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瓶蓝酱

犬夜叉,银魂,黑塔利亚,全职高手,死神,滑头鬼之孙,叛逆的鲁路修

【all叶】恶魔与禽兽

初叁那棵树:



★相当有毒的原著向私设天使恶魔AU,给@青衫南——就是条咸鱼 的点文。


*


“…当遇上恶魔,一定要取走他的精元,夺取他的真心,才可以不让他出去为祸世间…”没有起伏地念着这段东西方语言杂糅的文字,叶修一只手支起了自己的额头,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个呵欠。


“取走精元?”楚云秀发表疑问,“这是哪个上古年代的说法啊?”


“难道你觉得原本的夺取贞操更好听吗?”一旁的李轩凑过来,更加奇怪地问道。


“所以就是一定要把恶魔那什么…直到让他没有精力去祸害别人?”思考了很久,也憋了很久的孙翔提出疑问,脸却是通红的。


这个道理自然是对的,毕竟话糙理不糙,可四周现在只余一片寂静。


叶修手一歪,咳嗽两声,以一种相当诡异的目光注视着好似在求解一道生物题般好奇认真的孙翔。


喻文州没被沉默间的尴尬所影响,他只是想了想,像真正有所不解一般不疾不徐地问道:“这么说来,恶魔还没为祸人间之前就已经被…好像至今为止也没有一个恶魔真正干什么坏事,那么到底是为什么要被称为‘恶魔’呢?”


严肃文学的风气一下就驱散了刚刚那股关于如何把恶魔xxoo的不良气氛,喻文州不求甚解的目光简直要把正在犯困的叶修烧出一个洞。


“…我觉得大概是因为恶魔长得倾国倾城,很容易让他周围的人神魂颠倒?”


“或许是他妖媚艳丽,可以蛊惑人心?”


“可是明明是遇到恶魔的人要夺取他的真心啊!”


“所以说我还没见过真正的恶魔呢…”


“本来就没人见过。”


众人一阵七嘴八舌,看上去兴致勃勃。


叶修无语片刻,敲了敲桌子:“这种问题是不可能得到答案的,我们来讲下一页吧。”


“明明是赛前放松,”黄少天无精打采地两只手揉上自己已经乱成一团的头发,“老叶你要不要拿这种生活指导书来敷衍我们啊…真的好无聊…所谓的必须关上门做的放松活动,为什么不是我想的那样…”


张佳乐好像被呛到了,脸涨得通红,他瞪着眼看着黄少天,满眼明晃晃的“你想的关起门做的放松活动是什么哦你个禽兽”。


“这可是全世界人民必读的百科全书,”叶修苦口婆心,“最基础的才是最根本的,倒背如流对你们来说还是有好处的,起码不会被骗…”


“为了不让我们被骗,”一旁神情平淡的王杰希此刻从善如流地接话,“叶领队可以以自己为例介绍一下天使吗?”


“对啊老叶!”本来兴致缺缺的方锐顿时就活了,睁着一双真诚的大眼睛,“快快快,放出你的翅膀,回归天使们——比如我的怀抱…”


“你是想当折翼天使吗?”叶修“啪”一声合上书,皮笑肉不笑地起身,无视其他一切或是意味深长或是各种期待的眼神,果断下了逐客令,“放松够了吧?我要休息了啊。”


*


世界上存在两种生物,天使和恶魔。


恶魔被描述得很可怕,实际上却没有人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因为全世界都是天使,恶魔那是存在于书里的人物,现实中有没有还真没人知道。


天使就更简单了,种类繁多样式齐全,唯一的共通点是都会有一双翅膀,不过飞不了也没办法加速,顶多增加一下美貌值。


翅膀属性不同,有的自然是酷炫狂霸拽,如韩文清带着煞气的黑红色巨大羽翼,一展开活生生吓哭过小孩;又如周泽楷飒爽的银白云纹翅膀,张开时配上他俊美的眉目,分分钟迷死人不偿命。当然,还有些稍显柔弱的款,比如苏沐橙绘金的洁白羽翼,比如喻文州纯粹的淡蓝色翅膀,都是属于“漂亮”这个范畴的。


不过至今为止,包括苏沐橙在内,还从来没有人看过叶修的天使形态。


所谓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所以,国家队的每位成年男性,都对叶修身为天使的肉体充满了单纯的好奇和热烈的探索欲。


*


有烟火绽放在如烟浩渺的夜空里,星星无声地颤抖着光芒,夜色渺茫,空气中哪怕一粒浮尘都清晰得折射在了那双漆黑的眼眸里。


意大利队的Alan打开了天台的窗,首先对上了一双美丽的,承载下满室星空的眼睛。


“叶…领队。”对中文有浓厚兴趣的意大利小伙为自己起了个文艺的中文名——安泽,让很多人都记住了他。他是个热情友善的人,因此主动和叶修打了招呼。然而因为语言不通的缘故,Alan只能生疏而别扭地说着中文,舌头僵硬得转不过弯:“你好。”


“真巧啊。”很明显,叶修也记住了他,有些惊讶地打了个招呼,然后就懒洋洋地眯起了眼睛。


Alan的面孔深邃而英俊,鼻梁高挺。他有一双特别漂亮的蓝色瞳孔,干净澄澈,像剔透无暇的琉璃。他看着这位月色下五官更显东方古典美的清隽领队,心下不由自主有些莫名其妙的忐忑不安,也不知该搭什么话,只能语调生硬地提出疑问:“你为什么…不去参加…鉴定仪式?”


所谓鉴定仪式,听起来逼格还挺高,其实就是检查身体,不过多了个步骤——检查翅膀是否健康,是否完全。


外人都很喜欢看这个过程,因为一双双华丽的翅膀展开来,实在是一场极为完美的视觉盛宴。


“你呢?”叶修却不回答,笑着反问道,“逃了啊?”


他什么都没承认,却也什么都没否认,他巧妙地转变了主动权,这会却轮到因为不适应天使展翅气息的Alan哑口无言了。


苏黎世的夜空都如此晴朗,无云之下,微风袭来,扬起了他额角的碎发,露出一片苍白的皮肤,好似从未见过光一样透明。空气中弥漫来某种从未见过的气息,与其它让Alan抗拒的天使气息不同,淡却纯净,生来契合一般,让Alan脊背处的骨头稍稍一酥,过电一般。


Alan的心脏忽然猛烈地跳动了一下。


“我…可以…要你的…手机号吗?”纯情的意大利男孩尚且不懂这是什么感觉,淡金色的睫毛颤了颤,满怀希冀地望了过去。


“不行。”然而还没等叶修开口,另一个干脆利落的声音非常煞风景地响起,一名貌似是中国队成员的青年铁青着脸走了过来,没有一点面对国际友人该有的和平态度。


“几分钟不见你怎么就又惹上事了?”张佳乐看着面前小言的一幕,心口一片不自觉的烦躁奔涌而上,偏偏还不能让叶修察觉。他刻意把意大利友人想要交朋友的单纯想法扭曲成了恶意的骚扰企图,小声地在叶修耳边问道:“居然还问你要电话?这老外想干什么?”


“我怎么知道?”叶修的神情更加无辜,被张佳乐拽着往门外走的时候,还不忘回头对满脸懵逼的意大利小哥说了句英文,以示礼貌。


——“Sorry,I do not have phone.”


这句话倒是真的,比金子还真。


“干嘛不参加鉴定仪式?”下了天台,张佳乐忍不住问道,“我说你老是藏着掖着翅膀干什么?居然还躲到这里来了。”


“我又不是年轻的小姑娘,”叶修义正辞严却文不对题地回答,“早已过了拿翅膀来臭美的年纪。”


“你不是吧?”张佳乐险些一个踉跄,“检查个健康情况而已,又没要求你雄孔雀开屏…”


话到这就戛然而止了。


因为张佳乐忽然想到——如果这是叶修的话,他会脱下衣服,张开翅膀小心地护住身体,羽翼也许会顺风抖落,嘴唇会紧抿,垂下眼一言不发,赤裸的光洁小腿暴露在空气里,形状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他黑色的发或许会紧贴在毫无遮掩的脖颈上。


可能是比公孔雀开屏还可怕的,绝对会吸引一群雄性求偶的片段。


不妙。


想想都觉得——


张佳乐喉咙有点干涩,只能佯装大气地拍了拍叶修的背:“其实吧,父不嫌子丑,就算你翅膀长得再丑我也不会嫌…”


那个“弃”字还没出口,面前忽然一黑。


叶修脊背上被他拍到的的蝴蝶骨此刻猛然展开,落下一片轻飘飘的羽毛。


那不见杂质的翅膀如冰雪擦拭,是纯净到透明的雪白色泽,不加修饰。但同样的,在张开翅膀的那一瞬间——叶修发丝拉长,那乌黑的发遮掩住了清澈的瞳仁,向来薄而淡的嘴唇顿如糜丽的罂粟一般润红,有着堕落般的凄美和淬到骨子里去的深艳。


极致的碰撞,仿佛地狱里荆棘缠身的堕落天使。那是与他往日的懒散半颓废的纯净截然不同的,超脱性别一般的美丽。有那么一刻,张佳乐只觉得空气中诱惑人心的奇妙气息暴涨着,吸引着他上前描绘叶修华美的翅纹,恨不得将自己的翅膀上的羽一片一片嵌进叶修轮廓分明的羽翼,骨血相融。


那冲动源自于血液里的叫嚣,天性要释放一样的顺理成章。


只不过短短一瞬,叶修便收回了翅膀。


“你…你怎么忽然…”张佳乐的手掌上仿佛还残余叶修皮肤的温度,然而那片灼热火烧火燎一般烫到了心底,他在这一刻,蓦然明白了叶修不愿意在他人面前展现翅膀的缘由——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不过是太过诱惑人心的,与叶修平日反差太过的一分冶丽而已,足以让所有人奋不顾身,飞蛾扑火。


“我这段时间…”叶修明显也有点无奈,慢吞吞地说道,“被人碰到翅骨就会想放翅膀。”


不是不知道天使放出翅膀时总有不同的气息,有点类似那些“ABO”世界里的信息素,但令张佳乐始料未及的是,叶修放出翅膀的那一瞬居然如此…


正常的生理反应让张佳乐僵了又僵,最后只能拽着自己的小辫子极力保持清醒,话语开口却像是带了喁喁鼻音,忽远忽近:“你…你好好回房待着去!”


他像是火烧屁股一样,咬着牙冲进了洗手间,只留下原地不明所以的叶修,想着张佳乐不会被自己放翅膀的样子吓着了吧?


当年羽翼觉醒家人便几番叮嘱绝对不能在外人面前放出翅膀,叶修依言照做这么多年,倒没出过岔子。只是这段时间翅膀似乎经常不受控制要冒出,肩胛骨也时常痒痒的…总觉得,不太妙啊。


叶领队被翅膀顶破的衣服破破烂烂的,凉风袭来,吹得他一个哆嗦。


*


国家队进入的D组相当于一个死亡小组,没有弱手。第一场他们遇上了实力颇为强劲的韩国队,险险获得了胜利,但也暴露了在世邀赛这个舞台上显得致命的短板——喻文州的手速在记者会上遭到了犀利的诘问,在网上甚至被人冠以“诟病”二字。而他向来精妙的布局能力似乎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没了用武之地,一时之间,阴影重重,怀疑漫天。


国家队其他人当然不以为意,他们的队长,他们自己清楚。但喻文州明明不堪舆论却还是若无其事的样子,让其他人有些担忧,却在仔细观察之后觉得喻文州是真的没受影响,开口不得,只能不了了之。


第二场面对的日本队更为强大,来势汹汹,几乎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想看着这回这位备受争议的中国队队长是否会成为中国队的弱点。


开赛前。


“领队?”洗手间里,喻文州深吸一口气,将脸颊埋进手中一捧清水。闭气几秒后,窒息感潮水般涌上。他抬起脸,然而透过垂在眼睫上雾蒙蒙的水汽,一睁眼就看见了叶修。


“你在蓝雨训练营的时候和现在差不多。”叶修看着满脸水珠,头发都湿漉漉贴在皮肤上的喻文州,没头没脑地突兀开口,似是而非地说。


喻文州显然有片刻的惊讶——但他随即恢复了温和的笑容,说道:“前辈怎么忽然追忆起过去了?”


“没什么,忽然想到了。”叶修话题一转,又说,“今天正常发挥就好,别太和气了。”


“我们中国队的队长,当然是最好的。”他眉宇稍稍扬起一点,抬手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


喻文州定定地看着叶修半晌,忽而展颜一笑:“我的荣幸。”


他的笑容与往日里有些许不同,但也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不一样——硬要形容的话,就像是乍寒还暖之时喷薄的热度,带着更温暖,更耀眼的色彩。


谁都有铮铮傲骨,谁愿意被人怀疑?谁不想成为最耀眼的那一个,又有谁会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的心悦诚服?


喻文州不说,不代表他不在意。他装作没事,是因为他是中国队的队长,他的职责和任务是带领整个队伍夺冠,而不是争一时意气,更不是让其他人因为自己的状态而担心。


自然不是没有阴霾,也有隐隐压力加身。


只是他自以为这些心情隐藏得很好,叶修却很坦然地直视着他的双眼,对他说“我们中国队的队长,当然是最好的。”


像是紧闭蚌壳的贝被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因为感受到温暖而不经意地张开一点,贪婪地汲取阳光。


我的荣幸。


能遇到你,是我的荣幸。


“领队,这场要是赢了大比分,给我看看你的翅膀怎么样?”喻文州在一片静谧的平和里,忽然开口道,提出了一个和他平日性格稍有冲突的直白要求。


然后毫不例外的得到了叶修一句“呵呵”。


*


王杰希的面孔在幽暗的白炽灯下稍显冷淡,他看着眼前的比赛,修长的手指执笔不时在自己随身的笔记本上写写画画,专注到忘了给自己增添表情。


“我还以为你会很生气啊?”叶修坐在他旁边瞄了眼那略显潦草却笔迹清晰的记录和点评,摸了摸下巴悠悠地说道,“看来是我想多了。”


王杰希动作的笔锋稍稍一顿,声音辨不清情绪:“只是有些不理解你的用意而已,谈不上生气。”


这场对决日本队的结果在小组赛里有多重要不言而喻,然而这个节骨眼上,叶修却果断地换下了团队意识相当出众的王杰希,反而让配合间还有凝滞和生涩的唐昊上了场。


王杰希可以理解叶修对唐昊的期望,其他人也都知道叶修自世邀赛以来为了让唐昊融入做了多大的努力,这个局面下的这种举措,甚至深想一点就很容易让人觉得叶修是为了唐昊而委屈王杰希,可王杰希清楚,叶修不会这样做。


他换下自己,一定还有别的理由。


只是王杰希想不到。


信任这种东西十分的虚无缥缈,无迹可寻。就像他坚定不移地认为“叶修不会这样做”,这种想法比“叶修不是这样的人”更加的带有毋容置疑的意味,扼杀了每一丝怀疑。


这也并不奇怪。因为叶修就是这样一个人,就算大家都笑着闹着说他没下限,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怀疑他的为人处事。他如此矛盾,却又如此特别。


“这里不是微草,”叶修没有看他,明亮清澈的眼睛嵌着浅浅的笑意,仿若倒映着黑暗中的光明那般,引人神往,“你没有必要再把一切都扛在肩上。”


这里不是你的微草。


王杰希骤然失语。


他向来知道叶修是理解他的,就像那年叶修站起身来不顾任何人的目光为他鼓掌,心有灵犀,惊鸿一瞥。但他却不知道,叶修了解他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这是你的队友们,”叶修遥遥指着屏幕上操作精彩而配合默契的中国队成员,“虽然你可能不想承认,但他们确实很优秀,是你可以放下负担,去信任和托付的同伴。”


是同伴,不是责任。不需你事事亲力亲为耗费心神,只要你勇敢而自信地与他们并肩作战。那是最优秀的队友,那是你如今可以为之骄傲的中国队。


“大眼,”叶修揶揄地说,“魔术师可不能只在国内逞凶,你要不要露两手给国际友人们瞧瞧?”


空气中蛊惑的气息越来越浓郁,掩上半边阴影的叶修在此刻,清隽的眉眼都像是被光影拉长,勾勒出难以言喻的妖冶。总能轻而易举引诱他人冲破心底桎梏的叶修,一句话,一个字,都有让人为之会心一笑的魔力。


发光一般的,惹人无法抗拒,想要接近的叶修。


像是传说里的恶魔。


王杰希仔细地瞧了叶修半晌,忽然笑了。他的笑容里有着难为可贵的,少时便隐藏于心的一些桀骜和意气,像是出鞘的三尺青锋,厚重古朴的外表下正是凛然若雪的锋锐。


他说:“如你所愿。”


*


中国队赢了日本队,大比分。


记者会上叶修坐得倒是端正,可手指在桌子底下一点都不老实,他百无聊赖地打着手影戏,大概意思就是在抱怨“这个记者会怎么还不结束啊”,那模拟一个小人内心感想的手影栩栩如生,连坐在他后面的张新杰都目不转睛地看着,遑论一旁憋笑憋得辛苦的苏沐橙和肖时钦。


“请问中国队的喻文州选手有想过要怎么样弥补自己在手速这一方面的短板吗?”一个记者犀利地问出口,“虽然这一场喻文州选手发挥得很漂亮,但是作为一队之长喻文州选手是否要对队伍负责?”


“哦,这个问题啊,”还没等喻文州开口,叶修就先开始说话了,“我们文州一向秉承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对待对手都是十分客气厚道的。你想想,要是他连手速都有了,那我们就混不下去了,其他队伍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文州他真的是非常深明大义,是为了电竞行业的百花齐放做贡献啊。”


记者愣了会,被绕晕了,不可置信地看着叶修,再一扫其他人——国家队的其他队员有的正认真严肃地点头附和着叶修,有的正兴致缺缺地望着天花板,有的目光炯炯望着出口,好像在想“我要吃饭”。


总而言之没有一个人来对叶修刚刚说的话提出反驳或是任何一种制止他胡说八道的不赞同,他们都习以为常甚至是用眼神催促记者“问完了吧,你快把话筒给别人”。


记者:“……”


场内十分安静,喻文州含笑看了叶修一眼,明显没有再说什么的意思了。


“咳,”第二个记者清了清嗓子,想要把场面拉回正轨,同样提出了一个相当尖锐的话题,“请问王杰希选手在这一场未能出场,是谁的意思?这是否代表王杰希选手与安排出场的叶领队有所不和?”


“这个问题问得好!”叶修猛地一拍手,吓了所有人一跳。他开始侃侃而谈:“其实吧,王杰希他不出场是因为他参与了我们中国队一项秘密战术的研究,暂时要进行新的磨合,所以我们才对他赋予重望,希望他暂时好好休息。”


“秘密战术,”记者明显被勾起了兴趣,“方便透露一下是怎样的秘密战术吗?”


“既然是秘密战术,”叶修用一种看幼儿园小朋友的慈爱眼神看了记者一眼,“当然要保密。”


“那这个秘密战术是针对全体成员而言吗?”另一个记者提出疑问。


“你猜?”叶修顿了顿,继续说道,“当然,不猜也没关系,因为离答案揭晓也不远了。”


“我怎么不知道我们有什么秘密战术?”张佳乐看着叶修一人匹敌千军万马的样子,嘴角抽了抽,问身旁的楚云秀,“你知道吗?”


“不知道。”楚云秀不动如钟,面上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嘴里却小声说着,“就当作有吧,反正他是领队他说了算。”


“有道理。”一旁的李轩非常赞同地点点头。


张佳乐望天翻了个白眼。


总觉得这个国家队吧,个人盲目崇拜之风非常盛行啊。


发布会结束后,所有记者都晕晕乎乎地出了门,满脑子“中国队的秘密战术”,而中国队成员也都回了入住的酒店,一个个又是伸懒腰又是说笑的,显然对于今天的胜利也很是高兴。


“嘶…”走在最后一个的叶修僵硬地摸了摸自己的脊背。


“领队,怎么了?”李轩第一个注意到叶修稍显不对劲的表现,回头问道,有些担忧。


这下其他人都回头了。


“没事,真没事。”然而叶修随着这些关心他的人人的靠近,竟是讪笑着步步后退,最后干脆拿怀里的外套把自己整个人一包就冲进了房间。


周泽楷腿长又反应快,刚刚跟叶修离得最近,本来他是可以扯住叶修的,却在那么一瞬间僵硬在了原地,徒劳地紧握着手里那根刚刚落下的羽毛。


叶修的翅膀。他刚刚看到的,倏而从蝴蝶骨处延伸而出的精致羽翼,虽然只惊鸿一瞥,却记得那雪白的晶莹色泽,毫无瑕疵的美丽,漂亮到令人目眩神迷。


但同样,他也看到了——叶修侧脸时稍有变化的面颊曲线,糜丽的唇,苍白的肤,漆黑的发,惊心动魄的艳色,要把人心底的野兽放出个干净。


亏得他自制力强悍,才能抵挡住那股过于惑人心神的气息。


“前辈…张开翅膀了。”周泽楷愣愣地回头,一字一句地,慢慢对其他人说。


*


会议室里,除了叶修,所有人都到齐了。


“你们不觉得老叶最近很不对劲吗——”黄少天揪着头发,看上去被这个问题困扰了很久,“他好像在避免和我们的接触,而且行迹匆匆,把自己闷在房里,神秘兮兮的。”


“不止如此,”方锐难得有些严肃的样子,“他在掩饰什么东西,并且不愿意让我们知道。”


“难道你们没发觉叶修在刻意避免放出过自己的翅膀吗?”苏沐橙叹了口气,“我不知道是为什么,明明他最近…”她欲言又止。


“前辈最近身上的天使气息太重了,”喻文州接下了苏沐橙的话,有些担忧地皱眉,“而且那股气息,真的非常的…”他说不下去了。


非常的…


其他人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霎时,心知肚明的咳嗽声此起彼伏。


“说起翅膀…我倒是看过老叶的翅膀。”张佳乐忽然开口道。


“你看过?”唐昊睁大了眼睛,一脸怀疑。


“是啊…”张佳乐被周围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但某种仿佛赢在起跑线的优越感令他不由自主地升起了一种自得,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我觉得没什么不正常的,硬要说的话,老叶的翅膀很漂亮…不,是太漂亮了。”


“嗯。”也曾经看过一眼的周泽楷附议。


“那么这到底是…”一时间,所有人都懵了。


孙翔一直没参与讨论,此时他看着楼下那个一头金毛的外国人——这段时间经常来找叶修的那个什么安泽还是Alan,走了进来,不由得眉头一皱。


紧接着他看着那个韩国队的战斗法师——一个竞技场败给叶修后天天来找叶修的英俊小哥,也走了进来,眉头皱得更紧了一点。


再然后他又看到了一对双胞胎兄妹——俄罗斯队里相貌出众并且同时在嗅到叶修气息后对叶修表示过兴趣的双法师组合,也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宾馆,这让孙翔内心的烦躁上升到了极点。


而这种烦躁在他听到那句“叶修天使形态的气息跟我们都不太一样”时彻底爆发。


孙翔瞪着眼,重重地哼了一声:“当然不一样,我看他就是恶魔!”


掷地有声,万籁俱寂。


这一刻的孙翔,在话语脱口而出后自己都愣住了。


因为其他的国家队成员都侧目看他,眼睛里尽是奇艺的光彩,好似忽然有了恍然大悟的发现,被点醒了固化的思维。


如果叶修是恶魔的话…那一切或许就说得通了。


*


这天早晨,叶修睡眼惺忪地顶着压头发的毛巾从房间里下到餐厅,结果就发现了一对对亮晶晶的,直勾勾盯着他的眼睛。


那种目光太过直接,好像要把他赤裸裸剥开一样,叶修打了一个冷颤,全清醒了。他茫然地望了过去,问道:“干嘛呢这是?列队欢迎我啊?”


叶领队这种无伤大雅的玩笑调侃在平日里还是很吃香的,起码会赢来不下于五句的反唇相讥,其中也许会包括“靠,谁在欢迎你啊”“老叶你别秀下限了行不”“呵呵”等一系列不方便赘述的口是心非。


但今日,出奇的没人回应。


叶修自己都觉得奇怪了,靠着旁边的椅子坐下,随手搭在把手上,再环视一圈,不免有些严肃:“到底怎么了?你们闯什么祸了?”说着他还自己揣测了一番:“总不可能是把电竞主席的翅膀扯下来了吧?”


“越说还越上瘾了,”楚云秀翻了个白眼,“是不是我们把你惯坏了?”


叶修觉得这种霸道总裁式的楚云秀非常可怕,令他噤若寒蝉。


“叶修。”孙翔忽然开口,似乎是想要上前来做什么,神色颇为奇怪,似乎是跃跃欲试,还有些不安。


叶修眨了眨眼睛,还没想明白这家伙要干嘛,就看到周泽楷忽然扯住了孙翔。


“孙翔,”周泽楷惜字如金,字里行间却是毫不退让的固执,“算了。”


孙翔定定地看了周泽楷半晌,脸色有些难看,像是输人一筹的不甘,却更像是斗败而归,恍然醒悟的懊恼。他“切”了声,挠了挠头发,心不甘情不愿地哼唧了两句:“就是跟你说,你那套训练软件,我通关了。”


“不错不错,”叶修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随意地搭在椅子上,打了个哈欠,夸赞道,“这么快就通关了,很厉害。”


这倒是心悦诚服的,不带任何一点讥讽的夸奖。


孙翔刚刚还有些复杂的目光一下就像是被什么涤荡过了一样,清澈干净,还不忘拽拽地抬起下巴哼了句:“那当然。”那红透的耳尖却是如何也遮不住了。


训练室的空气一滞,又像是流动的水,安然平和起来了。


根据张佳乐的描述,以叶修现在的状态,若是碰上了蝴蝶骨,怕是分分钟就展开那双翅膀。在这前无去路后无退路的训练室,他想藏也没办法,经人一逼问,所有谜团便可迎刃而解。


孙翔开始是这么想的。


其他人应该也是,不然不会没有出声阻止。


但变故出现在——周泽楷看着叶修时,猛然喷发的情绪。


他的前辈,他的叶修。


他不想说,那么周泽楷就不愿意逼他说。


所有人都是为了解惑不会多想,但等回过神来时,却觉得这样的举动着实不妥,又沉默了。包括孙翔,他懊恼,懊恼在罔顾叶修意愿,险些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


恶魔又怎样呢?


他不曾伤人,更不曾有伤人之心。


只是……张新杰定定地看着叶修,忽然觉得,若说是恶魔有为祸人间之力,怕是也说得过去。


面前这人,一不妩媚艳丽,二不似水柔情,三不玩弄感情,偏偏就是这样地吸引人心,惹得人神魂颠倒,然而却不耽溺于此。


若说世上有谁有这样的能力,只有叶修一个答案。


一来二去,便都栽了。


不过是心甘情愿。


*


世邀赛夺冠那晚。


叶领队喝高了,大着舌头,蒙着眼睛,坐在原地,安静地笑。他的四周是面面相觑,不知所措的国家队成员。


不过是敬酒三杯,还是为他考虑,选用的那种度数最低的果酒。现在这样子,还真是出人意料。


叶领队似乎有些不舒服,摸了摸脊背,在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之刻,在所有人都没有来得及出言阻止之刻——一双莹白如雪的翅膀,高调地,大喇喇地展示在了所有人面前。


玉面朱唇,乌发黑瞳,羽翼胜雪的叶修。


体内原始的基因蠢蠢欲动,仿佛遇上了至佳毒药,勾人忍不住地想去尝一尝那看上去无害的恶魔,究竟是什么味道。


“告诉你们一件事,”叶领队双眼朦胧,神秘兮兮地竖起手指摇了摇,成功勾起了所有人的好奇心。见状,他压低了嗓音,缓慢地说道:“其实,我是一个恶魔。”


猜想被证实,却仍有震惊。


“哈哈哈哈哈哈——”叶领队忽然开怀大笑,望着一众人眼睛圆圆的傻样,乐不可支,“被骗到了吧!哥可是堂堂正正的天使!你们才是恶魔!”


智商退回三岁的叶领队一本正经:“我妈说,我的翅膀不能随便给人看,里面有一个秘密——谁都不能说的那种,要好好保管的秘密。”


“就是…”叶修的双颊忽然有些酡红,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劲,总而言之,暧昧的氛围节节攀升,更令人吃惊的是,他那双洁白的翅膀,一寸一寸,染上漆黑,诡靡的血红图纹如妖娆的曼珠沙华朵朵绽放——真是艳丽得让人不忍再看。


“当我动情的时候,我的翅膀就会变身,”严肃地说着非常惹人遐想的话,叶领队看上去异常正直,“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厉害?”


“厉害。”王杰希抱胸站在半米开外看着叶领队仰脸的模样,呼吸一紧,声音竟不自觉哑了,“既然是要好好保管的秘密,为什么要告诉我们?”


“你们,”叶领队满脸无辜,一个个指了过去,“难道不值得信任吗?”


心尖都在颤抖。


“那看来要让领队失望了,”关门卡上门锁,喻文州转头笑得温和,“正人君子这种事,要相对于正常天使而言。”


五指交缠的瞬间,叶修茫然间听到有人在说——


“夺走精元,夺取真心…”颠倒间,空白间,嗓子摩擦出因畅快而无法抒发的沙哑,“领队,你教我们的。”


*


“书里说,恶魔,翅膀可伪装成最纯净的天使模样,待到动情时,才能显露原样。”


“那要如何使得恶魔动情呢?”


“那简单,就是待在自己喜欢的人身边呗。”

















***


端午节快乐!


说真的,爱我就给我一点点评论好不好(。


我给你一个亲亲做报答嘛!!

评论

热度(3914)