摇滚乐就应该大声放出来听,否则就是对摇滚之神的亵渎。

所以综上所述,但丁没道理会送尼禄一副耳机,他打了个哈欠,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想再说任何多余的话,上楼决定好好睡一个午觉。尼禄愤怒地在后面喊他“老年痴呆”,一并被无视得干干净净。

后来那一天尼禄别说跟他说话,连正眼都不瞧一下,蕾蒂来的时候也只是窝在他自己的位置安静地看书。跟他搭话,要么不理要么就将兜帽一拉,合上书上楼。但丁有些生气,明明不是他做的事,为什么这孩子就不能用脑子好好想想……

等等,但丁想到了什么,这孩子说不定真的希望他送一副耳机,当然是没有猫耳的那种。烦躁地丢下看了一天的杂志,但丁盘算着现在谎称那副耳机是自己送的还来不来得及,反正看起来那个该死的小部件也应该是可以拆卸的,这对两个装卸枪械之类的玩意儿掌控自如的恶魔猎人来说不算难事——大概。然后尼禄就可以拥有一副在他看来正常的耳机,也不会继续跟他保持距离,皆大欢喜皆大欢喜。

这么想着,但丁终于从桌子上抬起了他的靴子踩上地板,慢慢走上二楼来到尼禄的房间,尽量不发出多余的响动以免惊扰到里面的小家伙。

门缝里透出温暖的灯光,隐约可以看见那道红色的背影正背对着门缩成一团。会有这么沮丧?但丁轻轻敲门,坐在床上的青年却没有回话,他干脆推门直接走了进去,尼禄依然毫无反应。

“听着kid,其实那个是——喂kid?”但丁有些奇怪,照尼禄的洞察力来说他搞出来动静应该早就被得知了,但现在这孩子不仅没有一点反应,身躯还微微颤动着。但丁有点发慌,他也顾不上别的,立即走上前拍了拍尼禄的兜帽。

被拍的一瞬间尼禄像是受惊的小猫瞬间弓紧了脊背,他转过身,睁大了藏在兜帽阴影下的蓝色眼睛,手立即放在耳侧按掉了什么东西。

“但……但丁?你来干什么?”

他的声音因惊讶而颤抖,在但丁听来却多了层别的意味——那像是为了掩盖什么而强行转移话题。

“如果你说一秒钟前的话那我是来察看你的状况的,但现在似乎发现了更有趣的东西——”但丁戏谑道,“今天不冷,为什么要戴着那个兜帽。”

“这与你无关,出去!”尼禄不自觉地扯了扯帽沿,头顶两端隐约的凸起引起了但丁的注意。所以当尼禄过来推他出去的时候,但丁假意准备出门,却在临出门尼禄放松警惕的一瞬间迅速利用身高优势除掉了他的帽子,一对圆润的猫耳朵便暴露在他的眼前。

“哈!你喜欢它。”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的但丁哈哈笑着,在青年气得满脸通红要摘下耳机甩在他脸上时突然将青年紧紧抱住,长着老茧的手握住了那只正要摘耳机的手,嘴角依旧挂着浓重的笑意。

“别摘,很适合你。”他的唇附在年轻人耳边喃喃道,一瞬间怀里的人僵直了身子,几乎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

“我知道你一直想要一副耳机,抱歉。”

低沉的嗓音顺着鼓膜麻醉了神经,尼禄慢慢放下手,头低得几乎要把脸埋到地下去。过了片刻,他终于闷闷地开了口:

“你要是该死的想告诉别人,那我就——”

年长的猎人莞尔,吻了吻刘海下略有些发烫的额头:“没有除我以外的人会知道。不过作为报酬,kid,你该不会以为我会白白为你保守——”

“秘密”两个字被年轻人咬下嚼碎了咽进肚里,偷袭成功的他扬起一个得意的微笑:“你不会说的。”

应该把那副猫耳换成恶魔角,这孩子简直就是个小恶魔。但丁腹诽,半推着年轻人进了房间,门在身后轻轻合上。

——

“嘿kid,这里面真的有替换的装饰,你看,恶魔角!”

“永远别想!”年轻人仰躺在沙发上用书遮住脸,半扣的耳机上没有奇怪的饰物。

可惜了,但丁放下盒子惋惜地打开杂志,砰地一声门又被蕾蒂用暴力推开。她照例扫视一圈,看见尼禄头上的耳机时稍微惊讶了一下。

“也许我们今天可以好好谈谈。”

“没门,我没钱——kid那耳机不是我送的喂听我说……”

蕾蒂走后但丁发泄似的锤了下桌面,听见沙发那边传来的笑声,但丁有些生气,视线转向桌面。突然他的嘴角勾起一个微小的弧度,随即抓起盒子里那对小小的装饰走向了沙发。

FIN.

评论

热度(26)

  1. 蓝瓶蓝酱DMC24小时观察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