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瓶蓝酱

犬夜叉,银魂,黑塔利亚,全职高手,死神,滑头鬼之孙,叛逆的鲁路修

【APH/金钱组】吾名华夏,耀我中华(中)

古里沫宝:







「第三幕:十一和弦」

「Part one:」
“...所以说啊..老混蛋总是妨碍我,明明自己也是个野心勃勃的家伙,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就阻止我去做,幸好Hero凌驾于他之上,反对意见一律不予接受。”阿尔弗雷德侃侃而谈,丝毫没有顾及到眼前的人脸都绿了。
这..这我应该怎么接话啊...王耀苦恼地托着腮。应他“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有一篇关于中/美关系的论文要写,所以...美/国先生,我能给你做个访谈吗?”的要求,阿尔弗雷德开启了口若悬河天花乱坠模式。
王耀听着他对那个王耀——也就是据说是自己的祖国的男人的称呼:从“老妖怪”、“老狐狸”到“老不死”、“老混蛋”等等称谓,紧簇着的眉头久久没有松开。
“你差不多也该认命了,哪个领域比得上我?就算拉上那头熊也不行。不民/主,没人/权...”阿尔弗雷德正撒着欢呢,对着当事人喋喋不休地抱怨,而且对方还不会还口,多好的机会。
“那个...”王耀终于开口打断了他:“不是'我'...”
“呃...差不多啦。”阿尔弗雷德毫不在意地继续说道:“拉着一群没钱又没权,排不上名说不上话的小朋友能帮上他什么?还不是...”
“咳,美..美/国先生!”王耀觉得这样说下去完全对自己的论文没有帮助:“可以我来问,你来答吗?”
阿尔弗雷德心情正好,随意说道:“好吧。还有,我现在的名字是阿尔弗雷德,叫我阿尔就行,耀是这么叫我的。”
“耀”吗...王耀想把称呼区分开:“您叫我小王就可以了...”
话还没说完,阿尔弗雷德再次笑趴在床上:“哈哈哈哈'小王'...哈哈哈,耀..你...哈哈哈哈哈...我怎么没有录音呢!”
“......”王耀无奈地咳嗽了两声,为了防止他又大放厥词,急忙进入正题:“阿...阿尔,在您眼里,中/国和美/国的关系如何?”
“唔...”阿尔弗雷德思考了片刻:“我说,这种问题去看看各种专家的论调就可以了吧?机会这么难得,你不应该问问我和耀的关系如何吗?”典型地自说自话。
“?”王耀没有反应过来,按照被刷新后的世界观,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吗?
“情人关系哦。”阿尔弗雷德看着王耀的脸一瞬间就挂不住了,坏笑着伸手捏了一下。看着他像触电一样向后退去,心里忍不住想道:这孩子真是太可爱了.比耀...嗯?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王耀觉得自己又被耍了,这人根本就没打算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吧!而且明明只认识了没多久,对方突然就摸自己的脸...外国人都这么开放吗?
况且..两个国/家怎么可能是这种关系,虽然以前是有一段被称作“蜜月期”的时光,但那只是一种比喻不是吗?
“我们啊..没事就滚床单,就在这张床上。”阿尔弗雷德看着他越来越红的小脸,得意洋洋地开起了黄腔:“耀最喜欢来舔硬我的棒棒,然后自己坐上来。”他记起来了:以前,都是王耀用这种看小孩子的眼神看着自己——饱含着类似于“你就作吧,迟早把自己作死”这样的意思。而现在,正好反了过来,注意到了这一点的阿尔弗雷德难以言喻地兴奋。
王耀还没有交过女朋友,更无法消化阿尔弗雷德所描述的龙阳之好。他呆呆地看着阿尔弗雷德靠近,一股气息喷在耳蜗里:“或者躺在我身下这样叫给我听:'啊..啊...啊...求你..给我...'”加上了一些不真实的妄想,恶趣味的在耳边叫唤:“最后,我会把他插到射,流着水的小洞仿佛在说:'好棒..再来一次...美/国..'”反正又没人能证实这些话。
阿尔弗雷德是明显是故意的:王耀好意思对比他小了几千岁的人出手,那自己为什么不能调戏小了几百岁的小孩子?
“请住口!”王耀心里涌起一股很不舒服的感觉,红着脸喊了出来:“请不要再这样说我的...说他了!”明明“祖国”两个字都做出口型了,但还是改成了“他”。
阿尔弗雷德先是愣了一下,被近距离这么吼了一声,在他意料之外:“不是你想听我们的关系吗?”真是嫩,这么点刺激就受不了了。
“我...”王耀毕竟是个好孩子,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急忙道歉:“对不起,但是...但是我觉得..谁都不想听到别人这么说自己的..祖国...”
阿尔弗雷德没有想到是这个理由,他若有所思地看着王耀:“'祖国'啊...”挑了挑眉:“那在你眼里,你的'祖国'是什么样的呢?”
“诶?”王耀丝毫没意识到应该是他对阿尔弗雷德的采访反了过来,他想了想:“我觉得...就像是母亲一样?”
王耀绞尽脑汁地措辞:“因为有些时候像老妈一样很烦,很多事情都要管着我们;这也不许做,那也不许做,约束地很紧;嘴上总是说着:'这是为了你们好',但大多数情况不被理解...可往往很多事情,在过了十年、二十年之后才会发现她当年的决断有多么正确。”王耀毕竟是大学生,所学专业也让他对很多事情有一定的了解,不过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对一个外国人说这些。
他迟疑了一下:“所以...或许会在当下引起一些不满和争执,但是...”王耀看着眼前自称是国/家的人——跟祖国站在对立面的人:“但是,不管我们在家里关起门来怎么吵,出了家门,我们不允许别人说自己的母亲不好,不允许有人骂她,不允许...”心头汹涌着一种情感,一股脑地把自己能想到的全部说出来。
王耀无意识地攥紧了拳头:“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我们会保护她。如果在外面飘荡地累了,永远有个地方等我们回来,如果受了委屈,她会接我们回家。”他顿了顿,想起阿尔弗雷德刚才对那个王耀的各种外号,又加了一句:“或许,他现在是老了,年纪大了...可是我们正年轻着,未来的路,由我们带着他前进。如果我们老去,还会有下一批年轻人,再下一批...”他也有些混乱了,不知道该用“她”还是“他”,好在用汉语来说没有差别。
阿尔弗雷德看着突然激动起来的王耀,没再吭声。

「Part two:」
“零?你怎么也在这里?”轻柔的声音在嘈杂的篮球场边显得那么微弱:“零?零!”
零这才从发呆的状态回过神来,眼前站着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子:“啊..兮...你来给老杨加油的?”
“对呀~”兮是老杨的女朋友,她转过身,向篮球场内的几人挥舞着手臂:“老杨——干巴爹——”随后便坐在了零的身边:“那你呢?这里好像...没你相好的吧?”
老杨闻声也向兮摆了摆手,引来周围一片“FFF”的嘘声。
“一定要是相好的吗!”零的反应不知道为何有点大,抿了抿唇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不然呢?我可不知道你喜欢篮球.虽然你是有点像男孩子....哦哦~”兮一脸“我懂了”的表情:“我知道了,是那个王耀对不对,刚才上英语课的时候你一直在看他..”
“不是!”零有些急了,就知道会被人误会:“我..他...他没还我钱!”
“......”兮看了下四周,小心翼翼地问:“你们已经...产生金钱关系了?”
零简直想一个白眼翻过去就别翻回来了,这人脑袋瓜子里都在想什么啊:“不是,今天早上我给他了一个手抓饼,结果到现在还没把钱还我...”
“这就是你追着他到篮球场的理由?”兮一脸不信,虽然这姑娘是有点看重钱,还时不时会去打工赚点外快。但是为了手抓饼那几块钱冲着一个男孩子跑到这里?到底是你当我傻还是你傻?
“......那是因为后来我又把充电宝借给他了..他说充一会就还我...”零的声音越来越小,明显底气不足,天啊,我怎么就遇上这种说不清的事情了呢。虽然她承认有点被电到了,真的只有一点点而已!
第二堂英语课的时候,王耀的表现再次技惊全场。外教本次带来的自由讨论题目是:你怎么看待美/国新任总统,王耀以流畅的英文和外教讨论地热火朝天,听得大家目瞪口呆:这已经不是大学生四六级的口语水平了吧?
零从进教室起就一直在瞄着他:是他?是他吧?由于闺蜜是他同寝男生的女友,有时候会在聚会时遇见,虽然不算太熟,但她早晨见王耀快迟到了,依然愿意伸出援手。听说上一堂课郑老头就被他气得不轻,这个看上去本本分分安安静静的小男生原来是这么出风头的人吗?我的钱还要不要的回来?我从下课到上课在这里坐了一整个课间了,他都不来还?非要我主动去找他是不是?
零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盯着那人发呆,直到王耀冲着她善意一笑。
糟糕!被发现了!零急忙把视线移开,有一种偷窥被抓了个正着的感觉...不对啊!我躲什么!是他欠我钱好吗!
零鼓着嘴不再回头去看他了,愤愤地拿出手机,在同好群里发了一条:“有个男生欠钱不还怎么办,急,在线等!”然后就沉迷进了聊天群里,反正外教和他玩得很开心不是吗?

“你好。”当她一脸痴笑着放下手机抬起头时,已经下课了,耳边传来有人打招呼的声音。
“抱歉,吓到了你了吗?”谦和之气吹在耳边,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王耀不但笑起来好看,声音也好听。虽不出彩,但五官端正, 眉清目秀,文质彬彬,像是邻家小哥哥。虽然穿着淘宝爆款,但是气质是掩盖不掉的,尽管身高有些遗憾...咳,我在想什么!是来还钱了吗?
零保持着微笑:“没有,有事?”
“那个...”王耀礼貌地指了指她桌上的东西:“虽然有些唐突...充电宝能借我一下吗?”
“......”结果是来借东西的吗!他不提还钱还好意思来问我借东西!零是女强人的做派,不由得拍案而起,长得好看不代表脸皮可以这么厚啊:“你!还打不打算还我...”
正要发作,教室门口传来一句:“零!学生会那群人找你。”说完不见了踪影。
王耀不明白她的反应为何会这么大。他只是在上课时发现这个女生一直在看他,想必是原来的王耀认识的人。温文尔雅地向她笑了笑之后,顺着视线看过去,发现她的桌上正好有自己需要的东西。既然是认识的人,去借一下应该不会太尴尬吧。
“当然会还的。”不解管不解,王耀还是和和气气地回答了她:“一会就好,午饭后打完篮球送过来。”他答应了代替去陪女朋友的大王,和另外两人一起去运动一下。
“......”零也是无语了,不过现下有急事便不再多说,抓起充电宝丢给他:“不用了!我一会去篮球场找你!你给我等着!”最后一句话是为了钱说的。她气势汹汹地拿起包,边跑边抱怨:“这群蠢货,没我在就做不成事情吗!”

“就是这样了。”零向兮耸了耸肩:“所以说我真的只是在等候我的充电宝归来,还有钱。然后我就走人。”当然,回忆杀里的心理活动部分是被删除的。
“......”兮的眼珠转了转,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粉色的肥皂泡在脑海里打转,紧接着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薇说她一会要去游戏厅,大王跟她在一起,肯定一起去。我也正好想去玩了,所以再带上老杨...你要不要叫上王耀一起去?反正下午大家都没课。”目的之明显,一点都不带掩饰。
“哈?为什么!”零连连摆手:“我不爱玩那些东西...”
“为了你的钱。”兮义正严辞地歪曲了重点:“放心吧,人多不会尴尬的...啊不是,一定会让他还你的!”

「Part three:」
室内的空气像是凝固了。王耀看不清那双漂亮的眼睛里蕴含的意义,不知所措地再次道歉:“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故意那么大声...”
“你跟他有点像。”阿尔弗雷德淡淡地开口了:“温柔地过头了。”
“但是啊..王耀。”这是他第一次直呼其名:“强者温柔是谦逊,弱者温柔是怯懦。”他的表情终于严肃起来,一针见血地说道:“你无疑是后者,而你的国/家,远远没有你想象中这么好,只是刻意地将自己的野心隐藏起来了。”
“人无完人,我知道...”王耀连忙想要反驳,但是被打断了。
“你不知道。”阿尔弗雷德斩钉截铁地说:“他想掩盖的东西,怎么可能会让你们知道,他希望那些见不得人的污秽慢慢烂在历史里。”
“这个...我想您也一样吧。”王耀不为所动,同样快速地反击回去:“就算是普通人也都有各自的秘密,何况是国/家。”
“那么你想知道吗?”阿尔弗雷德的眼镜反射出了危险的光:“你祖国的秘密。”低了几度的声线恶意满盈:“机会难得哟?”
阿尔弗雷德蹬掉了鞋子,爬到床上,像一只凶狠的巨兽向王耀缓缓靠近。起初的善良和友好过后,金毛狮子终于露出了残忍的尖牙,抵在了瘦弱的年轻人的脖颈间。
好香,我说哪来玫瑰花的味道,外国人都喜欢喷香水吗?不,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王耀见状急忙手脚并用地向反方向退去,但没什么对抗经验的他怎么比得上阿尔弗雷德的怪力,轻而易举地被拖回原地。
阿尔弗雷德将王耀完全控制在自己的身下,啊啊,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容易就能掌控这个人了——或者说,这副身体。
“想知道吗?”魔鬼的语言被这个看起来不超过十八岁的青年低吟出声,蛊惑人心。
王耀好不容易刚刚退去红晕的脸再次烧红起来:“......我..什么都...不想知道...”这个人力气怎么这么大啊...王耀下意识地觉得自己抵抗不了。
“我可以告诉你哟?”阿尔弗雷德看着动不动就脸红的王耀,窃笑一声再次加重了语气:“他绝对不想让你们知道的事情。”
阿尔弗雷德低下头舔了舔他颈动脉处的皮肤,随时都能一口咬住那致命的地方。细碎的头发扫过王耀的鼻尖。他可没忘记两人原本是打算来房间做什么的,结果出了这档子事,让他憋到现在。
“唔...”王耀有点欲哭无泪,这都什么事啊,我可是直男啊:“放开我...”这话听起来像是被调戏的良家妇女说的:“我...我不想听!我什么都不想听!”边说边想用手推开他。
“晚了。”阿尔弗雷德钳住他的两只手固定在头顶,另一只手熟稔地解开了他的领带,动作粗暴却又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王耀紧张到连喉结都在颤抖,他觉得今天震惊和害羞的次数比过去二十年还要多。
阿尔弗雷德继续扯开他的领口,诱人的锁骨在眼前暴露无遗。他完全无视了王耀的意愿:“他啊...”
“我不听!”王耀使出吃奶的劲将双手挣脱出来,一掌拍在阿尔弗雷德的肩膀处,击退他的同时利用这一点点空隙向旁边滚去。
诶?我的力气有这么大吗?王耀自己都愣住了,随即反应过来:...这不是我的身体...应该是祖国的力量吧。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完全接受了另一个王耀的身份。

“噗。”一声轻笑,阿尔弗雷德总算憋不住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他跟我真的滚过床单,没骗你。呐哈哈哈哈...”谁让这小家伙刚才敢吼他来着。虽然阿尔弗雷德由于成长环境的问题,没什么节操可言,但也不至于对一个普通小孩出手——就算他现在披着王耀的皮囊。
“哈?”王耀已经完全不知道眼前的人什么时候是开玩笑,什么时候是认真的。不过他心里对阿尔弗雷德的印象已经从“英俊的外国人”变成了“冠冕堂皇地说着花言巧语的骗子”——可能这也是对美/国的印象?
“还想知道点什么吗?”阿尔弗雷德笑着作势又要扑上来。
“不,不用了!”王耀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里回过神:“我...请问厕所在哪里,我...”他决定尿遁一会,冷静下来。
“我带你去吧。”阿尔弗雷德坐在床沿边,向王耀伸出手。
“我自己可以,啊...”话音未落他就在站起身时遇到了困难,他刚把双腿踩到地毯上想要站起来,却又一屁股坐了回去——为什么...身体会这么重?
“你不可以。”阿尔弗雷德像是早就预料到了,在他跌坐下来时扶了一把:“你现在和普通人不太一样。”
“什么意思?”王耀不是很明白,他觉得自己现在有心跳、有脉搏,血液正在一如常态地有序循环,视力、听觉等等也都无大碍。虽然感觉有点胸闷,但他以为这是灵魂交互带来的副作用。而且由于从醒来起就一直在床上没有太多动作,一切都显得很正常。
“身体很重对吧?”阿尔弗雷德耸耸肩,理所当然的语气:“因为需要扛在肩上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他看着王耀再一次尝试着站起来,迈动了一步不属于自己的腿脚。
沉重。是王耀现在唯一的想法,他听懂了阿尔弗雷德的意思。那个王耀,他的国/家,这几十年来如疾风一般地向前奔跑,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了前人花费了百年才达成的成就。在欢欣鼓舞的同时,也从而落下了一身疾病。但就算这样,他也不能停下来,不敢停下来,只能在四处奔波中慢慢调养。
阿尔弗雷德见他不说话,就当是自言自语了:“不过那么多年下来早就习惯了,你多走两步应该没问题。”
习惯吗?王耀情不自禁地把手伸到眼前,摊开、握紧、又摊开——这双手,挥洒了多少染血的汗青?这个人,又经历了多少苦痛的劫难?

王耀几乎是一步一步挪到了卫生间。他看着镜子中清晰地倒映着自己的上半身,在床铺上的争执过后,衣物多少有些凌乱。
他伸手将头发放了下来,这是一头坎坎盖过脖子的青丝,虽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男人要留长发——大概因为古代男性大多是长发?说起来,从年龄上看的话..那个王耀是古时候的人了吧...
我居然和一个古代人交换了灵魂,简直堪称天方夜谭,王耀撑在水池边,笑都笑不出来了。周围没有了嘈杂的人声之后,越发觉得自己现在是在梦境里沉浮,不知何处是真实。
——诶?等等?那...我的身体岂不是被这个人占据了?
——真的没问题吗?他有好好帮我上课吗?
——不对不对,重点不在这。那可是一个国/家啊!
——是不是有点微服私访的意味...
王耀忍不住胡思乱想着,各种各样的资讯突然大量涌上心间,使得大脑都快要运转不过来了。
他再次凝视着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视线向下移去:我这样把他的着装弄得乱七八糟的是不是不太好?王耀看着满是褶皱的衬衫,皱起了眉。托那个人的福,领带已经被扯下来了,连带还有一颗上衣扣子,也歪歪斜斜地快要掉落的样子。
“唉...”王耀叹了口气:那个王耀跟阿尔弗雷德在一起时也一定觉得很累吧...果然美帝什么的都不是好东西。
还是想想办法换一身比较好吧?王耀这么想着,退离一步脱掉了衬衫,却在一个不经意的回眸后,睁大了眼睛。
镜子里,背上的,是什么?
王耀屏住了呼吸,缓缓转过身,通过镜面的反射看清了背部全貌——是什么样的重创,才能造成这样的伤口?
一瞬间的窒息感笼罩了他,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如同一只从黑暗中伸出的森森骨爪,无情地扒开了结痂的创口,颜色深到发黑的血液立即喷涌而出,还不等发出一声悲鸣,鲜血淋漓的白爪不容反抗地将他拖进了过去的深渊。




————————
lof的审核机制到底要怎样...
同样一段文字,发上来说有敏感词。
一个字没改,分成两段(中)(下)发,就没问题...(一脸懵逼.jpg

评论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