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瓶蓝酱

犬夜叉,银魂,黑塔利亚,全职高手,死神,滑头鬼之孙,叛逆的鲁路修

【all叶】心电感应

一条废果:

  叶神特殊体质,私设很多


  写着玩儿,ooc,个别关♂键♂词做了处理,希望不会被屏蔽QUQ




-------------------------------




      距世邀赛开幕还有两天,提前抵达苏黎世倒时差的国家队结伴去吃早饭,喻文州数了数,还差叶修。


   


      和叶修一个房间的李轩解释道:“叶神说他昨晚没休息好,让我们别等他。”


    


      黄少天:“没休息好?!怎么可能没休息好呢,那家伙不是十一点就睡了吗,李轩你坦白从宽,你们昨晚干啥去了!”




      提起房间分配黄少天就来气。本来凭借他和叶修的关系,再加上他软磨硬泡的三寸不烂之舌,同居……同房是手到擒来,谁知道叶修这不要脸的早就利用领队特权安排好了每个人的房间。拿到房卡的李轩一脸懵逼,难道是叶修看他一个人来的所以特别照顾他?想想还挺感动。




    叶修瞟了一眼神色各异的众人,挂着高深莫测的微笑先一步上楼。某些人心里一惊,做贼心虚地揣测起心上人是不是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在刻意拉开距离。




   其实他们想多了,叶修只是选了个看起来最不会找自己“麻烦”的。




      而李轩同学,面对着这份殊荣,只能用如坐针毡芒刺在背来形容。在大神云集众星璀璨的国家队里,虚空队长宛如被降级的冥王星,饱受昔日同僚的冷眼和排挤。




      李轩:“冤枉啊!我也睡得早,而且我睡相很好的,绝对没打呼……”


    


      黄少天不相信,和张佳乐一左一右夹住李轩进行非人道拷问,另一边苏沐橙敲响房门:“叶修,身体不舒服吗?”




      众人等了一会儿,叶修才睡眼惺忪地打开门,右手轻轻揉着左肩:“沐橙,大家都在啊。我不是让李轩带话说我不下去吃早饭了吗?”




      “老叶你撞到肩膀了吗,快给我看看。”黄少天扒开叶修的领子就往里瞅,喻文州驾轻就熟扯住他的后衣领往反方向拉:“少天有什么发现吗?”




   “暂时没有……就挺白的,挺嫩的。”




   “……”




     孙翔:“什么破比喻?!”




      喻文州挡住张佳乐和方锐张望的视线,微笑说:“前辈,身体不舒服还是找队医看看,别拖久了。”




     “不严重,可能是落枕了,浑身酸痛。”叶修拒绝了王杰希刮痧加推拿的好意,和苏沐橙交换了一个眼神,“今天参观场馆我就不参加了,这么一帮问题儿童,辛苦你了文州。”




      送走众人,叶修重新裹进被子里,毕竟他被人“殴打”到凌晨三点可不是开玩笑的。虽然叶修身上一丝淤青都没有,但他的精神层面着实饱受摧残。




      叶修有个奇怪的特异功能,他取名为心电感应。




      发现这项功能时,他还在读小学。小小年纪,一张脸蛋白白嫩嫩,却已经开始点嘲讽技能,不带一个脏字就把对方气得青筋暴凸。




      那一刻,小叶修身上像是挨了无数乱拳,无法承受的巨痛让他两眼一黑当场晕了过去。




      入院检查一切正常之后,神通广大的叶爸爸搞来了一枚护身符,可以屏蔽他人对叶修带有激烈情绪的想象。


   


      那之后安安稳稳生活了十七年的叶修没想到,才离开护身符一天就出事了,果然他的黑子遍布世界各地啊。如今没了护身符,能求助的只有沐橙。




   等房间里只剩他和沐橙两个人,叶修也不再顾忌,将事情原委告诉她。苏沐橙第一次知道叶修还有这种体质,惊讶之余拟定好搜查计划——以叶修为圆心,半径十米之内,昨晚在脑内把叶修痛殴了一顿的人。




   叶修:“不会是国家队里有谁这么恨我吧?”




   苏沐橙翻了个白眼:“怎么可能,他们也就是嘴上说要揍你,一个个脑子里都……”




    苏沐橙住了嘴,差点就要脱口而出“想日你”这种糟糕的词。叶修也就随口一说,他明白这些赛场上的敌人赛场下还是待他不错的。




  两个人商量起搜查计划的细节,殊不知躲在门口听墙角的黄少天、张佳乐和孙翔都惊呆了。




  孙翔根本就没发现苏沐橙不见了。黄少天和张佳乐说要去上厕所,孙翔刚好也有点想去,就跟在后面,结果这两个人鬼鬼祟祟绕回叶修的房间,他一时好奇才跟了过来,没想到听到这么劲爆的内容。




  等等,但是这种事,真的是真的吗?




  黄少天低声问他们:“你们相信吗?”




  孙翔:“是不是真的试试就知道了嘛。”




  二人震惊地看着他,孙翔不解:“看什么看?”




  张佳乐:“看来六个核桃还真管用。”




  黄少天和张佳乐一致推选孙翔来试水,毕竟他看起来就很擅长在脑内模拟施暴的场面。孙翔对于这个莫名其妙的人设很有意见,臭着脸默默开始回忆叶修最讨厌的一面。




  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做荣耀,而不是炫耀……




  叶修的神情变得冷酷锐利,就像在管束一个不懂事的熊孩子。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捏着账号卡一端,看起来是那么修长又那么容易折断……孙翔突然站起来抓住叶修的手腕,高大的身材如示威般逼近,把失去平衡的叶修压在会议桌上,实木桌角刚好顶在叶修的尾椎上。




  “嘶——”




  现实中的叶修倒吸一口凉气,苏沐橙关切地问是不是那个人又在臆想些暴力场景,叶修摆摆手:“没,就感觉尾巴骨一阵刺痛,可能是我睡觉姿势不对吧。”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黄少天拉着二人赶紧开溜,免得被苏沐橙发现。路上张佳乐问孙翔都想了些啥,怎么还揍到尾椎上去了,这个部位未免也太让人遐想了吧。




  孙翔又羞又恼想反驳这只是个意外,电梯门开,他没看路往前走,一头撞上了要出电梯的周泽楷。电梯内,张新杰举着仍在通话中的手机面无表情看向张佳乐:“你按错键了。”




  “我靠!”张佳乐赶紧摸出手机挂断电话。刚才这三人去上了半天厕所,张新杰不放心就打了个电话给他,那时他们正偷听到高♂潮处,手机的震动吓了张佳乐一跳,慌乱之中他居然按了接听,且一直没发现。




  喻文州微笑望着黄少天,方锐则很猥琐地搂他肩膀:“发现了领队的什么好秘密,下去餐厅里跟大伙分享分享吧,一个人吃独食是会有报应的哟。”




  黄少天瞪了张佳乐一眼,本来三个人美好的小秘密这下就要成为众人皆知的大秘密了,你可是真是个飞龙骑脸也能输的好队友啊。




  张佳乐回瞪,你怪我啥都行,就是不能怪我人品不好,不能!不能!!




  




  苏沐橙不到十分钟就确认了目标,比预料的轻松太多。那人住在叶修的楼上,是个骨灰级轮回粉,看清来人是苏沐橙时脸色变得铁青,嘀嘀咕咕什么“周泽楷才是第一人”、“垃圾兴欣负分滚粗”、“凭啥让丑逼叶修当领队这一定有肮脏的黑幕”……




  苏沐橙保持女神的笑颜什么都没说,随后就向周泽楷告状,编了个这人晚上故意在楼上制造噪音影响叶修休息的理由,再把他骂的那些话原汁原味转告给他。不出所料,联盟第一脸的脸,彻底黑了。




  当晚,这人狼狈地搬走,而住得离叶修最远的周泽楷和孙翔顺利晋升到正上方的房间(一个嘴残一个脑残没竞争过其他人)。




  




  深夜的瑞士首府,灯火斑斓闪烁,夏夜微风从苏黎世湖上吹来穿过露天阳台半开的落地窗,雪白飘纱下的坠饰丁零作响。




  是个惬意的夜晚。




  叶修却在床上辗转反侧。




  他抱着薄凉被,露在外面的一只腿在柔顺的蚕丝纤维表面磨蹭,宽松的平角短裤渐渐下滑、卡在盆骨边缘,凹下去的腰线沿着小腹消失在三角地带。




  他在做一个很糟糕的梦。




  酒店房间内,一个黑影正站在床边注视他,然后悄悄地、小心翼翼地伸出食指轻刮他的脸颊,像抚弄一只睡着的猫儿。这个人的力道温柔、指骨修长,是个男人。




  叶修睡得迷迷糊糊,潜意识却察觉到某种危机。他把脑袋往被子里缩,那只手也跟着进入被子,犹如跗骨之蛆不能逃避。




  指尖轻轻扫过睫毛眼鼻,在抿起的唇瓣上反复摩擦勾勒,似乎在欣赏姣好的唇形。这时,第二道黑影出现。黑影撑在叶修身侧一口咬上他敏感的耳垂,湿润的唇舌碾过饱满软肉和耳廓,每一个动作都在疯狂诉说此人压抑的情感下是有多么急不可耐。




  停留在唇上的手指探进叶修的口腔搅动,渐渐深入到喉腔,然后不疾不徐地进进出出,用两根灵巧的手指就翻腾出堪比某杆巨枪插嘴的羞耻感。叶修努力吞咽因为受到刺激而不断分泌的唾液,更糟糕的是,有人在使劲儿吸他的胸,酸涩的肿胀感让他很难受。




  他微微兴奋了的某个部位上也多了只手,宽厚的手掌握住弹性十足的海绵体上下rou弄,不得不说这个人平常肯定没少自娱自乐,手上技术过硬,没一会儿小叶修就彻底站了起来,倔强地顶起平角内裤杵在被子上,顶端已经开始渗出透明黏稠的液体。




  某种冰凉的器具套在叶修的脚腕上,随后被牙齿啃咬大腿内侧的酥麻感传遍全身。那人一路添到了脚背,然后晗住了叶修因为紧张而蜷缩起的脚趾。




  有人在和他接吻,有人在咬他的喉结,有人在吸吮他的锁骨,有人从肚脐添到小腹然后晗住小叶修,有人的手用力捏着他的屁股,揉着揉着就滑向了非分之地,指尖急切地往里钻……




  双腿被蛮力分开压在胸前,本来就缺乏锻炼的韧带痛苦哀鸣,挣扎着想逃离魔掌。然而无论叶修如何翻滚扭动,神经末梢仍敬业地把所知所感传递给大脑。




  下shen难以启齿的部位里塞了好几根手指,各自用不同的力道和方式进行扩张,叶修裹在被子里哼哼唧唧,喘息中都带上了憋屈的哭腔,心理防线濒临崩溃。




  随后,一个圆柱体强行挤入内部,粗鲁的长度直抵叶修体内最深处。又烫又硬的大家伙如同刑具,让叶修尝到从未体验过的痛楚。




  然而这还远远不是结束。




  那东西还有几个实力相当的好兄弟,此刻重叠在狭小的空间里挤作一团,它出去了这个进来,这个出去了下一个又挤着下下一个一起进来,频率完全不同的打桩机们在叶修身体里肆意驰骋,仿佛在身体力行霸图那句赫赫有名的口号。




  求生的欲望给混沌不清的意识破开一道口子,叶修睁开眼,没有看到围在床前黑压压的一大圈影子,卧室里只有李轩微弱的鼾声。




  他抹开被汗水浸湿的额发,恍然发现这并不仅仅是一个噩梦那么简单。




  叶修试图下床,被弄得酸软的肌肉群却并不想改变躺着的姿势。他无奈地认命,瘫在床上仿佛失去梦想的咸鱼。枕头下藏着个小瓶子,这还是白天他为了以防万一托苏沐橙买的,原本以为那个轮回粉丝不住在隔壁就没事了,没想到最终还是派上了用场。




  叶修摸出一颗安眠药吞了下去,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兴欣的材料又有着落了。




  




  隔天清晨,国家队下榻酒店的大堂内,一个黑衬衫黑墨镜的气质型男坐在真皮沙发上,修长的手指捏住信封一角,反复摩擦的小动作暴露了此人并非表面看起来那么镇定自若。




  叶秋揣着大老远从北京带来的人肉快递等了近两个小时,奈何他昨天赶着登机忘了问混账老哥的房间号,酒店前台又很尽责地保护客人隐私,就算他展示了和某个客人一模一样的脸别人也不为所动。




  房间座机没人接,手机也关机,叶秋简直要担心疯了,他永远忘不了小时候叶修为了维护他和高年级的人斗嘴,明明没有任何人动手他却直直倒下去的那一幕。




  石英钟摆到九点半,一群身着统一队服的人准时在大堂集合,同样在沙发上等候的随队翻译和各家记者赶紧跟上去,宽敞的大厅里顿时挤满了人。




  叶秋挺直身板,越过人群一眼瞧见走在最前面的苏沐橙,然而苏沐橙根本没注意到他,正和楚云秀聊到激动的地方。




  荣耀首次举行国际赛事,别看老冯平时被叶修气得吹胡子瞪眼儿,团结一致对外的关键时刻那是相当护短,没少向体育总局申请高级伙食团和安保人员,总之就是要让国家队一行平平安安顺顺利利。




  看着快赶上国家队总人口的保镖大哥们,叶修忍不住和旁边的王杰希调侃:“大眼儿,你说老冯这是不是被嘉世和霸图搞出被害妄想症了?”




  王杰希侧过头,温热的呼吸吐在叶修脸颊上:“说不定这个担心还真不多余,毕竟你可是走到哪儿都能掀起血雨腥风的主。”




  叶修听到这句夸奖还挺受用。




  保镖老陈心情很不好,在国外遭遇分手危机,偏偏还因为工作不能及时飞回去挽留亲爱的。他盯着向国家队靠近的可疑男子,想都没想就把他往外推:“无关人员退开退开,站远点!”




  叶秋心情也很不好,时差没倒过来困得不行,不靠谱的老哥又联系不上,还遭遇如此粗暴的对待。他打掉保镖的手,冷冰冰甩下一句“我找苏沐橙有事”。




  换做平时,他绝不可能这么没涵养,今天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仔细想想,只要碰上和叶修有关的事,他的筋就没对过。




  老陈只当这人是苏女神的狂热粉丝,双手齐上揪住叶秋的衣服就要把他拽走,叶秋卡住对方的手腕反向施力,一压一转轻松化解。老陈没想到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一个人居然对格斗技巧如此熟练,心中暗暗咂舌自己踢上铁板了。




  动静不小的争执引人侧目,眼尖的某小报记者惊讶发现黑衣男子的侧脸轮廓神似叶神,于是暗戳戳打开手机摄像头疯狂抓拍,弄不好要搞个大新闻。




  “叶秋?!”




  苏沐橙捂住嘴,但是为时已晚,统治国内荣耀界九年的名字进入了在场每个人的耳朵。她预感到一场暴风即将来临,机智如她,以堪比黄少天幻影无形剑的手速从李轩的裤子口袋里摸出房卡塞给叶秋,后者心领神会,两三下就从人堆中脱出消失在电梯里。




  一套连击一气呵成,吃瓜群众看得一脸懵逼。




  苏沐橙拍拍满脸写着“很感兴趣”的喻文州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喻队,我们别堵在这里妨碍公共秩序了,有什么事上车再说。”




  话音刚落,黄少天立马催促大家赶紧出发去体育场,一边嚷嚷一边狂推苏沐橙,人生中从来没有这么积极地想上大巴车,而他的身后则是一群更加积极的中国好队友。




  此时距离叶修叶秋双双荣登荣耀最火热的八卦小报版头并被深扒家底然后冯主席犯病住院还有十二个小时。




  




  其实,叶修知道某些个人对他有超越友谊的好感。平常他和他们插科打诨嘻嘻哈哈,荤段子层出不穷,暧昧的小动作也驾轻就熟,看似是个神经大条的感情白痴,其实叶修心里跟明镜似的。




  谁在饭桌上老把他喜欢吃的菜转过来、谁总是第一时间发现他口渴、谁无论去哪儿都要给他买点伴手礼土特产、谁一言不发就陪他熬夜奋战副本、谁在他有难时茶饭不思心急如焚、谁明明站得离他最远偷看他的时间却最久……




  没有人点破,没有人越线,叶修也就顺其自然自得其乐。他还挺心大的想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其实别人就是把他当成好朋友铁哥们,真正的友谊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




  然后他就翻车了。




  翻了个四脚朝天菊部地区隐隐作痛。




  没想到这帮表面温柔隐忍的正人君子,心思居然这么龌龊。叶修点上一根烟靠在床头,窗外阳光明媚,他的脸上却布满消耗过度的沧桑。




  叶秋很想没收他的烟,但是看着这货难得的郁闷不已又有些心疼。以他哥的性子,还真很少有事情想不通。




  “傻弟弟,你说,要是你有个朋友平时对你很好,其实心里早就暗恋你想把你弄上床,而且还是那种往死里日的弄上床,你会怎么样?”




  叶秋打了个冷颤眉头紧紧皱在一起,想了半天冒出两个字:“恶心。”




  “哦。”叶修经历了一场疯狂的感官性体验之后,身心俱疲的同时还顿悟了某件不得了的事,“我倒不觉得恶心,就是挺尴尬的。”




  “……”




  叶秋沉思了一会儿这句话的含义,然后飞快挽起袖子开始收拾他哥的行李:“好了别说了,我们现在就收拾东西搬去新城,正好我在那边有私人别墅,离体育场也不远,环境优美交通便利,绝对没有人面兽心的‘朋友’纠缠你。”




  叶修眼前不禁浮现前不久在苏沐橙那儿看到的表情包: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傍晚时分,国家队一行结束适应性训练返回酒店吃晚饭休息,只见叶修来餐厅领走一批人直奔会议室。




  暖黄色的顶灯映衬叶修懒洋洋的脸,方锐的视线瞄到他白T恤下露出的一点锁骨,又看了看会议室的大长桌,忍不住直咽口水,脑子里又有些旖旎的遐想:“我说老叶,有啥事赶紧说,这气氛怪怪的。”




  “既然点心大大这么直接……”叶修双手撑在演讲台上环视坐着的九个人,勾起的嘴角上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不怀好意,“本来我还挺尴尬,不知道怎么开口。看你们这么淡定,那我就开门见山了。”




  “你们是不是喜欢我啊?”




  鸦雀无声。




  叶修看向最有可能反驳他的孙翔,傻孩子正红着眼眶咬紧下嘴唇,瞪得又大又圆的眼睛似乎可以喷出火来,一副被戳中心事想吃了叶修的恐怖表情。




  饶是叶修,在得到这些人近似点头的沉默回答后,虽然表面上还是一派运筹帷幄的云淡风轻样儿,内心早已经三观炸裂地崩山摧。他今天在房里想了一天,除了荣耀打得好他也没有别的优点,学历不高、人邋遢,存款房车一样没有,反观这些人,要颜有颜、要钱有钱,究竟是图啥都看上他了?




  难道真的是因为他的荣耀技术?




  叶秋插话道:“该不会是图谋我们家的家产吧?”




  “……叶秋啊,少陪咱妈看点家庭伦理大剧。”




  至此,叶修仍旧没解出答案,从源头上根除这种喜欢的可能性也就无从谈起。于是叶修换了个思路,他拿出叶秋带给他的信封,里面是个三角形的小护符。从边缘的磨损程度来看,这个护符一定是被主人贴身佩戴了很多年。




  “昨晚感受到了大家的厚爱,幸亏我的傻弟弟今天就把护身符送来了,我很遗憾地在此通知各位,‘心电感应’游戏截止到今天早上已经全部结束了,错过的玩家也别期待下一场,以后都不会有了。”




  “靠!”黄少天拍案而起,“你们不是都不相信这件事吗?结果全都偷偷摸摸去试了是不是!我真是对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太失望了!太失望了!!!”




  喻文州把激动的黄少天按进座位里,慢悠悠地说:“少天,你昨天在厕所里待了快一个小时吧,大半夜闹肚子吗?”




  张新杰跟着说:“那还真是凑巧,张佳乐昨天也拉肚子,厕所的灯开着我根本睡不着。”




  肖时钦助攻:“我记得他们两个昨天说‘为了领队的身体着想不要去尝试奇怪的事情,万一给领队造成了伤害就不好了’。王队,你也有印象吧?”




  王杰希最后补刀:“的确是,现在看来简直是欲盖弥彰。”




  心脏联盟默契集结,枪口一致对准当事人黄少天和张佳乐,孙翔则因为周泽楷大方承认昨晚对叶修有性幻想而结结巴巴地坐在一旁不知所措,方锐发挥了猥琐大师的特长猫在角落里不参与战争,以免他的真诚受到波及。




  “好了好了别丢锅了,我都数过,不多不少正好九个人,你们谁都别想赖掉。”




  “哇噢,你那边还能看见?老叶你实话实说,是不是还能看见我们怎么上你的?”既然被发现,方锐索性也不装纯洁了,追叶修这样的假二皮脸就是要流氓、要主动才能有机会。




  叶修呵呵一笑从容拆招:“我们的方锐选手显然是想跟唐昊住一间屋,让我们满足他的这个心愿吧。”




  目前和方锐同一个房间的王杰希露出迷之微笑,而在电梯里的唐昊则感受到一股恶寒。




  方锐自觉认错禁声,叶修借着清嗓子掩盖刚才一瞬间的窘迫,继续说:“介于各位对你们尊敬的领队做出了衣冠禽兽的行为,现在有两个选择摆在大家面前。”




  “一,我搬去我弟的独栋大别墅住。大家放心,那边交通便利,不论是去体育场还是来这边商讨战术都很方便,我弟全程接送,来回只要十分钟。”




  “二,世邀赛结束以后,每个人都给兴欣打一个星期的工,方锐大大因为是内部人士,就改为专门去外派卧底一个月,期间为了不暴露身份就别和我组队了。”




  “为什么我是一个月!”




  “可能因为你特别优秀吧。”




  方锐为自己的耍流氓行径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现在大家开始投票吧。”叶修在会议室的黑板上写下“一”、“二”,“选一的请举手……好的方案一零票。选二的请举手……”




  齐刷刷的一排手。




  叶修欣慰地笑了,笑容中不失幸灾乐祸:“看来大家很喜爱冠军之师王者之队的兴欣嘛。”




  众人耳边响起黄少天鬼哭狼嚎的歌声:“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小不忍,则乱大谋。




  他们憋着一口气儿,白天拼命打比赛,晚上拼命制定战术研究策略,不多的空余时间里还要拼命防着别的阵营的情敌,比如美国队的那谁和德国队的那谁谁,就为了等拿到冠军后光明正大向叶修开战。




  输家要和赢家回老家结婚的那种开战。




  然后,趁着拿到世界冠军的国家队被记者堵得水泄不通,叶修已经被叶·霸道总裁兄控·秋提溜上了环游欧洲的豪华巨轮。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end.



评论

热度(344)

  1. 蓝瓶蓝酱一根苦瓜儿 转载了此文字
  2. 蓝瓶蓝酱一根苦瓜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